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vv24fbd"><sup id="vv24fbd"><code id="vv24fbd"></code></sup></form>

<tr id="vv24fbd"></tr>

<dd id="vv24fbd"></dd>
  • <form id="vv24fbd"><legend id="vv24fbd"><option id="vv24fbd"></option></legend></form>
      <sub id="vv24fbd"></sub>
    1. <sub id="vv24fbd"><table id="vv24fbd"><small id="vv24fbd"></small></table></sub>
        А√天堂网WWW,√天堂网最新版在线中文,BT天堂在线WWW资源种子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 博通小說網!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 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慶余年在線觀看逗比羊電影

        大茶團 270萬字 72人讀過 連載

        尊主,竟能令族中廢柴經脈重塑?****** 金碧輝煌的龍宮內,龍天佑的一番快如閃電的轉變,著實令殿內龍族臣民驚詫異常,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反應才好。

        眾人心中將舞傾城的地位一提再提,帝尊發飆,唯尊主可止!

        這個認知讓他們不約而同的想到,自龍宮返回家中之后,一定要再三告誡族親,省得沖撞了尊主,讓帝尊給碾成渣渣。

        曦堯將眾人的神情盡收眼底,與無妄交換了一個心領神會的眼神之后,淡笑著緘默不語。

        “寶寶,讓娘親說說,可好?”

        舞傾城將龍天佑抱在懷中,親親他的小嘴,刮刮他的鼻尖,湊近他耳邊悄悄說了句:淘氣!

        “嗯嗯!娘親,你說!你來說!嘿嘿嘿……”

        龍天佑笑瞇瞇的點點頭,吐吐舌頭,訕訕的陪著笑臉,一副娘親最大,寶寶一切都聽你的神情,令舞傾城忍笑不禁,寵溺且無奈的搖搖頭。

        望著下面面露期盼神色的族人,舞傾城不禁深嘆一口氣,他們無一不向往自己能夠擁有五行之力,卻獨獨卡在自身經脈無法吸收五行之力,更不用說將其留存在丹田之內。

        無法同族人一般修習,一直以來都是他們心中的缺憾。

        雖然龍族有祖訓保護他們,可誰不想成為家中親友心目中崇拜的對象?

        “各位,那日在傳承之池我已發現你們的情況,經脈晦澀狹窄,五行之力進入身體無法留存一二,故而將你們傳喚進宮,為的就是仔細替你們檢查一番!”

        “真的?”

        “太好了!”

        “謝尊主!”

        ……

        “有一事我必須要與你們說清楚!”舞傾城抬手致意眾人安靜,又道:“待我施法為你們查探之時,你們必須放松心懷,敞開丹田,各位做得到嗎?”

        敞開丹田,相當與將自身的龍之精華呈現在他人眼前,若是有人有害人之意,捏碎丹田凝聚的珠子,便能將龍族之人輕而易舉的毀之。

        因為……

        丹田凝聚的珠子,便是龍珠!

        故而,舞傾城將她的顧慮言明,若有人不愿,她也只好放棄。

        畢竟龍珠之事,非同小可!

        可是……

        舞傾城低估了龍族之人對她的忠誠與信任,她的話音剛落,下面傳來一片贊同的聲音。

        “尊主,放心!我等信得過尊主,你盡管查探好了!”

        藍衣的年輕男子率先出聲表達心意,那豁達爽朗的聲音,不由得令人側目,舞傾城看著在人群中的他一眼,淡淡的微笑頷首,見此他臉色微紅。

        “是啊!尊主,這位小哥說得對!”

        “尊主,放心施法便是,我們這就盤腿坐下敞開丹田,讓你一探!”

        “對對!”

        “快!大家伙坐下來!”

        “好!”

        “嗯!一起!”

        “一起!”

        ……

        “好!這就開始!”

        舞傾城對龍族這些無法修習五行之力的族人,他們的表現還是相當滿意的。倘若他們有一絲一毫不愿,她也不會強迫,畢竟將生死操控在他人股掌之間,此等不是小事。

        神魂歸位之后,那份屬于龍傾城的記憶,深深地提醒著她一件事:帶領龍族重回世界之巔!

        想當年,龍傾城自能修習五行之力之后,成為龍族第一位龍神至尊,便被接引到神界學習更加高深的法術。

        而龍族的其他人修習五行之力的親和度因人而異,有的能吸收一種,有的兩種,有的三種,五系俱全的族人,則被推舉至皇位,成為龍族皇室中人。

        不久之后,神界神尊前來龍族之巔將龍木取走,族人修習五行之力便越發困難,甚至出現停滯的情況。

        后來,神界突發暴動,一日龍傾城一身血污,懷里抱著龍木古琴回到龍族,周身法力狂暴肆意,神情陷入絕望悲戚之色。

        接著她施展秘術以身為祭,魂為靈,法為珠,碎開身軀為龍族劈開一個安全穩固的生存空間,以防神界追兵將龍族全都擄了去。

        龍傾城落得個魂消魄散的下場,神魂和周身法力化成五枚的五行靈珠落入池中,維護著這片空間的五行運轉,龍族才得以傳承至今,龍木古琴于池水上方悲鳴彈奏三日,之后不知所蹤。

        許是龍傾城心中仇恨及悲憤太過,硬生生將自己的主魂凝練而出一絲,送到五界流連輾轉去了,希望有朝一日回到龍族,帶著龍族攀上那遙不可及的巔峰!

        這一切的一切,經歷轉生后的舞傾城,會代前世向神界連本帶利的討回。

        神界?

        哼!

        老匹夫,等著!

        舞傾城將龍天佑放在皇座之上,站起身,深深地看著下面盤腿坐好,敞開丹田的族人,嘴角露出一抹欣慰的笑意。

        隨即,她心中默念一段晦澀的術語,一股渾厚的龍神精氣沖體而出,涌向下方盤坐之人,將他們牢牢的鎖在其中。

        龍神精氣一接觸到下首族人,便化成一道肉眼可見的金色絲線,從他們的百會穴鉆入,順著血液游走于七經八脈,最終懸停于丹田之上,僅僅一刻鐘便順著來時之路退出。

        不能修習五行之力?

        根源,此刻已了然于心!

        只不過……需要費一番周折!

        待舞傾城收回龍神精氣,便迎上龍瀚玥殷切略顯焦急的眼神,視線一轉,將眾人的反應看得真切,收回心神,眨眨眼,道:“我只問一句,若是有機會可以讓你們重塑經脈,你們可愿意?”

        “愿意!”

        激動振奮人心的聲音,差點兒要將皇宮的屋頂掀起,他們整齊劃一的用不敢置信的眼神望著舞傾城,那種難以形容的震驚之色,換做何人皆能看清。

        他們的經脈,還有救?

        真的能重塑?

        “很好!但是,我要告訴你們的是,重塑經脈這過程非比尋常,猶如誅心蝕骨。”舞傾城頓了頓,繼續說道:“即便如此,你們可還愿意一試嗎?”

        “愿意!”

        依舊還是那一句,不曾改變,也說明他們內心有多么想要變強的決心。走向強者之路,護佑至親至愛之人的夙愿,有多么的堅定,哪怕再多的疼痛,亦無怨無悔!

        “好!”

        對于他們的答復,舞傾城很滿意,這樣的族人才有資格跟在她的身后,與她一道披荊斬棘站在世界之巔,傲然屹立于五界之上。

        “瀚玥!”

        “在!尊主,有何吩咐?”

        龍瀚玥連忙站到舞傾城下首,躬身一施禮,殷勤的問道。

        表面上龍瀚玥的神色還算正常,可只有他自己最清楚內心早已翻江倒海激動不已。

        重塑經脈,這是什么概念?

        尊主,竟能令族中廢柴經脈重塑?

        如此說來,那豈不是……

        “瀚玥,傳令下去,派人告知這些族人的親眷,他們將在宮中停留七日,時日一到宮中自會派人送他們返家,讓其家人勿要擔憂掛念!”

        “遵命!瀚玥這就去辦!”

        龍瀚玥領著幾位近侍行正要往外走,又被舞傾城叫了回來。

        “等等!瀚玥!”

        “尊主,敢問還有何事要吩咐?”

        “現在時辰看著不早了,你且將他們先帶去用膳,一個時辰后再到此集合,本尊再為他們重塑經脈!”

        舞傾城抬頭看了看外面的天氣,心中衡量了一番,決定還是讓那些呆會需要重塑經脈的族人,先填飽肚子在說,省得沒有體力無法撐到最后,白費她的一番心意。

        其實,事情的真相是……

        寶寶,餓了!

        “瀚玥,遵旨!”

        龍瀚玥懊惱自己太過心急,考慮事情不夠周翔,隨即領了一大幫子人消失在宮殿之內,風風火火前去安排舞傾城交代下來的事情。

        待舞傾城一行回到曦堯的空間內,龍天佑奶聲奶氣的開始抱怨起來。

        “娘親!娘親!寶寶餓了,想要吃丹丹!”

        “丹丹?呃……換個口味行不行?五行之力的能量光球,可好?”

        糟糕!

        她貌似將寶寶喜歡吃的護心凝神丹全都給了墨,這個口糧的問題看來迫在眉睫,不得不解決才行啊!

        “娘親,丹丹沒有了么?”

        “……沒有了!一枚都不剩!”

        “一枚都不剩?寶寶記得曦堯哥哥的丹房里,還有好多好多的呀!”

        “……呃!”舞傾城忽然覺得有些尷尬,卻不得不對龍天佑道出實情:“你爹爹兩抹殘魂剛剛才融合,卻因憂心娘親心頭精血耗盡之際,無法留存那絲可涅槃重生的生息。強行沖破禁錮陣法,因此轉生體的心脈受了些損傷。故而,娘親將那些丹藥全給了你爹爹,讓他好好調養調養?”

        “爹爹心脈受了些損傷?娘親,你是怎么知道的?”

        “這個……”

        寶寶,這個不是重點好不好?

        “娘親,你是不是背著寶寶去和爹爹私會了?”

        龍天佑忽的小嘴一癟,神情極為委屈的瞅著舞傾城質問,好似他是個爹爹不疼,娘親不愛的受氣包,那小模樣連站在一側的幾人不由得側身莞爾。

        “……”

        背著他私會?

        的確有這么一件事,可這質問的角色是不是有點兒亂?

        “娘親,這回寶寶就先原諒你,下一次去見爹爹,記得一定要帶上寶寶知不知道?”

        “好!娘親錯了,下一次我保證!”

        “娘親,寶寶,餓了!”

        “那個啥,寶寶,你勉為其難先吸收些五行之力的能量源好不好?”

        “好吧!”龍天佑無奈的嘟著嘴應下,想了想,又道:“可是娘親,寶寶還是喜歡丹丹的滋味!”

        “要不……娘親即刻去煉制幾爐?”

        “嘻嘻!那最好了,勞煩曦堯哥哥為娘親準備煉制護心凝神丹所需的藥材!”

        “好!”

        由于為了滿足龍天佑的口腹之欲,舞傾城命曦堯將空間的時間流速稍作調整,一心待在丹房里認真煉制護心凝神丹。

        空間內外各自忙碌著,一切井然有序的進行著。兩個女婿,統統該死(三更)****** ,

        定陶公主來到長樂宮看望陶太后。

        來之前,她還不太情愿。

        她已經好長一段時間,沒有進宮請安。

        這時日一長,人,似乎也變得越發憊懶,越發不樂意進宮。

        當她看見陶太后一臉虛弱地躺在床上,心頭一顫,才驚覺自己已經有好長一段時間不曾給母后請安,頓覺自己十分不孝。

        “母后安好?女兒不孝,沒能及時進宮伺候母后左右!”

        “你能來看望本宮,本宮好歹也算安慰。”

        陶太后對定陶,的確不太滿意。

        但她不忍苛責定陶。

        因為定陶也不容易。

        同駙馬劉寶平成親數年,至今不曾生下一男半女。

        去年,好不容易懷孕。

        結果不到三個月,孩子流掉!

        即便定陶貴為公主,生不出孩子,同樣要承受巨大的壓力。

        即便沒人說閑話,劉家也不曾流露出任何不滿,定陶自己給自己的壓力,都能將她壓垮!

        每次面對駙馬劉寶平,定陶都覺著愧疚,深深的愧疚。

        對于駙馬劉寶平的一些事情,因為愧疚,她也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想要一個孩子,怎么那么難!

        為了要孩子,定陶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調養身體上面。

        她就想不明白,自小錦衣玉食的她,從小連傷風感冒都很少得的她,怎么就懷不上孩子?

        宮寒?

        可她的月事很正常,通常也不難熬。

        為了要個孩子,她推掉了大部分的應酬,減少進宮次數。

        對外界的紛紛擾擾,也不去關心。

        曾經那個囂張跋扈,得理不饒人的定陶公主,仿佛只活在人們的記憶中。

        如今的定陶公主,猶如變了一個人。

        這讓陶太后格外心疼。

        “你瞧瞧你,最近沒有好好吃飯嗎?怎么臉色怎么白?”

        定陶扯著嘴角,露出一個有些勉強的笑容,“可能是脂粉擦得太多,所以看起來特別白。母后不用擔心我,我身體沒問題!”

        “本宮怎么能不擔心你。你和駙馬這成親這么多年……你就沒想過,會是駙馬的問題?”

        定陶臉色難堪,“母后別說了!我和駙馬不著急要孩子。”

        這話一聽就是假的。

        成家立業,生兒育女,哪有不著急要孩子的。

        全都是自己騙自己。

        陶太后嘆了一聲,“你得多個心眼,說不定就是駙馬的問題。太醫檢查不出來,就去民間找婦科圣手。本宮就不相信,找不出問題。”

        “哎呀,我都說了,我和駙馬不著急。”

        這就是定陶越來越不愛進宮的原因。

        每一次進宮,都不得不面對孩子這個話題!

        然而,這是她最不想在人前提起的話題

        太難堪!

        顯得她不能生養!

        這也是她推掉大部分應酬的原因。

        一群同齡人聚在一起,大家都在聊孩子。

        就她,孩子的影子都見不到。

        她又不是自虐狂,自然不肯出門找虐!

        陶太后見定陶不愿意提起這個話題,還顯得很不耐煩,也有些氣惱。

        “你大舅舅率領族人離京,你就沒點表示?”

        “我派人送了一份程儀給大舅舅,還分別給表兄妹們準備了禮物。”

        “你應該親自去送你大舅舅一程!”

        定陶低著頭,小聲嘀咕道:“大舅舅未必稀罕我去送他。”

        陶太后一聽這話,就不樂意了。

        她猛地拔高音量,說道:“你大舅舅樂不樂意,是他的問題。送不送,就是你的問題。你是晚輩,基本的禮節都忘了嗎?你二哥,拖著病體,都去親自送了你大舅舅。怎么到了你這里,你就那么多借口?”

        定陶扭頭,嘀咕了一句,“二哥去送大舅舅,他不虧心嗎?”

        “你說什么?”陶太后厲聲呵斥,“你剛才說什么?你給本宮再說一次!”

        定陶明顯怕了,眼珠子亂轉,很是心虛,“我,我沒說什么啊!母后干什么兇我。”

        陶太后抬手,指著她,“你,你就是管不住你的嘴。將來有一天,若是有個意外,肯定是你這張嘴巴惹的禍事。”

        定陶嘟嘴,不太服氣,“我就不信皇兄忍心斥責我?我可是他的親妹子。”

        陶太后厲聲呵斥,“真等到你犯事那天,就算你是他的親祖宗也沒有用。你最好時時刻刻管住嘴巴,不許胡說八道。別以為你大舅舅離開了京城,你就可以放肆。

        你大舅舅人離開了,可是消息卻沒有斷。你隨口說的一句話,說不定什么時候就傳到你大舅舅耳中。他要是知道了,得多傷心。他那么大的年齡,你忍心讓他傷心嗎?”

        “哦!”

        定陶低著頭,有點心不在焉。

        陶太后看著她這副模樣,也是心疼。

        “今兒難得進宮,你就留在宮里住幾天,陪本宮說話解悶。我們母女兩,好多年沒這么親近地說話。”

        “母后不嫌我聒噪嗎?”

        “你再有不對,也是本宮的親閨女。本宮嫌棄你,卻也稀罕你。你可愿意留下陪本宮?”

        “自然愿意!”

        定陶公主喜笑顏開,雨過天晴。

        陶太后也跟著笑起來。

        定陶心情放松,才有心思八卦。

        “女兒聽聞,皇兄竟然給燕云歌賜婚,將她許配給蕭逸。哈哈哈……皇兄此舉,深得我心。燕云歌那個野丫頭,只配嫁給蕭逸那種野小子。野丫頭配野小子,天生絕配!”

        陶太后呵呵冷笑,“別看燕云歌是個野丫頭,不知多少世家貴婦愿意聘娶她為兒媳。你皇兄賜婚,將她許配給蕭逸,本宮聽聞,私下里不少人都在抱怨這道賜婚旨意。都說燕云歌可惜,配了個不怎么樣的男人。”

        定陶很長一段時間,都不出門社交應酬,也沒關注外面的議論。

        這一刻,她很詫異。

        “燕云歌那個野丫頭,她有什么好,竟然那么多人稀罕她。母后不會是弄錯了吧!”

        “這種事情,豈能弄錯。你覺著她不好,可是在世家眼里,她卻是頂頂的好。能持家,能處事,能生財,能擔責任,自小習武身體好,嫁妝又豐厚,這樣的好兒媳,誰不稀罕?”

        定陶公主都快要酸死了!

        “母后竟然也說她好!我可是記恨著她!”

        陶太后笑了笑,“你記恨她沒用!她是燕守戰和筑陽的親閨女,手下養著兵馬,模樣又生得好,招人稀罕,也不稀奇!”

        “可是她脾氣不好,動輒打人。那些世家怎么這會就不講究規矩,對待燕云歌另眼相看?憑什么!”

        定陶很不服氣。

        想當初,她說親的時候,很不順利。

        世家并不想娶個公主兒媳回去,對她是敬而遠之!

        怎么輪到燕云歌,人人都稀罕得不行。

        陶太后對她說道:“你要是有燕云歌一半的本事,世家對你也會另眼相看。”

        定陶公主很是不屑,“不就是置辦了一個山莊,會做點小生意,有什么了不起。”

        陶太后笑了笑,“山莊和生意的確不值一提。真正了不起的是,從無到有,從一個名聲惡臭的小姑娘,靠著她自己的努力,硬生生走到了今天,扭轉了的大家對她的印象。這一點,你就不如她!

        你別不服氣!本宮說這些,是在提醒你,偶爾也要放下成見,看見別人的長處和優點,記得吸取教訓。同樣的錯誤不要犯第二次!”

        “哦!”

        定陶公主弱弱地應了一聲。

        緊接著她又高興起來,“她再好也無用,還不是要嫁給蕭逸那個浪蕩子。筑陽郡主都快氣死了吧!廣寧侯燕守戰知道此事,說不定也會暴跳如雷!”

        ……

        千里之外!

        燕守戰收到了京城的消息。

        閨女燕云歌的婚事有著落了!

        而且還是圣旨賜婚!

        他高興啊!

        只是,這份高興沒持續兩秒鐘,就被打回了原形。

        “蕭逸賊子!怎么會是蕭逸?蕭氏干什么吃的,怎么會將云歌許配給蕭逸?蕭逸算什么東西,東平王府的棄子,也配娶本侯的閨女!”

        啪!

        燕守戰一拳頭砸在桌上。

        “氣煞人也!”

        氣得他,將信紙揉成一團,直接扔在地上。

        還不解氣,又將書案上的文書一掃……

        猶如秋風掃落葉,統統掃到地上。

        他吹胡子瞪眼,恨不得拔刀相向。

        若是蕭逸在此,定會提刀宰了對方。

        如果是筑陽郡主蕭氏在此,他一定會指著對方的鼻子大罵,“你當的什么母親,竟然給閨女尋了這么一門婚事。云歌可是親生的啊,你對得起云歌嗎?”

        “侯爺息怒!”杜先生撿起信件,飛快看完上面的內容。

        “本侯這口怒火就熄不了!蕭氏看不上崔家的婚事,竟然看得起蕭逸,她眼睛瞎了嗎?”

        燕守戰氣不打一處來,氣得胸口發痛。

        “侯爺似乎誤會了郡主娘娘!這門婚事,從始至終郡主娘娘都沒點頭答應。是蕭逸偷偷背著人說服平親王,平親王親自進宮說服陛下,為蕭逸請來賜婚圣旨。”

        “當真?”

        “信件上面寫得很清楚。侯爺太著急,沒將內容看完!”

        信件上的內容都沒看完,就急著發脾氣,這就是燕守戰。

        燕守戰一把奪過信件,重新看了一遍。

        他果然誤會了蕭氏。

        不過……

        “蕭逸該死!蕭成文更該死!”

        兩個女婿,統統該死!



        最新章節:第660章 黃雀陰天子

        更新時間:2022-04-16 02:04:32

        都市言情相關閱讀 More+

        小草莓直播如何

        幻星界主

        鈴口腐書尿道調教

        楠木筆芯

        如何下載柳柳影院

        巖七

        四川移動營業廳網上營業廳

        念懿

        富二代在線觀看污

        國國俠

        繞口令紅鯉魚與綠鯉魚與驢

        南神

        <form id="vv24fbd"><sup id="vv24fbd"><code id="vv24fbd"></code></sup></form>

        <tr id="vv24fbd"></tr>

        <dd id="vv24fbd"></dd>
      1. <form id="vv24fbd"><legend id="vv24fbd"><option id="vv24fbd"></option></legend></form>
          <sub id="vv24fbd"></sub>
        1. <sub id="vv24fbd"><table id="vv24fbd"><small id="vv24fbd"></small></table></sub>
            百度 А√天堂网WWW,√天堂网最新版在线中文,BT天堂在线WWW资源种子 360 搜狗

            警告:本站明確包含ALDULT内容,未滿18嵗游客禁止觀看!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Warning: This site clearly contains ALDULT content, and visitors under the age of 18 are prohibited from viewing it! Favorite this site: Please use Ctrl+D to favo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