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vv24fbd"><sup id="vv24fbd"><code id="vv24fbd"></code></sup></form>

<tr id="vv24fbd"></tr>

<dd id="vv24fbd"></dd>
  • <form id="vv24fbd"><legend id="vv24fbd"><option id="vv24fbd"></option></legend></form>
      <sub id="vv24fbd"></sub>
    1. <sub id="vv24fbd"><table id="vv24fbd"><small id="vv24fbd"></small></table></sub>
        А√天堂网WWW,√天堂网最新版在线中文,BT天堂在线WWW资源种子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 博通小說網!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 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新版貓咪推薦二維碼

        手指小君 946萬字 82人讀過 連載

        劍之神通大成****** /p>

        “竟是如此……如此簡單,是我一貫,將問題想復雜了!”

        未曾理會秦逸的反應,江楓低聲自語,那一個剎那,江楓心頭忽而閃現一絲頓悟,讓他知道,原來自身此前修煉劍之神通,竟是一直在走彎路。

        那樣的一條彎路,或許未必會有多么的崎嶇和坎坷,卻也是注定,要過多耗費江楓的時間和心神,而那樣的耗費,原本并無必要。

        而這自然不是江楓本身存在的問題,乃是因為他所走的劍道之路,從來都是無所借鑒之故,那樣一來,他的劍道之路必須不斷摸索前行,而后依靠自身,去緩緩完善。

        “果真是不錯的練劍對象!”江楓在心中默默說道。

        那一絲頓悟,如同福至心靈,但江楓心知肚明,還需要更進一步去驗證才是。

        虛空不斷的被劍氣所割裂,化為虛無,不斷的湮滅,秦逸仗劍出手,打出了真火,沒有要手下留情的打算。

        “江楓,差不多可以結束了!”就在這時候,那陰冷而犀利的聲音,響徹于江楓的耳邊。

        秦逸自認,在江楓身上浪費的時間已經足夠多了,他可沒有耐心,陪同江楓玩下去,這時候,是要速戰速決。

        心念一動之下,秦逸催動知行劍訣,這才是真正意義上的知行劍訣!

        因為秦逸所走的劍道之路,是為知行劍道的緣故,是以他每一次出劍,都是銘刻著無比濃烈的印記。

        但此前秦逸并未真正動用過知行劍訣,那是秦逸的最強劍訣,一來秦逸沒想過要動用,二來則是,秦逸不認為江楓有讓他動用底牌的資格。

        但隨著時間推移,那般耐心被消耗殆盡,秦逸深知,若是不想拖泥帶水的話,卻是只能動用自身的最強劍招。

        無所遲疑,秦逸一劍裂空,那般劍氣澎湃無匹,呼嘯橫掃,與此同時,秦逸整個人看上去都是變得縹緲而恢宏。

        這一刻,他即是劍,劍即是他!

        無上的毀滅氣息鋪天蓋地,將江楓籠罩起來,感受著那樣的一道道可怖到無可形容的殺意,哪怕是以江楓的心性,都是不可避免為之凜然。

        面對這樣的一劍,江楓甚至連五成避開的把握都沒有,如此一來,意味著,秦逸要一劍定生死!

        定的不是他自身的生死,而是江楓的生死!

        江楓明白,如果自己能夠接下這一劍,那么,今日里,或許還有活路可走,若是接不下去的話,他將毫無疑問,死于秦逸的劍下。

        劍鋒所及,一切都是以一種摧枯拉朽之勢被摧毀,腦海之中,只有一個簡單的念頭一閃而過,江楓就是全力出劍。

        而今江楓御劍術第三境大成,又是領悟空間奧義,兼且劍之神通初入,三者之間融合,面對那漫天而來的劍氣,江楓直接就是數十劍出手。

        這數十劍,一劍快過一劍,一劍強過一劍,江楓周身劍氣釋放,那被撕裂的虛空,彌漫劍氣,被他所利用,說是數十劍,實則有著成百上千劍。

        這成百上千劍,若是對方是那化神修士的話,隨便一劍,便是要被轟殺,但面對秦逸這等劍道之路完整的強大存在,卻是仍舊不夠。

        一道道的劍氣被摧毀,秦逸那樣的一劍,直指本質,看似并不復雜,實則玄妙無比,任由江楓的劍法如何有著無窮變化,都是有一力破萬法的趨勢,將江楓死死壓制。

        “嗡!”

        一道微不起眼的劍氣,撕裂江楓一片衣角,那讓江楓聳然動容,雖未受傷,江楓卻是心知,自身的防線被突破了。

        “江楓危險了?”秀眉緊蹙,舒靜琀說道。

        “舒師姐,你剛也說了,想要殺江楓,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微微一笑,溫別離說道。

        “看熱鬧不怕事大!”舒靜琀冷哼了一聲。

        “腹誹之言。”溫別離無可奈何的說道。

        ……

        “江楓,以你區區化神中期的修為,能夠逼得我動用知行劍訣,雖死無憾了!”眼中一道精光緩緩乍現,秦逸說道。

        江楓比之他,相差了一個大境界還不止,若是其余化神中期的劍修的話,秦逸自認,一劍便可殺之。

        江楓能夠撐到這一步,已然是多多少少讓秦逸感到刮目相看,甚至是頗為欣賞,心想若是江楓在天劍宗呆上五年,十年,或者五十年的話,那么,江楓問鼎云起峰,只怕也不是什么難事。

        可惜,江楓不會有機會了,他也絕對不會允許江楓有那樣的機會。

        秦逸殺心強烈,他行事亦是無比決斷,既然一道防線被撕裂,那么接下來,他就要徹底將江楓所摧毀,讓江楓再無翻身的余地。

        心中是這般想著,秦逸也是這樣做的。

        知行劍道的最高境界就是心劍合一,秦逸自是不會容許自身的劍道之路,出現一絲一毫的瑕疵,絕不容許。

        反過來,若是今日里無法殺掉江楓的話,那卻是會讓他的劍道之路,出現損毀,那又如何是秦逸所愿意見到的結果?

        “轟隆隆……”

        劍氣破空,席卷沖擊,江楓彷如是那風中之殘燭,隨時都有湮滅的可能。

        “我真的明白了。”卻是這時候,江楓的聲音又是響了起來。

        “嗯?”

        秦逸聞聲之下雙眉一皺,在江楓說出第一聲他明白的時候,就是不解其意,不過也沒放在心上,無論江楓明白了什么,他的結局都是不會有任何改變。

        但江楓第二次,說出這樣的話。哪怕仍舊不解其意,秦逸又是如何會不知,這樣的一句話,絕對不會是一句沒有意義的廢話。

        就在秦逸進一步思索,江楓前后兩次說出同樣的話,究竟有著何等深意之時,就是見到,那里有異象降臨。

        奇詭的異象令人心中駭然,那是江楓一劍出手,伴生異象之故,看上去美輪美奐,可正是因為過于美麗之故,反而是令人為之駭然。

        “神通?一劍生神通!”秦逸在心中說道。

        一眼,秦逸便是看出來,那是怎么一回事,江楓一劍出手,神通自生,而且,這是大成神通的一種體現,因為只有神通大成,才是會伴生此等驚人的異象。

        “江師弟……他這是突破了?”舒靜琀自語,多少有著幾分瞠目結舌。

        “江師弟果然不俗!”溫別離則是說道。

        早前溫別離就是發覺江楓的反應有點不太對勁,面對秦逸的咄咄逼人,江楓的反應,盡管算不上多么的淡定從容,卻也是始終留了一線活路。

        直至最后,秦逸動用知行劍訣,才是讓江楓變得狼狽,可也是如此,反而是激發了江楓的潛力,讓江楓在戰斗之中,得以突破。

        陸深并未說話,僅僅是與那吳麟對視了一眼,但輕易可見二者眸光閃動,眼底深處,具是閃耀出奇異的光芒。

        “劍之神通,終究是大成了!”感受著自身的劍意飛漲,江楓在心中默默說道。

        劍之神通入門天花亂墜,劍之神通大成,伴生異象,如霞如霧,有著一種別樣的美麗,那讓江楓看在眼中,都是不可抑制為之目眩神迷。

        異象降臨,橫阻了秦逸的必殺一劍,秦逸目光冷峻,毫不客氣,又是一劍出手。

        “秦師弟,適可而止,不可傷了和氣!”就在這時,那陸深開口了,勸阻道。

        “秦師弟,江師弟適逢突破,不如等到他劍道境界穩固,你等二人再行一戰,那樣一來,更為酣暢淋漓。”吳麟亦是說道。

        秦逸一眼朝著二人看過去,哪會不知道,自己就算是再如何想殺江楓,這一次機會,也是必然要錯過了。

        若他有更進一步的舉動,聽陸深和吳麟說話的口吻,必然是不可能袖手旁觀,而他可不至于自大到,認為自身能夠應付陸深與吳麟的聯手夾擊。

        “此次辨劍會,江師弟讓我等大開眼界,精彩風采……不過時間不早了,就到此為止吧,舒師姐,你看如何?”陸深隨之又是說道。

        “可以。”舒靜琀點了點頭。

        陸深有此提議,正是她想要的,自然不可能拒絕。

        秦逸沉默無言,轉即又是深深的看了江楓一眼,邁動腳步,第一個往劍閣外走去,走幾步,腳步停下,回過頭來,秦逸沉聲說道:“江師弟,恭喜!”

        “秦師兄,承蒙賜教。”江楓說道。

        秦逸冷聲一笑,對于江楓的說辭不置可否,那可不是賜教,而是要殺人,卻是萬萬沒有想到,江楓竟是在戰斗之中突破,導致他不得不收手。

        在秦逸之后,其余之人,陸陸續續的離去,片刻之后,劍閣之內,便是只剩下舒靜琀與江楓二人。

        “你跟我來。”一招手,舒靜琀吩咐道。不等江楓回應,舒靜琀就是率先走出。

        看著舒靜琀的背影,江楓一聲苦笑,這可是沒有給他拒絕的機會,不過今日之事,有著諸多的疑惑,卻也是原本就想找機會向舒靜琀請教請教,跟隨著舒靜琀,江楓大步離開。

        “你所修煉的大自在劍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當離開劍閣之后,第一時間,舒靜琀就是按耐不住的詢問起來,很是顯然,這一個問題一直縈繞在心頭,讓她不吐不快。

        “有問題嗎?”江楓略感愕然,不緊不慢的反問道。

        “難道你沒意識到有問題嗎?”舒靜琀則是哭笑不得,她看著江楓,以質問的口吻說道……

        (本章完)我的師姐實在太強了****** 舒靜琀并沒有讓江楓失望,二者始終是默契十足。

        伴隨著伏鱗的持續叫囂和江楓的持續沉默,就在天下修士認為此事將無疾而終的時候,一則針對伏鱗的消息傳出。

        舒靜琀挑戰伏鱗!

        舒靜琀無比的直接,在告知要挑戰伏鱗的同時,就是出現在了伏鱗的面前,戰斗在沉默中爆發。

        伏鱗的目標是江楓,并未將舒靜琀放在眼里,更不清楚自身招惹了怎樣的恐怖存在,輕蔑不已。

        直到舒靜琀出手,直到他被舒靜琀隨手鎮壓,伏鱗方才是后知后覺的意識到,自身犯了一個多么愚蠢的錯誤。

        “該死!”

        伏鱗發出厲吼,又是憤怒又是憋屈,他所挑戰的乃是江楓,這舒靜琀莫名奇妙橫插一手是怎么回事?

        就算舒靜琀和江楓師姐弟情深,卻也是越俎代庖了不是嗎?

        但縱然有再多的不甘,面對絕對的壓制,伏鱗注定無力回天,被斬了一個大境界,跌落天尊領域,直接迭出了名單。

        這不是舒靜琀第一次出手,但也是絕對的驚世之戰。

        原本屬于江楓和伏鱗的長短之爭,因為舒靜琀的強勢插手,出現不可思議的逆轉。

        名單之上,舒靜琀的名次更進一步,取代伏鱗排名第九,而那伏鱗的名字則是消失了,一世悲情,淪為笑柄。

        “江楓沒有出手,出手的居然是他的大師姐!”

        消息傳出,天下修士都是呆若木雞,感覺這事情有點不對,卻又弄不明白,究竟哪里不對。

        隨后舊賬被翻出,當日舒靜琀說過的那句話,猶在耳邊回響。

        “我的江師弟,不容有辱!”

        天下修士回想起舒靜琀曾經說過的這句話,總算是得以明白過來,舒靜琀為何會朝伏鱗發起挑戰。

        以伏鱗區區第九的排名,挑戰排名第五的江楓,豈非正是對江楓的羞辱?

        因此不管針對此事,江楓是什么態度,身為江楓的大師姐,舒靜琀也都是萬萬不能容忍,不由分說發起挑戰,給了伏鱗一個畢生難忘的教訓。

        同時這也是在提醒天下修士,所謂不容有辱,絕不是虛言而已,舒靜琀,是真的會出手的,對江楓有著護犢子般的維護。

        天下修士的心思都很怪異,這份怪異很大程度上是源自于,舒靜琀此前在名單上,僅排名第十罷了。

        而江楓排名第五。

        偏生不是江楓維護舒靜琀,而是舒靜琀維護江楓,豈是怪異二字就能解釋的?

        “大師姐真的很強,太強了!”喬無際長嘆道。

        “是很強!”江楓點頭。

        那是當世至強者,都無法觸及其深淺的強大,只不過由于舒靜琀太低調了的緣故,才是一度被人所忽略。

        “大師姐會不會對呂清源出手?”喬無際分外好奇的問道,期待舒靜琀再戰一場,若能壓制呂清源,其大師姐的名號,將實至名歸。

        “并不會。”江楓笑著搖頭。

        江楓自然很清楚舒靜琀對他有多么的維護,但維護不是無條件的偏袒,舒靜琀之所以會對伏鱗出手,最為重要的原因就是伏鱗太過沒有自知之明。

        伏鱗挑戰江楓之事,本就是天大的笑話,只不過伏鱗自身不自知而已,因此伏鱗悲劇了。

        但呂清源是不同的,周顯宗也不一樣!

        遑論呂清源和周顯宗并未向江楓發起挑戰,即便發起挑戰,舒靜琀也是會讓江楓自己去處理,絕不會插手。

        “太令人遺憾了。”喬無際說道,一臉意猶未盡的模樣。

        ……

        伏鱗是古來有之家族中伏家的代表人物,并非籍籍無名的小人物,發生在他身上的悲劇,讓天下修士心有戚然。

        與此同時,天下修士也如喬無際一般,等待著舒靜琀的第二戰以及第三戰,但舒靜琀返回了天劍宗,失去了消息,顯見沒有出手的打算。

        “舒靜琀為何不再出手,是出于對呂清源和周顯宗的認可,還是沒有一戰的信心?”

        各種猜測紛傳,諸人都失望不已,期待舒靜琀一路橫推,成就無上盛名。

        “我的大師姐有多強大,爾等凡人,豈能揣度?”持續沉默了數天之后,江楓第一次發聲。

        舒靜琀對江楓有護犢子一般的維護,江楓對舒靜琀亦是如此,那是大師姐,豈容有辱?褻瀆者死!

        “江楓,你未曾一戰,怎敢妄言?有何依據,如何令人信服?”有憤憤不平的回應聲,傳入江楓耳中。

        “不要逼我大師姐出手,你一定會后悔在世為人!”江楓如此說道。

        “江楓,你是承認不如呂清源和周顯宗嗎?”又有回應聲傳來。

        “……”

        江楓一陣頭疼,這些家伙,還真是看熱鬧不怕事大啊,當真是什么話都敢說。

        不過這一次,江楓還沒能來得及發聲,虛余就發聲了。

        “江兄之排名,實至名歸,極大低估,虛某自愧不如!如坐針氈,時刻難安,這第二,本屬于江兄!”虛余如此說道。

        “嘩!”

        伴隨著此言傳出,天下修士盡皆凌亂不已,一片嘩然。

        他們還在爭論江楓和周顯宗孰強孰弱,是否有擠下呂清源,問鼎前三的可能性,斷然不會想到,虛余會在這時表態,表示江楓的名次被極大低估了,真正的排名,應該是第二。

        江楓不是是否有問鼎前三的可能性,而是已經問鼎前三!

        這是爆炸性的大新聞,甫一傳出,舉世皆驚。

        虛余乃是轉世圣人,這樣的一番話,自他嘴里說出,自然不會有人懷疑其真實性以及分量。

        虛余自認不如,語氣慚愧,大有竊取了原本屬于江楓的榮耀的意思,這讓天下修士都陷入迷茫,在這時候縱然想要攻擊江楓,也都是失去了方向。

        “第二!江楓的真實排名,竟是第二!”

        “轉世圣人認可,江楓到底隱藏了多少?”

        “不可思議,匪夷所思,無法想象……”

        ……

        嘩然之聲響徹而起,很多的人陷入失語的狀態,不知針對虛余的這番表態,該發表怎樣的看法才算合適。

        不會有人認為虛余是在抬舉江楓,那是轉世圣人,何等尊貴,豈會放下身段,抬舉一人?

        “虛兄,你可真是看得起江某啊。”

        當得知此事,江楓也是很凌亂,不得不說,虛余太抬舉他了,受寵若驚的很。

        “這是要江楓與呂清源為敵,成為李存善的眼中釘?”江楓冷冷自語道。

        江楓和虛余的關系很復雜,復雜到任何一句話從虛余嘴里說出來,江楓都是必須要再三思考那句話是否有弦外之意。

        何況,虛余已經直白的不能再直白。

        這不是認可,而是強行為他拉仇恨,暫且不管祁予針對此事會是怎樣的看法,呂清源的名次莫名奇妙跌落一位,變成第四,試問呂清源豈非沒有想法?

        第二這個名次很微妙。

        一來之足夠引起那排名第一的李存善的注意,二來,很難不令人懷疑,江楓有定鼎第一的野心!

        這樣一來,就是引爆了江楓與李存善之間的矛盾!

        縱使李存善想要無視江楓的存在也都很難,赫然就是眼中釘一類的存在。

        “為了拉江某下水,不惜自貶身份,值得嗎?”江楓低語道。

        “多謝虛兄為江某正名,江某感激不盡!”最后,江楓如此回應道。

        既然這份榮耀,是虛余主動送過來的,江楓豈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道理,理所當然笑納之。

        “承認了?”

        “江楓居然承認了!”

        ……

        在虛余說出那話之后,天下修士就都在等待江楓的回應,江楓終于做出了回應,且江楓的回應,并沒有讓他們失望。

        簡短一句話,張狂本色顯露,那是踩在虛余的肩膀上上位!

        “江兄不必客氣,當世最有可能證道的至強者,虛某最是看好于你!期待江兄大展拳腳,力爭上游!”虛余也是做出了回應。

        “這……”

        “最有可能……豈非半只腳踏入圣人領域?”

        ……

        虛余的話,所透露出來的消息越來越驚人,天下修士盡皆頭皮為之發麻,他們想起江楓曾經說過,他就是新圣,虛余的話,是不是證實了此點?

        “力爭上游?”

        虛余的話深意十足,所謂力爭上游所指的是什么不言自明,那分明是在提醒江楓,以定鼎第一為目標!

        “刷刷……”

        于是,一道道的目光,爭先恐后一般看向李存善,等待李存善就此事發表看法。

        李存善也沒有讓諸人失望,發出聲音。

        “小道對江道兄神往已久,期待一戰!”李存善說道。

        ……

        “這是邀請?還是,對江楓發起的挑戰?”

        天下修士的心神都顫栗了,激動的直哆嗦,怎么都不會想到,因為舒靜琀的一次出手,居然引發出這樣的風波。

        風波如驚濤駭浪,沖擊向全大陸!

        于是他們更加期待江楓的回應,若江楓接受來自李存善的邀請,那么,這一戰,將會是當世最為精彩的一戰!

        每個人都心潮滂湃,起伏不定!

        這是歷史性的時刻,注定青史留名!

        “這么直接嗎?”江楓多多少少有些哭笑不得,虛余那話,天下修士不過是在猜測罷了,李存善就無比直接的做出了回應。

        “大師姐,你似乎給師弟我,惹來了一個大麻煩啊!”江楓喃喃說道。

        “李道兄竟是對江某有所神往,委實令江某意外不已,要戰,便戰!”時間不長,江楓就是發聲。

        “轟!”

        仿佛核彈爆炸,偌大的天元大陸,都是震蕩起來。

        江楓沒有回避,也是以最為直接的方式,接受了來自李存善的挑戰,不少修士臉色通紅,熱血上涌,情難自已。

        “江楓,不得不說,你讓我意外了。”虛余說道。

        他的確有意將江楓推向李存善的對立面,未必對江楓有多大的惡意,相比較于江楓而言,他對李存善有著更多的惡意。

        畢竟如果說江楓是踩著他的肩膀上位的話,李存善則是踩著他的腦袋上位,豈會沒有怨言?

        但虛余的本意,也就是借此惡心一番李存善而已!

        事情發展到這一步,虛余多少也是有些始料未及。

        “江楓,你莫非,已經走到了這一步不成?”虛余默默說道,李存善不會無緣無故發起挑戰,江楓也不會無緣無故接受挑戰。

        這無疑表示,李存善對江楓的認可,若李存善不認可江楓的話,又豈會將此事放在心上?但江楓憑什么被李存善認可,江楓又憑什么,接受李存善的挑戰?

        tiancaiwanku



        最新章節:第361章 蘿蘿!

        更新時間:2022-04-13 12:33:58

        同人網游相關閱讀 More+

        seegasm在線視頻

        政泓

        圖片區小說區另類春色

        風幽雪

        宅急看網站怎么打不開

        思空錯

        你懂的

        暗塵彌散

        花秀神器看看寶盒_播放器_app安卓下載_vip2.0.

        月下起風

        最爽的亂系列小說全集

        西夏風涼

        <form id="vv24fbd"><sup id="vv24fbd"><code id="vv24fbd"></code></sup></form>

        <tr id="vv24fbd"></tr>

        <dd id="vv24fbd"></dd>
      1. <form id="vv24fbd"><legend id="vv24fbd"><option id="vv24fbd"></option></legend></form>
          <sub id="vv24fbd"></sub>
        1. <sub id="vv24fbd"><table id="vv24fbd"><small id="vv24fbd"></small></table></sub>
            百度 А√天堂网WWW,√天堂网最新版在线中文,BT天堂在线WWW资源种子 360 搜狗

            警告:本站明確包含ALDULT内容,未滿18嵗游客禁止觀看!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Warning: This site clearly contains ALDULT content, and visitors under the age of 18 are prohibited from viewing it! Favorite this site: Please use Ctrl+D to favo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