<form id="vv24fbd"><sup id="vv24fbd"><code id="vv24fbd"></code></sup></form>

<tr id="vv24fbd"></tr>

<dd id="vv24fbd"></dd>
  • <form id="vv24fbd"><legend id="vv24fbd"><option id="vv24fbd"></option></legend></form>
      <sub id="vv24fbd"></sub>
    1. <sub id="vv24fbd"><table id="vv24fbd"><small id="vv24fbd"></small></table></sub>
        А√天堂网WWW,√天堂网最新版在线中文,BT天堂在线WWW资源种子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 博通小說網!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 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西野花梨

        奶雞子 279萬字 71人讀過 連載

        開棺驗尸****** 錦妤正專注于手上的事,沒發現謝堯表情微妙的變化。

        “好了,今天的施針到此結束。”錦妤心情頗佳地收了針,“最近我打算給你改一下藥方,之前的藥太溫和,已經起不到作用了。現在我要加重劑量,看看能不能先讓體表的毒素發出來。不過這么一來,你可能要吃些苦頭。府中可有什么上好的補藥?不要大補那種,溫性的,比如金花鹿茸、地龍參等。”

        錦妤低頭收拾著針具,一縷青絲自肩頭滑落,輕輕落在謝堯的掌心,癢癢的,酥酥的。謝堯下意識地想握緊,錦妤正好起身,青絲掠影,徒留一片空白。

        “嗯?謝堯,你在聽嗎?”

        謝堯回神,笑容古怪:“聽到了,我記得是有一些的。前日宮中也賞了不少東西,一會你看看,有喜歡的,都送你。”

        錦妤抑制住激動的心情道:“這,這多不好意。”

        謝堯對上錦妤閃閃發亮的雙眸,體貼道:“有些東西本就是賞給你的,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哦。”

        謝堯歡笑出聲。

        看著謝堯將藥喝完,錦妤伸手接碗,露出一小截晶瑩柔和的手腕,謝堯看到了她手腕上的東西。

        回到棠園,謝堯的要送錦妤的東西也一并到了。有禮收誰都開心,錦妤很是高興地將那一匣子金銀珠寶收到了柜子里,美滋滋地想著,等到她離開那日,說不定還真成了個小富婆。這一點老頭子倒是沒騙她,給謝堯看病,酬金是真的多。

        下午研究了下新方子,一天很快就過去了。臨近亥時左右,錦妤留下小九獨自出了門,這次她雇了輛馬車。

        到了北臺街下車一看,酒館里沒有人,她心中奇怪,難道劉衍沒聽懂她話里的意思?

        算了,再等等,喝壺酒壯壯膽,萬一一會她要單干呢。

        錦妤往酒館里走。

        快到酒館門口時,暗處走出一人,將她嚇了一跳。

        “你,你干嘛躲在這?”錦妤驚喜地嗔怪道。

        楚修遠一身便裝,手拿紙扇,表情溫和,俊朗瀟灑。

        “女孩子家,少喝點酒。”楚修遠抿嘴輕斥了句。

        錦妤不以為意:“我酒量好著呢,至今沒喝醉過。”

        楚修遠不茍同地睨了錦妤一眼,將她拉到一邊就要捊起她的頭發。

        “干嘛?”錦州本能往后一躲。

        楚修遠臉沉了下來,將瓷瓶往錦妤懷中一丟:“自己擦”,轉身就走。

        錦妤打開聞了聞,立刻陪笑追了上去:“金創藥吶?謝謝謝謝,我正好還未調藥呢,世子爺太體貼了。”

        楚修遠:“哼。”

        錦妤跟著楚修遠在北臺街各種潮濕凌亂的小巷子里穿行,也不知走了多久,總算走出了蜘蛛網似的小巷,來到一道路寬闊的大宅院門口。宅院門上掛著白燈籠,門口空無一人。

        兩人翻墻而入,找到了靈堂所在,有丫鬟在守靈。錦妤吹了**散,放倒了一屋子的人,楚修遠瞥了她一眼,錦妤坦然自若地收起了煙管,出門在外,誰還沒點小手段!

        靈堂中間放著的就是王思原的棺材,錦妤推了推,推不動,她做了個“請”的動作。楚修遠搖頭上前,一掌直接將棺蓋打偏,錦妤對他豎了豎大拇指。

        一股臭味飄了出來,兩人掩住了鼻子,楚修遠清高地站那不動。錦妤認命地掏出自制的羊皮手套,心中暗嘆,怎么也沒想到自己有一天會做這種扒人尸骨的事,多少還是有些慫的。

        楚修遠拿了盞蠟燭為錦妤照明。

        王思原臉上沒有傷,四肢也沒有明顯的傷痕,白森森地躺在棺材內,還是蠻嚇人的。

        錦妤哆哆嗦嗦地將一根針插進王思原的喉嚨里,沒有變黑,也就是不是中毒身亡。

        不是中毒,不是因外傷致死,那死因是什么?

        錦妤看向楚修遠。

        “你是想讓我去做這種事?”楚修遠姿態高傲。

        錦妤:“我也不是忤作呀!”

        “可以臨時是。”

        錦妤:……

        捏住鼻子,錦妤認命地趴到了棺木上,別著頭去解王思原的衣服。

        忽然一陣陰風吹來,堂中蠟燭忽隱忽現,白色喪幡下掛著的鈴鐺被風吹得叮當響,隱隱像是有人躲在喪幡后面。

        錦妤壓著想要放聲尖叫的沖動一個箭步就撲進了楚修遠懷里,手腳并用死命抱住了他,舌頭都在打結:“鬼,有鬼啊。”

        楚修遠巋然不動,任由錦妤抱緊。

        “你不是膽子挺大的么,人不怕,反怕鬼?”

        錦妤哪里是怕鬼,她其實是怕人裝鬼。

        “人嚇人,嚇死人。”錦妤收緊了雙臂。

        楚修遠看到錦妤用摸過尸體的手攀著他的胳膊,臉綠了綠,忍了又忍,咬著牙沒將她給扔出去。

        “下來。”楚修遠咬著后槽牙說道。

        “不不不。”錦妤頭都不敢抬。

        “下來。”楚修遠僵著身體。

        “你,你去脫。”樹袋熊依然堅持。

        楚修遠感覺自己再這么下去,要折壽好幾年了。

        “唉,好。”

        埋在楚修遠懷里的人眼中閃過狡黠,慢吞吞地從他身上滑了下來,還非常體貼地將自己的手套貢獻了出來。

        楚修遠仰天大嘆,撥出劍“唰唰”幾下,真接將人,將尸體的衣服給砍了個支離破碎。

        錦妤傻眼了,這操作,也太生猛了吧。

        “還不快過去。”楚修遠滿臉黑線。

        錦妤:“大哥,你厲害。”

        王思原的上身暴露,除了尸班外,也未見傷痕,錦妤瞇著一只眼靠近棺材,拿著從供桌上順來的一根筷子挑開他身上的爛布,上身沒有,那就往下身去。

        只是這回她的手在尸體的腰際被人給攔了下來。

        楚修遠恨恨地握住錦妤的手腕,這丫頭,剛才說怕,這會就想去扒人家的褲子了,她還是不是個女人!

        錦妤其實也沒想那么多,她也很想知道,王思原到底是怎么死的。

        “別動,這是什么?”

        錦妤想將手縮回來的時候,筷子一挑,將王思原后腰側的衣服給掀開,露出一個圓洞型形的傷口。

        錦妤一下來了精神,俯身湊近想看清楚些,楚修遠將蠟燭靠近了她。

        “不像是刀刺傷。”錦妤思索,“也不是擊打留下的痕跡。”

        楚修遠不說話,但神色卻為之一冷。

        錦妤似是自言自語:“身上沒有與人打斗的痕跡,而腰上的傷也并未穿透身體,可見極有可能殺他的人與他是認識的。說不定王思原是在與兇手交談時,近距離被害的,只是這個傷口也不像劍或刀刺的,會是什么東西呢?”

        “是烈火彈!”又軟了****** “什么是正品?兩……兩萬多一件?”

        “真的假的?可是李少剛才不是說……”

        “李少說的應該不會有錯吧,有人見過他經常去逛大商場,不僅自己買,還給很多女孩子買東西,應該不會看錯的。”

        “我覺得也是,那人是誰啊?”

        “她你們都不知道?珊珊甜品的老板啊!”

        “哦……我知道了,竇珊珊,原來就是她啊,幾家店都是外賣平臺月銷5000+呢!”

        “沒錯,聽說她一畢業就做起了甜品,實體店雖然不大,但外賣做的相當成功,還打算開加盟呢。”

        “我在美食網上看到過她,還說她是未來渡門市的甜品女王。”

        人群里這么一聊,幾乎所有人也就都知道竇珊珊的來頭了,畢竟能把幾家店都做到外賣前列,身家也不會太低,這樣她說的話信服力自然也比較強了。

        李嘉豪看向竇珊珊,道:“哼,你覺得你很懂?”

        “懂談不上,但最起碼不會看走眼,你這么貶低人家恐怕是有原因的吧?你喜歡那個女孩兒,可人家不喜歡你,喜歡這位帥哥!”

        竇珊珊說完,李嘉豪立刻急了:“你……你是什么人,誰請你來的?”

        “哼,我還不知道你是誰呢?你有什么資格問誰請我來的,如果你是主辦方,我立刻走人!”

        “你……”

        “別你你你的,你媽沒教你尊重別人?以后學會說您,知道嗎?”

        竇珊珊說完,周圍不少人都是笑了出來,畢竟在這場面,很少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來的人雖說未必都算得上紳士,也都是在餐飲行業做的不錯的,就是裝也得裝出素質來,所以大部分還是文質彬彬,說話小聲。

        不過竇珊珊本來就年輕,這幾年生意做的也好,才不管這些,幾乎是直接嚷嚷了出來,圍觀的人就沒有聽不見的。

        李嘉豪這個氣啊,剛才被宋子軒氣得倒是沒什么,這會兒被竇珊珊數落得就跟媽數落兒子似的,臉都丟姥姥家去了。

        “哼,你是女人,我不跟你一般見識,”見竇珊珊不好惹,李嘉豪馬上把話鋒轉回宋子軒,“宋子軒,看不出來你還有吃軟飯的本事啊,你這身西裝就是她給你買的吧?”

        “不會吧,他才這么年輕就吃軟飯?”

        “怎么不會,你看他長得清清秀秀的,倒是真像小白臉呢。”

        “哎呀,年輕人自己努力多好,非要靠女人。”

        聽見眾人私語,李嘉豪笑了笑:“呵呵,宋子軒你可真行,就為了進入渡門市上流圈子,都靠這種方式了?”

        “李嘉豪,你說話最好注意點,有些賬我們還沒有算,但并不代表我不知道!”

        宋子軒話中意思很明顯,指的就是亮哥和杰哥的事情。

        “是嗎?知道更好,不過這都不重要,像你這種人根本就不配來這樣的地方,你就應該滾回你那破狗食館!”

        宋子軒冷冷地看著李嘉豪,先前李嘉豪廢話連篇他根本沒放在心上,只當狗吠了,但現在……似乎對方已經觸及到他的底線了。

        不過沒等宋子軒做出任何反應,就見一直在一旁的桑天爍突然沖了過來,一把揪起了李嘉豪的衣領,抬手“啪”的一聲,一個響亮的大嘴巴子抽了上去。

        見狀,在場不少女士都是倒抽了一口氣,畢竟這種場合按說是不可能出現暴力場面的……

        李嘉豪捂著太陽穴愣是在原地晃了幾下,只覺眼前金星來回繞,身體都跟著迷糊了起來。

        “你……你敢打我?”

        “啪!”

        李嘉豪剛說完,又是一巴掌抽了上去。

        這的確是桑天爍的風格,也是宋子軒所最擔心的,果然……還是發生了。

        “馬勒戈壁的,小爺忍你半天了,你損我師父損上癮了是嗎?”桑天爍大吼道。

        這么一喊,有好多人都是后退了幾步,畢竟能來這場聚會的在渡門餐飲界都是有頭有臉的人,哪見過這種小流氓打架的場景……

        “你……”李嘉豪指著桑天爍道,不過心里又害怕,索性看向宋子軒,“宋子軒,有你的,還帶個愣頭青是吧?我要你好看,保安呢?保安在哪了?”

        李嘉豪這么一喊,門口的保安立刻跑了進來,同時,門外又跑進來一個穿著西裝的男人,正是德蘭特的大堂經理王顯,也是負責安排這次宴會的人。

        王顯這會兒正在外面招呼新來的客人,哪知道突然里面就亂了起來,趕忙跑來。

        “怎么回事?”王顯沖進人群,第一眼就看到了李嘉豪,“李少,您來啦,這是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王顯,你們德蘭特就是這樣的安保秩序嗎?老子在你們這挨打了!”

        “啊?誰干的,李少您先別生氣,我給他們轟出去!”王顯說道。

        “我干的,咋啦!”

        桑天爍倒是不示弱,一般人這時候都低調了,畢竟保安也來了,人家經理也來了,可他倒好,當即喊了出來,而且那叫一個理直氣壯。

        聞言,王顯馬上轉過頭,不過表情立馬就愣了。

        “對,就是他,給我趕出去!”李嘉豪馬上喊道,聲音甚至都帶著哭腔了,就后悔沒帶小弟來,要不然自己也不至于這么挨抽。

        “額……桑公子?”

        這話一出,不少人都是愣住了,甚至包括宋子軒也是一樣,沒想到王顯竟然認識桑天爍。

        但此時更加懵逼的是李嘉豪,似乎……事情并沒有按他想象的那樣發展。

        “王經理,好久不見了。”桑天爍揚起下巴,樣子不知比李嘉豪囂張多少倍。

        “哈哈,那是那是,桑公子平時忙,也沒時間來,您看今兒來也不提前通知一聲,我這招呼不周了啊。”王顯說話間透出的諂媚可要比先前對李嘉豪還要明顯了。

        “嗯,這都不是事兒,對了,你是要把我趕出去是吧?”桑天爍道。

        王顯跟觸電了似的,立馬站得筆直:“什么?別開玩笑了,我哪敢啊,桑公子,您跟李少這是怎么說的來著,大家都是渡門有頭有臉的公子,何必呢。”

        “哼,我沒說什么,他上來就……”

        李嘉豪剛打算說,還沒說完,桑天爍道:“誰他媽跟他是一種人,這樣吧,小爺現在就走,就當你們德蘭特趕我走行不行?”

        “別別別,桑公子您別拿我開玩笑了,您走了我這沒法交代啊。”

        桑天爍冷笑一聲:“不走也行。”

        “就是,萬事有個解決辦法,您說您這就走了算哪一茬啊。”王顯這才露出稍顯輕松的笑容。

        “他走!”桑天爍指向李嘉豪!

        “這……”

        “王經理,你敢讓我走?哼,你應該知道我父親是干什么的吧?”

        王顯當然知道李嘉豪他爸其實就是個干建筑的,但關鍵是人家和餐飲協會的副主席是朋友,這上哪說理去?

        王顯想了想:“這樣吧二位,您容我打個電話。”

        說完,他拿起電話撥了過去,李嘉豪輕笑一聲,他心里自然有優越感,自己老爹的人脈肯定靠譜,他還得管餐飲協會副主席叫大伯了,有這份護身符他怕什么?

        “呵呵,看來那小子得出去了,李少的能量還是厲害的。”

        “是嗎?這個李少什么來頭?”

        “李少你都不知道?人家管餐飲協會的副主席叫伯伯,你說什么來頭?”

        “我去,根紅苗正啊,這可了不得,一會兒我得留他個聯系方式,以后用的著。”

        “對,我已經加過微信了,那小子今天敢打李少,也是找倒霉了。”

        “依我看,不止他要走,竇珊珊備不住也得被轟走,還有那小子,李少好像最討厭他。”

        “是啊,也不知道什么恩怨,反正都是他們年輕人之間的事情,我們看好戲就好了。”

        王顯掩著嘴低聲說了兩句便掛了,轉身道:“李少,實在不好意思了,今天我們這里招呼不周,您……要不下次再來?”

        “什么?”李嘉豪眼都直了,他感覺到長這么大沒丟過這么大人!

        和這一刻比起來,竇珊珊剛才懟他那幾句都不算什么了,就算挨桑天爍兩個大嘴巴子都沒有這樣丟人,現在可是在眾目睽睽之下被人家轟走啊……

        同時,在場其他人也有些愣了,李嘉豪的能量他們也都知道了,可就算是這樣,德蘭特寧可得罪他也不敢讓桑天爍走,那桑天爍又是什么來頭?

        見李嘉豪愣在那里,王顯又補了一句:“李少,請吧!”

        李嘉豪看了他一眼,旋即狠狠地瞪了宋子軒和桑天爍一眼,指著他們道:“有你們的,今天的事情我李嘉豪記住了,這筆賬……咱們慢慢算!”

        說完他憤然離開,而現場的氣氛也徹底尷尬了。

        這時,整個大廳音樂聲響起,或許也是主辦方為了緩和氣氛,趕緊開啟了舒緩的音樂。

        果然,音樂聲中,大家慢慢三開,又開始三兩成群地聊了起來,現場氣氛就好像根本沒發生過什么似的……

        竇珊珊轉身看向桑天爍,笑道:“天爍,你好帥啊,不過我剛剛也是給你師父出了口氣,你就別生我氣了。”

        桑天爍嘴里剛塞了一塊點心進去,一聽這話差點沒噎著,他趕忙點頭:“嗯嗯,不生氣、不生氣……”

        剛才還意氣風發的桑天爍,在竇珊珊面前又軟了……



        最新章節:第926章 枝頭春意鬧

        更新時間:2022-04-17 02:50:21

        仙俠武俠相關閱讀 More+

        01bz版主

        珠璣

        嗶咔漫畫注冊賬號失敗

        達爾特然龍吼

        69熱視頻app官方下載

        我就不起名字

        小茗看看網站

        小大熊

        奶茶app無限播放免費

        酆摧墻頭草

        chinesechildren的意思

        拉布拉多犬

        <form id="vv24fbd"><sup id="vv24fbd"><code id="vv24fbd"></code></sup></form>

        <tr id="vv24fbd"></tr>

        <dd id="vv24fbd"></dd>
      1. <form id="vv24fbd"><legend id="vv24fbd"><option id="vv24fbd"></option></legend></form>
          <sub id="vv24fbd"></sub>
        1. <sub id="vv24fbd"><table id="vv24fbd"><small id="vv24fbd"></small></table></sub>
            百度 А√天堂网WWW,√天堂网最新版在线中文,BT天堂在线WWW资源种子 360 搜狗

            警告:本站明確包含ALDULT内容,未滿18嵗游客禁止觀看!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Warning: This site clearly contains ALDULT content, and visitors under the age of 18 are prohibited from viewing it! Favorite this site: Please use Ctrl+D to favo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