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end id="26fwq"></legend>
<li id="26fwq"></li><td id="26fwq"></td>
<code id="26fwq"></code>
  • <li id="26fwq"></li>
    <blockquote id="26fwq"></blockquote>
    <div id="26fwq"><table id="26fwq"></table></div>
  • <legend id="26fwq"></legend>
  • <optgroup id="26fwq"><tbody id="26fwq"></tbody></optgroup>
  • <xmp id="26fwq">
  •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 博通小說網!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 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中文在線集團簡介

    茶叔 261萬字 41388人讀過 連載

    爹爹****** 花園里傳來歡聲笑語。

    蕭元初小朋友啊啊啊大叫,興奮得能將房頂掀飛。

    蕭元嘉小朋友跟著湊熱鬧,也在嗷嗷亂叫。

    蕭逸抱起他,飛飛飛……

    第一次經歷飛飛的蕭元嘉小朋友懵了!

    完全不配合演出,不給哪怕一點點興奮的反應。

    蕭逸“……”

    這下子換成他懵逼。

    他嘀咕了一句,“不會是傻兒子吧!”

    你才是傻兒子!

    蕭元嘉小朋友很果斷地撒泡尿在他親爹頭上,然后……

    他終于興奮起來,嗷嗷嗷叫得歡欣鼓舞。

    兩條小肥腿蹬啊蹬,臭爹爹趕緊給他洗漱。

    蕭逸“……”

    他是有多慘?

    猶記得,第一次見到大寶貝蕭元初小朋友,也是一泡尿迎接他。

    二兒子蕭元嘉,如法炮制。

    這兩個都是討債鬼啊!

    他不想要兒子了,他想要一個閨女,又軟又萌的閨女。

    他沖房里大喊,“你兒子尿褲子了!”

    窗戶打開,傳來燕云歌的呵斥聲,“吼什么吼,不是你兒子嗎?趕緊帶他去洗漱,要不然一會又該哭鬧不休。”

    蕭元嘉小朋友已經有要哭的趨勢。

    他可是最愛干凈的。

    臭爹爹,趕緊帶他去洗漱,換上干凈衣衫。

    蕭元初小朋友也在一旁說道“爹爹快帶弟弟去洗漱,他是哭包,最愛哭。”

    似乎是為了印證親大哥的話,蕭元嘉小朋友小嘴一扁,哭了!

    哭得驚天動地,那嗓門……

    在他安靜可愛的時候,絕對想不到小家伙其實個小混蛋,比他大哥更加小混蛋。

    蕭逸任勞任怨,趕緊帶兒子去洗漱吧!

    正所謂熟能生巧,一回生二回熟。

    他已經不是三年前的他,現在的他,別說換尿布,給孩子洗澡也不在話下。

    都是熟練工。

    ……

    房內!

    平陽郡主蕭氏放下茶杯,一臉樂呵呵的模樣,“蕭逸一回來,你倒是輕松了些。你放心他一個人帶著孩子。”

    “有小廝嬤嬤從旁協助,我自然放心。他身為孩子的父親,平日里難得有機會在家里,這會正該抓緊時間和兩個孩子親近親近。”

    蕭氏一聽這話,有點緊張,“莫不是你又要派他出門?還要打仗?”

    燕云歌哈哈一笑,擺手說道“母親誤會了!剛剛打完仗,眼下急需修養,恢復元氣。但是他也不能閑著。我走不開,沿海四郡那邊,還需要他偶爾過去坐鎮,給計平他們壓陣。”

    蕭氏聞言,頓時松了一口氣,“不是成年累月地打仗就好。本宮還真擔心又要打仗。”

    燕云歌伸了個懶腰,“兩年,至少兩年內,我不會輕啟戰事。當然,如果有人挑釁另當別論。”

    平陽郡主蕭氏嘆了一聲,“照你這么說,遲早還要繼續開戰,繼續搶地盤。”

    燕云歌重重點頭,“那是當然!我不搶地盤,別人就來搶我,把我當散財童子搶來搶去。女兒不愿意做散財童子,反倒是愿意做一個怒目金剛。”

    蕭氏聞言不由得笑了起來,“倒是有那么一點怒目金剛的味道。”

    ……

    給孩子洗漱完畢,一家四口乘坐馬車回郡守府。

    和紀先生分別。

    對方還特意提醒蕭逸,“這幾天老夫就不去打擾你,你好生歇息。等你歇息好了,老夫再找你說話。”

    “全憑先生安排!”

    走咯,回家啦!

    蕭逸陪著兩個臭小子睡覺,花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將兩個臭小子哄睡。

    自個出了一身汗水,又特意去洗了一回。

    夜已深!

    燕云歌拿著一本書,歪躺在軟塌上翻閱。

    蕭逸在她身邊坐下來,“看看本公子!這么晚就別看書了。”

    燕云歌挑眉一笑,抬眼望著他,“燈下看美人,果然俊俏!”

    蕭逸嘚瑟一笑。

    這就是夫妻情趣。

    “不再說本公子長得糙?”

    “已經是兩個孩子的爹,莫非你以為你還是嫩草?”燕云歌調侃他。

    蕭逸嘖嘖兩聲,“你這人就知道看臉,本公子這張臉難道現在就不好看嗎?當年你可是為之神魂顛倒。”

    燕云歌抿唇一笑,“我承認當年有那么一瞬間看著你的臉,令人失魂落魄。神魂顛倒,還不至于。

    天下好看的人何其多,燕家人別看品性如何,基本上都是俊男美女。

    看多了長得好看的人,這眼睛啊,要求也會變得特別高。比如某人現在,也只能在燈下能看看。”

    說完,還伸手捏捏他的臉頰。

    一副本夫人是大佬,小白臉乖乖聽話的模樣。

    蕭逸哈哈一笑,一把抱住她。

    他湊在她的頸窩,聞著熟悉的問道,“你就是喜歡糟踐我!”

    燕云歌捏捏他的耳朵,“這是情趣,傻子!”

    “我當然知道這是情趣,身邊沒有,怪想的。有了后,真的覺著你嘴巴毒得很。”

    “你要是不樂意,以后不笑話你。”她嗔怪道。

    蕭逸哈哈一笑,“瞧你那委屈的樣子,我就隨口說說,你還當真了。這個家,自然是你說了算。本公子是你的人,任憑你發落處置。”

    燕云歌欺身上前,壓制他,“果真任憑我發落處置?”

    “那是當然!我已經準備好了,你呢?”

    她嘿嘿一笑,她比他更早準備好!

    ……

    已經很久,沒有一覺睡到自然醒。

    所以……

    當她醒來,發現天光大亮,日頭高照,還愣了愣。

    咦?

    她這是睡過頭了?

    睡得可真死。

    連強大的生物鐘,都沒能將她喚醒。

    時間明明已經很晚了,她也意識到睡過頭,可就是不想起來。

    賴在床上,腿一伸,卷著被褥一個翻身,不要太爽。

    肚子也不覺著餓,就是覺著渾身懶洋洋。

    丫鬟們都在門外,做著針線活,一邊閑聊家常。

    更遠處,偶爾傳來一兩聲孩子們的吼叫聲,聽那動靜,今兒又是一個興奮的日子。

    好奇怪……

    燕七斤竟然不認生。

    準確的說,他對親爹蕭逸,半點不認生。

    對外面的人,他可認生得很!

    難不成小家伙能從氣味上分辨出誰是爹爹?

    反正……

    燕七斤小朋友身上毛病不少,臭講究,以及還有點越來越懶的趨勢。

    人倒是越長越可愛,抱著就不想松開。

    只要孩子不哭鬧,她能抱著一整天。

    丫鬟阿月在門口張望了一眼,喊了一聲,“夫人要起床嗎?”

    燕云歌搖頭。

    反正已經晚了,不如賴床賴到午時,起床后直接用午飯。

    她隨口問道“今兒沒要緊事吧!”

    “沒要緊事。大家都知道將軍昨日回來,今兒都很自覺,沒人打攪夫人。”

    哦!

    都挺識趣的,如此甚好。

    她吩咐丫鬟阿月給自己找本書來看。

    賴床也得有點講究。

    睡不著,也不想起,那就躺在床上看會書。

    書,找來了。

    丫鬟阿月問道“夫人不餓嗎?要不要吃點什么,奴婢讓廚房去做。”

    燕云歌搖頭,不想吃也不想喝,光是看會書就行了。

    “夫人不陪兩個小公子玩耍嗎?”

    “有孩子爹在,本夫人就趁機偷會懶。你去忙你的,本夫人這里暫時不用伺候。”

    “諾!”

    丫鬟阿月退了下去。

    燕云歌靠著床頭,翻著書頁,歲月靜好。

    直到……

    “哇”地一聲嚎啕大哭,那嗓門,震天響啊!

    得!

    臭小子燕七斤又開始爆發了,頭痛。

    聽著孩子的哭聲,無論如何,這床沒辦法繼續賴下去。

    叫來丫鬟,伺候洗漱,更衣上妝,施施然走出臥房,來到花園。

    小屁孩燕七斤哭得委委屈屈,臉上掛著淚珠子。

    燕云歌朝蕭逸瞪了眼,怎么帶的孩子。

    蕭逸特委屈,“你兒子是嫉妒成性,我帶著九斤玩,他竟然不樂意然后就哭了。”

    “七斤才不會嫉妒他哥哥,定是別的原因。”

    “我知道我知道!”燕九斤跳了起來,“爹爹帶著我玩木劍,弟弟沒有木劍,所以哭了!”

    蕭逸當機立斷,“我再去做一把木劍。臭小子,還挺爭強好勝!”

    走之前,還不忘捏捏燕七斤肥嘟嘟的臉頰。

    燕七斤扁著嘴,想哭!

    蕭逸怕他哭,趕緊跑了。

    燕云歌“……”

    這都什么事啊!

    她抱起臭小子燕七斤,“哭聲夠大的,嗓子不難受嗎?”

    燕七斤不作聲,趴在娘親的肩頭,乖得像個洋娃娃。

    燕云歌用著嫌棄又嘚瑟的語氣說道“就會賣萌!”

    她帶著兩個孩子去書房。

    叫人給他們洗漱干凈,換上新的衣衫。

    天氣熱,就怕孩子中暑。

    她問燕九斤小朋友,“你爹爹沒考察你的功課?”

    燕九斤小朋友特別認真地說道“爹爹說他剛回來,先讓我玩耍兩天。等后日再考察我的功課。”

    “有信心嗎?”

    “只要爹爹考察功課的時候別超綱,兒子肯定沒問題。”

    “這么自信?”

    “娘親要不先考考我!”

    瞧著他躍躍欲試的模樣,很有表現欲啊。

    燕云歌滿足他。

    拿起書本,從背誦到計算,一個一個考察。

    燕九斤小朋友可驕傲了,他記憶力好,不僅僅是好,而且記得久。

    一篇詩詞背下來,幾個月都不忘。

    這份記憶力,連燕云歌都有些驚嘆。

    大部分人都是短時記憶,記住的內容,過個十天半月不溫習一遍,很容易就忘記了。

    燕九斤不得了啊,他的短時記憶可真夠“長”的。虎毒不食子****** 項燕還是高估了白起的下限。

    不錯,

    作為戰國最具傳奇色彩的名將,白起給外界的感覺就是——穩健。

    百戰百勝,能不穩健嗎?

    實際上,

    白起并非古板之人,有時候他也不介意皮一下,將“穩健”作為一種偽裝,用以迷惑對手,繼而實施他的冒險行動。

    只要能夠取得戰爭的勝利,手段什么的并不重要。

    比如這次。

    白起料到項燕是個求穩之人,選擇攻擊目標時,故意選擇了鎮守南郡的楚國大將景陽,而非項燕鎮守的宛郡。

    項燕前腳剛率部離開宛郡地界,駐扎在武關的黑水軍第四軍團,在年輕驍將李信指揮下,就直撲宛城而去。

    目標,正是滯留在那的五萬項渠大軍。

    …………

    行軍途中得到消息,項燕下意識的反應是:“武關真的有駐軍?”

    有點懵......

    他之前斷定白起在武關擺空城計呢,故而才只留五萬大軍殿后。

    那成想會是這種局面。

    現在是楚國兩路大軍都遇險,都需要增援,沒柰何,項燕只能再分出五萬大軍,著其立即往回趕,前去救項渠。

    項燕自己仍舊率領十萬大軍南下,勉強還能應付過來。

    只能說,

    項燕還是有些低估了人心的險惡,白起的殺招還沒出呢。

    …………

    日。

    五萬楚軍奉命回援宛城,因為走的著急,選擇從南陽郡穿過。

    不想,

    大軍才剛進入南陽郡,就遭到一支不明身份的軍隊襲擊。

    幾近全軍覆沒。

    伏擊他們的不是別個,正是之前也潛伏在武關的南越軍第八軍團,悄悄跟在黑水軍第四軍團后面出了關。

    神鬼不覺,一下就讓楚軍栽了個大跟頭。

    擊潰五萬楚軍之后,南越軍第八軍團在軍團長雄闊指揮下,一分為二,五萬北上,配合黑水軍第四軍團,完成對項渠部的圍剿。

    一半留在南陽郡,負責阻擊可能到來的項燕大軍。

    項燕怕是做夢也沒有想到,白起不僅在武關駐扎了軍隊,而且還是整整兩個軍團,徹底迷惑了項燕。

    也因此改變了整個戰局。

    此一戰,白起通過有意識地拉扯、調動楚軍,尋得空當,在局面形成以多打少的態勢,繼而形成整體上的兵力優勢。

    看似簡單,卻不知道背后經過了多少計算、籌謀。

    …………

    某地,中軍大帳。

    五萬楚軍遇襲時,項燕已經率部進入南郡地界。

    不大的南郡前后集結了楚越兩國合計六十萬大軍,幾乎每座城池附近都有軍隊駐扎,以保障糧草供應。

    原本項燕都在謀劃,怎么跟景陽配合,將越軍擊退。

    哪成想,他還沒來得及行動,后方竟就傳來這樣的噩耗,將項燕震的是頭暈眼黑,好懸沒當場暈死過去。

    項燕好歹也是楚國一代名將,久經沙場磨礪。

    按理說,

    心理素質不該這么差。

    一則這里面牽扯到長子項渠的安危,正所謂關心則亂,情緒未免就有些波動,難以做到心如止水。

    更加重要的是,

    項燕心里很清楚,剛剛結束的大戰看上去只是一場局部伏擊戰,楚軍雖有戰損,但也不至于傷筋動骨。

    實際卻是,

    那一戰,已經決定了此次楚越大戰的走向。

    楚國已經輸了!!!

    如果想的再遠一點,此一戰,甚至會影響楚越兩國的國運走向。

    想想都不寒而栗。

    “白起……”

    項燕對此人是既贊賞,又痛恨,他真的沒想到,一向以穩健著稱的武安君白起,竟然會使用這么冒險的戰術。

    但凡項燕向武關發起一波試探性進攻,這戰術就失效了。

    正應了那句話,

    實則虛之,虛則實之。

    “大帥,南越軍第八軍團不是在關中西部駐扎嗎?”副將跟著抱不平,“關中邊陲可不太平,最近匈奴還鬧得這么兇,越國難道就不怕邊境出事?”

    “不知道。”

    這也是項燕比較疑惑的一點。

    大戰剛剛開啟時,項燕就已經將越國武關守軍這個變數考慮在內,這支軍隊真要出關,大不了再派五萬大軍回援就是。

    他也正是這么干的。

    誰能想到,白起竟然這么冒險,將關西駐軍也調來參戰了。

    這卻是楚國情報落伍了。

    最近兩年,在荀彧、廉頗、白起三人主持下,借助越國強大的物資供給能力,已經在關中平原重新組建了地方屯軍以及邊軍。

    南越軍第八軍團早在一年前就完成了它的使命,之所以一直不調動,仍舊駐扎在關西,一是沒合適的地方用得上,二則也是為了迷惑外人。

    沒想到,

    還真就給白起用上了,成了決定戰爭勝負的殺手锏。

    “大帥,那現在該怎么辦?”副將問。

    他們現在是真的進退兩難。

    北上救援吧,又要面對越軍阻截,未必就能趕上趟;

    不去救吧,

    那可是項燕長子,項氏一族下一代的希望。

    項燕目光幽深,沉默了很久,方才說道:“聯系景陽,一同撤出南郡吧。”

    “撤,撤退?”

    副將懷疑他是不是聽錯了。

    “是的,撤退,立刻,馬上!”

    項燕下這個決定明顯很痛苦,因為那等于放棄了兒子項渠,但是作為燕國大將,他守土有責,必須要這么做。

    項渠那是明顯救不了,再有遲疑,等到越國二十萬大軍收拾了項渠,調轉槍頭,就該集中力量來南郡較量了。

    那時,

    三十萬楚軍對陣五十萬越軍,又士氣低落,那還怎么打?

    楚國上下攏共就七十萬大軍,損失十萬精兵已經是傷筋動骨,如果傷亡繼續擴大,那就要動搖楚國之國本了。

    項燕不敢去冒這個險。

    “那,少帥那邊該怎么辦?”副將小心翼翼問。

    項燕面無表情,“項渠也是楚國之將,為國戰死,不丟人。”

    副將默然,頓了一下,又道:“大帥,就這么撤軍,王上那又該怎么交待?”事情發展的太快,他們已經來不及請示王庭。

    “王上如果怪罪,老夫一人承擔。”

    這點擔當項燕還是有的,退一萬步說,將在外,君命還有所不受呢。

    副將再無話可說。

    …………

    項燕在楚國軍中還是很有威信的,哪怕景陽嚴格說還是前輩。

    認真研判形勢之后,景陽非常贊同項燕的判斷,兩路大軍互相配合著,擺脫越國大軍的糾纏之后,順勢撤出南郡。

    項渠部則成了棄子,被越國大軍一口吞下。

    項渠本人也英武戰死......

    突然起來的楚越大戰,以這樣一種方式,突然結束。

    很是讓人措手不及。

    …………

    武關要塞。

    放下剛剛收到的軍報,白起心中有些遺憾。

    他本來還準備借著這一戰,徹底將楚國打殘廢呢,沒想到項燕竟如此果決,一旦發現形勢不對,立即率部撤退。

    連兒子都能舍下。

    楚軍這一撤,白起就不好下令追擊了。

    一則出了南陽郡,越國大軍不熟悉楚國環境,也沒提前做好戰爭規劃,貿然追擊,很可能中了敵軍圈套。

    項燕、景陽可都不是什么軟柿子。

    二則此番出擊,為了不讓魏國有理由介入,白起一開始打的就是閃電戰,準備速戰速決。

    就算楚國向魏國求援,那也來不及做出反應。

    如果由大圍剿改為大追擊,那勢必就將演變成一場持久戰,等到那時,魏國就真成了一個定時炸彈。

    鹿死誰手,還未可知呢。

    雖然決定不追究,但到手的肉白起是不會放棄的,在請示兵部尚書廉頗指揮,以兵部的名義,下達了一系列命令。

    著黃忠率領黑水軍第一軍團,押送楚國戰俘返回咸陽,雖然不多,加在一起,也有四五萬人。

    這要放在楚地,那就是一堆定時炸彈。

    著李信率領黑水軍第四軍團,返回武關駐守。

    黑水軍第五軍團仍舊駐扎在南陽郡,出征的黑水軍第二軍團則進駐南郡,南越軍第八軍團進駐宛郡。

    等于是說,

    此一戰,白起不僅指揮大軍殲滅了楚國十萬精兵,還一舉攻占楚國兩郡之地,又從楚國身上咬下一口肉。

    夠楚國疼很長一段時間了。

    …………

    壽春,王宮。

    等到項燕、景陽二將率部撤出南郡,楚王負芻才收到前線的詳細戰報,看罷,臉色陰沉的要滴出水來。

    這才叫禍從天降呢。

    “王上,對項燕、景陽二將,該作何處置?”春申君黃歇問。

    雖然項燕處置果斷,為楚國挽回了不少損失,避免楚國陷入更難堪的境地,算是立了一功,但到底是損兵折將,還丟了兩郡之地。

    這罪,

    認真追究起來,都夠砍頭的了。

    “你說,該怎么處置?”楚王目光陰沉。

    楚國雖然地大物博,從頭到尾,也算是戰國一強國,可就一點,楚國沒幾位能拿得出手的名將。

    別說名將背出的秦國,就是跟趙國、齊國比都差點意思。

    項燕、景陽兩人,尤其是老將項燕,那已經是楚國最后的牌面了,處置了項燕,楚軍交給誰去統領?

    項氏、景氏都是楚國四大貴胄之一,也不是想處置就處置的。

    關鍵項燕還死了一個長子。

    “……”

    春申君也被問懵了,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君臣二人無語。

    :。:



    最新章節:第215章 出大事了5

    更新時間:2022-04-13 09:08:10

    中文在線集團簡介最新章節列表
    第680章 英雄聯盟之榮耀不朽
    第679章 易宸紀
    第678章 奧義剪刀手
    第677章 瘋狂女兒國
    第676章 鐵槍楊鐵芯
    第675章 靈域大陸:成神傳說
    第674章 藍龍的無限之旅
    第673章 耀世吸血鬼
    第672章 超霸系統學生
    第671章 無賴修仙傳
    第670章 帝王業:艷骨沉歡
    第669章 邪帝毒寵:惑世小萌妃
    第668章 時空召喚之至尊系統
    第667章 祖巫臨世
    第666章 憐愛無雙之人鬼情緣
    中文在線集團簡介全部章節目錄
    第1章 換個思路
    第2章 都市仙武戰神
    第3章 自愿的小綹
    第4章 超級美食帝國
    第5章 獨寵盛世明珠
    第6章 我能奪取術法
    第7章 醫生的艷遇
    第8章 內勁高手
    第9章 才女成長策略
    第10章 一盤殘棋
    第11章 暴走吧歌絲納
    第12章 收服4
    第13章 問罪!
    第14章 笑一下
    第15章 危險的大明
    第16章 敵襲6
    第17章 最強道統系統
    第18章 懺悔錄
    第19章 快看外面!
    第20章 原來是這樣
    第21章 歐陽家的野心
    第22章 獵艷小村醫
    第23章 她忘了我
    第24章 劍法自然
    第25章 青一劍
    第26章 挑戰虎王
    第27章 踏至巔峰
    第28章 只要蘿莉六個
    點擊查看中間隱藏的960章節
    第649章 珠玉太子妃
    第650章 承諾的事情
    第651章 逆天守護使
    第652章 渡天機
    第653章 金古武俠賦
    第654章 銅陵
    第655章 他與愛同罪
    第656章 采石記
    第657章 大湖
    第658章 笑話笑話大全
    第659章 半首逍遙吟
    第660章 軒仙記
    第661章 天降奇山
    第662章 也該收手了吧!
    第663章 嗜靈天魔
    第664章 劍墟塚
    第665章 重火力槍神
    第666章 舞秋風
    第667章 樹蛙少女的初戀
    第668章 時機!
    同人網游相關閱讀 More+

    琳瑯導航各種網

    姑蘇城外

    鳳鳴鳥唱合集迅 magnet

    胡子

    假面嬌妻陳磊蘇晴

    新穎人才

    國產人碰人摸人愛視頻

    祝龍騰

    愛情電影網 大橋

    戰錘愛好者

    4ayy影視大全在線觀看

    墨心散人

    
    

        А√天堂网WWW,√天堂网最新版在线中文,BT天堂在线WWW资源种子 百度 360 搜狗 好搜

        警告:本站明確包含ALDULT内容,未滿18嵗游客禁止觀看!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