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vv24fbd"><sup id="vv24fbd"><code id="vv24fbd"></code></sup></form>

<tr id="vv24fbd"></tr>

<dd id="vv24fbd"></dd>
  • <form id="vv24fbd"><legend id="vv24fbd"><option id="vv24fbd"></option></legend></form>
      <sub id="vv24fbd"></sub>
    1. <sub id="vv24fbd"><table id="vv24fbd"><small id="vv24fbd"></small></table></sub>
        А√天堂网WWW,√天堂网最新版在线中文,BT天堂在线WWW资源种子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 博通小說網!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 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69熱掃碼二維碼下載

        藍天月亮 157萬字 935人讀過 連載

        出氣筒****** 嚶嚶嚶……

        喜極而泣啊!

        退朝二字,猶如久旱逢甘霖。大夏天,一盆涼水澆下,叫人渾身舒爽。

        “恭送陛下!”

        從天未亮,堅持到三更,這個朝議真的不一般,相當不一般。

        每個人都感覺膝蓋酸軟,仿佛腿已經不是自己的腿。

        倒下者,哀嚎者,哭哭啼啼者……不一而足。

        太不容易了!

        這個皇帝,太霸道了。

        想哭啊!

        想要嚎啕大哭!

        不過……

        哭之前,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有朝臣攔住凌長治的去路,就著燈籠,開始質問。

        “凌大人和平武侯,果然是舅甥情重。凌大人一心一意替平武侯石溫著想,他給了你什么好處?難不成石溫再次入朝堂,還能再次拜相,只手遮天嗎?”

        “諸位大人,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不覺著羞恥嗎?忽略本公子同平武侯的親戚關系,公正地看待眼下的局面,難道還有比石溫更合適對付劉章的人?”

        “凌大人休要狡辯。你分明是假公濟私,以權謀私。召石溫入朝,就是最大的敗筆,必定會造成禍事。”

        凌長治嗤笑一聲,“危言聳聽!諸位大人果真憂國憂民,何不主動請纓替陛下分憂,如此一來,陛下也不會采納本官的建議。”

        “凌長治,你休要猖狂!”

        “不知所謂。”

        凌長治拂袖離去,走得特別瀟灑,腳步如風。

        內心,卻怒火滔天,極為不爽。

        順利出宮,見到自家馬車。

        車門一開,妻子謝氏正坐在其中。

        凌長治當即展顏一笑,上了馬車,便詢問道“你怎么來了?”

        謝氏緊握住他的手,“不放心你,擔心有個萬一,干脆到宮門口守著。好歹宮里有個什么動靜,我也能第一時間知道。”

        凌長治看著外面排成長龍的馬車車隊,燈籠搖曳。

        他鄭重說道“下次別這樣了,我不放心。”

        謝氏心頭一驚,“還有下次?局勢真的有那么糟糕嗎?”

        凌長治重重點頭,“如果無法遏制劉章,局勢只會比現在糟糕十倍。眼下,劉章才剛剛露出野心,后面還有一連串的計劃。他絕不可能放著大好局面而不采取動靜。

        如今,他是人心所向,北地百姓同情他,擁護他,對朝廷諸多不滿,甚至有人已經公然叫囂要叛出朝廷。

        南地百姓,也有受到影響,個別地方出現支持劉章的聲音。總而言之,后面的情況,做最壞地打算吧!”

        謝氏憂心忡忡,“朝廷難道就沒有一點辦法嗎?”

        凌長治緩緩搖頭,“北軍新建,南軍要拱衛建州,確保南方地界不會被反賊蠶食。各地郡兵,就是一群擺設,面對真正的戰場,毫無還手之力。眼下,朝廷只顧得上南地,北地只能借助外人之手。”

        “你是說舅舅平武侯?”

        謝氏是一個聰慧的女子,她從凌長治的表情上猜到了真相。

        凌長治也不瞞她,“自始至終,我都堅持只有舅舅平武侯才能對付劉章。上一次,陛下沒有采納我的意見,致使徐公公身首異處,朝廷和陛下背負罵名,處境被動。這一次,陛下終于被我說動,已經決定召見舅舅入朝,詢問劉章一事。”

        謝氏很擔心,“陛下召舅舅平武侯入朝,定然有許多人反對。你身為舉薦人,豈非得罪了滿朝文武。”

        凌長治冷冷一笑,“我何曾懼過。我倒是想與光同塵,奈何這一屆朝臣著實令人失望。本公子不屑同流合污,只能一力改變局面。縱然和朝臣結下天大的仇怨,也不能改變本公子的決心。”

        謝氏微微一嘆氣,“你盡管做你想做的事情,其他方面有我盯著,出不了事。”

        “辛苦夫人!”

        “我們夫妻一體,這些都是我該做的。只是長峰,著實有些荒唐。我只能扣他的月例,卻擋不住他自己有私房錢。長峰那里,還是得你出面管教。”

        凌長治當即答應下來,“正好今晚無心睡眠,就將他打一頓吧!”

        ……

        凌長峰慘了!

        睡覺睡得香噴噴,被人從被窩里面抓起來,直接押到前堂。

        一看……

        是他大哥凌長治,滿嘴地謾罵,瞬間咽回了肚子里。

        他嘿嘿一笑,“大大大,大哥回來啦!真是可喜可賀!要不要我陪著大哥喝兩杯?”

        凌長治此刻猶如冷面煞神,“我才離開多長時間,怎么結巴呢?”

        凌長峰冒汗,心虛,“我剛才就是太緊張。”

        凌長治嗤笑一聲,“這些日子沒管教你,聽說你的小日子過得很滋潤。”

        “誰說的!到底是誰在大哥耳邊造謠生事。這些日子,我每天提心吊膽,寢食難安。而且我很聽大哥的話,一直都沒出門,絕對沒給家里惹麻煩。嘿嘿,大哥,我這次真的沒犯事,你可別聽有人胡說八道啊!”

        凌長峰緊張得雙腿打顫,他是真怕啊!

        凌長治似笑非笑,“聽聞你新納了幾個美妾?”

        凌長峰一臉弱弱地說道“我不就是,待在府里無聊,找幾個美妾打發一下時間。大哥,我這不算錯吧!我可沒出門招狗逗貓,更沒敗壞凌家的名聲。”

        凌長治臉色一沉,“你以為沒出門敗壞家族名聲,就可以了嗎?府中風氣,因你一人,鬧得烏煙瘴氣。若不給你一個教訓,你定會變本加厲。來人,取本官的皮鞭,今兒本官手癢,要親自教訓這個不成器的弟弟。”

        凌長峰嚇死了。

        他哭啊!

        打滾地哭!

        “大哥啊,我可是你親弟弟啊!你不能心頭不順,就打我出氣啊。我也老大不小了,孩子都一大把年紀,你老這么打我,我沒面子啊!”

        “想要面子?本官還以為你早就不要臉。本官現在執行家法,你是老實跪下來讓我打一頓,還是說……”

        “我給你打,給你打總行了吧!大哥啊,你可是我親大哥啊,下手的時候好歹輕一點,別把我打壞了。你要是打壞了我,母親定然會十分心疼的。”

        凌長治呵呵一笑!

        啪!

        皮鞭刺破空氣,抽打在凌長峰的背上。

        凌長峰嗷的一聲,直接往地上一趴,開始哭爹喊娘。

        “……我就是個沒人疼的孩子啊,我好慘啊……啊啊啊……”

        聽著親弟弟鬼叫鬼叫,凌長治越發惱火。

        皮鞭一下接著一下,準確無誤抽打在凌長峰的身上。

        雖然都是皮外傷,卻也足以讓凌長峰痛不欲生,至少要在床上躺個十天半月。

        燕云珮披著長袍,躲在門外偷看。

        下人抓凌長峰的時候,她就得到了消息,急匆匆趕到前堂,果然看見的了一出好戲。

        她雙眼放光,興奮得臉頰通紅,額頭冒汗。

        好!

        打得好!

        真希望每個月都能將凌長峰打一頓,叫他下不下了床,永遠出不了門。

        她現在最大的樂趣,就是看凌長峰挨打倒霉,絕對值得她狂歡慶賀。

        貼身丫鬟小聲提醒她“少奶奶,有人過來了。好像是少夫人身邊的嬤嬤。”

        一聽說謝氏身邊的嬤嬤來了,燕云珮咬咬唇,縱然不甘心,也果斷地轉身離去。

        她犯不著為了看戲,得罪謝氏。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這是她學會的生存智慧。

        也是確保自己不會被趕回弘農郡老家的底線。

        她要是敢在謝氏面前張狂,說不定明兒就被送上回弘農郡的船只,從此休想出門一步。

        ……

        凌長治累了!

        也爽了!

        打親弟弟,果然令人心情愉悅,身心舒暢。

        一頓打,這些日子積壓在心頭的怒火,全都發泄了出來。

        凌長治頗為滿意。

        凌長峰可就慘了,一臉哭兮兮,“大哥下手好狠啊!”

        凌長治掃了他一眼,不用說話,就讓凌長峰自覺閉上了嘴巴。

        嚶嚶嚶……

        凌長峰感覺自己,一定是后爹后娘養的。

        在京城,被大哥打。

        在老家,被父親打。

        來到建州,又被大哥打!

        他的命運,已經和挨打分不開了。

        啊啊啊……痛!

        本公子很痛,能不能下手輕一點。

        一個二個,手里頭沒半點輕重。

        氣煞人也!

        ()

        ap.兩兄弟****** ,

        世間怎會有如此荒誕怪異的夢?

        杜先生連連驚詫,總覺著燕守戰是在說夢話。

        “侯爺確定嗎?確定夢見了四姑娘身著龍袍?”

        燕守戰重重點頭,“如果僅僅只是夢見一次,本侯也不會在意。關鍵是,同樣一個夢,本侯竟然連續近半月夢到,本侯就不得不重視起來。

        那時候,云歌還小,本侯就沒聲張。現如今,本侯認為是時候讓先生知曉此事。請先生給本侯出出主意,接下來的路該怎么走?”

        杜先生額頭冒汗。

        六月天,熱得要死。

        又是站在城墻上,頂著熊熊烈日,要人命啊。

        他拿出水壺,喝了一口,斟酌著說道:“這個夢,老夫認為,順其自然就好!如果夢境中的事情真的發生,侯爺做得太多,說不定會適得其反。順其自然,總有水到渠成的一天。”

        燕守戰微微點頭,“本侯也認為順其自然最好!畢竟,目前為止,云歌并沒有顯露出任何這方面的可能性。”

        “老夫斗膽一問,侯爺是因為這個夢,才遲遲不肯立世子嗎?”

        “當然不是!現如今,本侯也是矛盾重重。如果這一次,果真有天意,本侯自會下定決心。”

        茫茫草原,當真有天意?

        “報!”

        “上來!”

        傳令兵疾步跑上城墻,“啟稟侯爺,夜不收找到了大公子的行蹤,就在百里之外,一日可歸。”

        “找到了?”杜先生都很驚奇,“大公子還活著嗎?”

        “活著!”

        杜先生猛地朝燕守戰看去。

        燕守戰哈哈大笑,“天意啊!天意如此!”

        杜先生一臉懵逼。

        大公子燕云權失蹤沒消息,是天意。

        大公子燕云權活著回來,又是天意?

        侯爺口中到底有多少天意?

        難道這年頭天意都能批發嗎?

        傳令兵退下。

        杜先生悄聲問燕守戰,“侯爺打算怎么做?”

        燕守戰笑了笑,“大郎平安歸來,可喜可賀!先休整,具體的事情之后再議。至于世子之位到底歸屬誰,,天意讓本侯繼續拖延下去,本侯自然不能違背天意。”

        天意還能這么解釋嗎?

        ……

        燕云權活著回來。

        身為舅舅的陳默然,長出一口氣。

        連日來一直高度緊繃的神經,在這一刻終于得到喘息。

        他無數次地想,燕云權要是死在了外面怎么辦?

        靠燕云海那個不成器的小子,可沒資格同燕云同競爭。

        陳氏兩子一女,唯有燕云權最有出息,又占據了長子身份。

        沒了燕云權,側夫人陳氏,已經陳氏家族都將敗落。

        好在,天不絕人!

        燕云權平安活著回來,謝天謝地。

        這一刻,陳默然都跪在了地上,喜極而泣啊!

        ……

        燕云同得知燕云權活著回來,笑了笑,說道:“他命夠大!這樣子都死不了!”

        小廝嘮叨:“公子何需懼他!”

        燕云同嗤笑一聲,“你哪只眼睛看見本公子懼他?過去,他是本公子的對手。如今,他已經不配做本公子的對手。多年的京城奢靡生活,已經消磨了他身上的武將戰魂!

        燕家以軍武起家,軍武才是根本。沒有軍武之魂的燕云權,了不起做個地方官,管管民生。打仗,他不行!不過他的命真夠大,竟然還能活著回來。看來他身邊有老馬識途的高人指點。”

        ……

        燕云權回歸,面黃肌瘦,吃了一頓,然后一口氣睡了三天三夜。

        他沒被烏恒兵馬殺死,反倒是差一點餓死在大草原上。

        最后,為了活命,只能下令殺戰馬充饑。

        茫茫草原,不辨方向,沒了戰馬,等于是將自己的性命放棄。

        靠雙腿,休想活著走出草原。

        一邊是饑餓馬上死,一邊是失去戰馬晚幾天死,怎么都是死!

        那時候,燕云權真的已經走到了絕路。

        哪里想到,天無絕人之路,竟然遇到潰敗的北軍將士。

        北軍將士老馬識途,硬生生帶著他們這支喪失戰斗力的殘兵,走出了草原。

        為此,付出了八成將士的性命作為代價。

        睡醒后,燕云權沉默地吃著飯菜。

        在草原上的日子,每一天都在饑餓邊緣徘徊,好幾次都餓出了幻覺。

        如今,滿桌美食,他卻吃得格外小心翼翼,生怕浪費一粒糧食。

        只有嘗過饑餓滋味的人,才明白糧食珍貴。

        傳令兵通知他,“侯爺請大公子到前往簽押房議事!請大公子現在立即出發,不可讓侯爺久等。”

        燕云權放下筷子,拿著手絹輕輕擦拭嘴角,漱了漱口,這才穿上戎裝,前往簽押房。

        簽押房內,人很多。

        幽州兵嗎數得上的將領都在。

        他一走進簽押房,屋里熱火朝天的氣氛,瞬間冷卻,仿佛被冰凍。

        唯有舅舅陳默然站起來,迎接他。

        “大公子平安歸來,可喜可賀!”

        燕云權沖舅舅陳默然微微頷首,上前行禮,拜見父親燕守戰。

        “屬下無能,未能完成侯爺交代的差事,請侯爺處置!”

        簽押房,當著眾人的面,燕守戰和幾個兒子,都是以上下官職相稱。

        燕守戰看著他,目光很冷,“貽誤軍機,你可知道,這是死罪?”

        “屬下知道!”燕云權微微躬身,一臉肅穆。

        所有人靜默,不發一言。

        燕守戰又說道:“不過,這一次你也算是情有可原。具體的情況,監軍都已經說了,非戰之罪,所以死罪可免!”

        “謝侯爺開恩!”

        “但是活罪不可免。”

        “屬下甘愿受罰,絕無怨言。”

        “甚好!對你的具體處置,晚些時候再說。今日,重新布置差事,所有人聽令……”

        一場軍務會議,足足開了三個時辰,將一群糙老爺們憋得要死要活。

        會議結束,將領們起身離去。

        陳默然想同燕云權說話,卻苦于沒有機會。

        會議結束,他也沒有理由繼續留在簽押房。只能以眼神示意燕云權,一會說話小心些。

        將領退去……

        簽押房內就只剩下廣寧侯燕守戰,謀士杜先生,以及燕云權燕云同兩兄弟。

        燕守戰靠坐在椅背上,渾身放松。

        手指微微曲起,輕輕敲擊著桌面。

        他沒作聲,渾身散發出來的氣勢,已經讓簽押房內的氣氛緊繃。

        每個人都感覺快要喘不過起來。

        “二郎,你認為本侯該如何懲治你大哥?”

        燕守戰突然出聲,開口就是要命題。

        燕云同不卑不亢,面無表情地說道:“此事全憑父親做主!”

        燕守戰似笑非笑,“如果本侯不懲治大郎,你服氣嗎?”

        燕云同低頭一笑,“兒子服氣!幽州兵馬,父親一言而決。無論父親做任何決定,兒子都會支持!”

        燕守戰嗤笑一聲,“話說得夠漂亮,可你做事,卻是陽奉陰違。本侯讓你不要和豫州兵馬起沖突,為何你不聽?大戰之際,竟然和豫州兵馬火拼,人家已經告狀告到本侯跟前,你怎么解釋?”

        燕云同無所畏懼,“豫州兵馬告狀,可有說明同兒子火拼的那群兵馬是誰的人?不瞞父親,同兒子火拼的那幫人,是石家大公子的人馬。

        膽敢當著兒子的面,羞辱大姐姐,不打他打誰。下次見了面,我還要打。打死一個是一個,趁機削弱石大公子的勢力,也算是幫大姐姐一點忙。”

        燕守戰先是怒目而視,緊接著大笑出聲,“不錯,你很有種,不愧是本侯的兒子。不過,你要謹記,不可主動挑起沖突矛盾。平武侯石溫也會教訓提點石大公子,下回你們碰面,就不是硬碰硬,而是得看誰技高一籌。”

        “兒子謹記父親教誨。”

        燕守戰又朝燕云權看去,“經過這次戰事,大郎有何想法?”

        其實,燕云權此刻有些迷茫。

        這一次差點死在草原上,給了他很大的觸動。

        “大郎沒話可說嗎?”

        見他遲遲不肯出聲,燕守戰又問了一句。

        燕云權深吸一口氣,微微低頭,“啟稟父親,兒子無能,讓父親面上蒙羞。兒子反省了許多,想法有些混亂,不知該從何說起。”

        燕守戰敲擊著桌面,“你有沒有想過,或許你并不適合統兵?”

        杜先生內心詫異,面上卻不動如山。

        燕云同也很穩,眉眼都沒動一下。

        燕云權神情有些茫然,“兒子不知道!兒子現在沒辦法回答這個問題。”

        燕守戰略有失望,但也理解,“你回去后好好想一想,到底要不要繼續統兵作戰。本侯可以確定地告訴你,未來數年,戰事不斷,而且會越打越艱苦。

        你如果要繼續統兵,就必須上戰場作戰。燕家兒郎,決不能躲在后方享福。不在戰場上磨礪自己,就沒資格繼承燕家的家業,也擔不起重任!”

        燕云權張口結舌,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燕云同突然開口問道:“父親看看兒子,我能擔起燕家的重任嗎?”

        膽子夠大的,都敢主動問起此事。

        燕守戰似笑非笑。

        其他兒子,可沒燕云同這份膽量,敢直接問自己能不能繼承家業。

        他挑眉,反問道:“你認為自己有能力擔起燕家重擔嗎?”

        燕云同琢磨了一下,“再給兒子兩年時間歷練,兒子肯定能擔起燕家重擔。”

        夠自信!

        燕守戰哈哈大笑。

        杜先生和燕云權皆屏住呼吸,等待下文!



        最新章節:第214章 解決戰斗

        更新時間:2022-04-13 14:17:29

        玄幻奇幻相關閱讀 More+

        色豬軟件的新域名

        九風龍族

        大膽國模顯示生殖

        淤泥

        韓漫網在線觀看免費

        迦葉波

        子子影視

        清玨兒

        新加坡聯合早報網即時

        被遺忘的國度

        快貓記錄生活記錄我們

        大夢仙人

        <form id="vv24fbd"><sup id="vv24fbd"><code id="vv24fbd"></code></sup></form>

        <tr id="vv24fbd"></tr>

        <dd id="vv24fbd"></dd>
      1. <form id="vv24fbd"><legend id="vv24fbd"><option id="vv24fbd"></option></legend></form>
          <sub id="vv24fbd"></sub>
        1. <sub id="vv24fbd"><table id="vv24fbd"><small id="vv24fbd"></small></table></sub>
            百度 А√天堂网WWW,√天堂网最新版在线中文,BT天堂在线WWW资源种子 360 搜狗

            警告:本站明確包含ALDULT内容,未滿18嵗游客禁止觀看!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Warning: This site clearly contains ALDULT content, and visitors under the age of 18 are prohibited from viewing it! Favorite this site: Please use Ctrl+D to favo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