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vv24fbd"><sup id="vv24fbd"><code id="vv24fbd"></code></sup></form>

<tr id="vv24fbd"></tr>

<dd id="vv24fbd"></dd>
  • <form id="vv24fbd"><legend id="vv24fbd"><option id="vv24fbd"></option></legend></form>
      <sub id="vv24fbd"></sub>
    1. <sub id="vv24fbd"><table id="vv24fbd"><small id="vv24fbd"></small></table></sub>
        А√天堂网WWW,√天堂网最新版在线中文,BT天堂在线WWW资源种子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 博通小說網!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 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公園之夜閱讀

        非遠靜 304萬字 27人讀過 連載

        見到族長****** 納蘭部族。

        由于歐陽清織抓了一只大肚鬼王,整個納蘭部族都轟動了。

        雖然納蘭冰兒一直感覺歐陽清織長得不如自己漂亮,心里也一直不待見歐陽清織,可看到歐陽清織拴著大肚鬼王回到部族之后,心里還是起了一絲波瀾。

        這其中最為興奮的當屬納蘭冷了。

        納蘭冷整日圍著大肚鬼王轉悠,天天用各種方法折磨大肚鬼王,甚至想將大肚鬼王訓為已用。

        而這段時間,歐陽清織也難得在納蘭部族待了下來,琢磨著是不是該去三途河以南找找劉浪了。

        這一日,納蘭部族卻突然來了兩個陌生人。

        這兩個陌生人身高近兩米,長得極其魁梧,而且身后還背著厚重的大砍刀,滿臉橫肉,看起來異常兇神惡煞。

        納蘭部族的其它人看到這兩個人,都是狐疑不定。

        可納蘭部族的族長納蘭尚德卻是滿臉堆笑,點頭哈腰一直引著兩個陌生人進了自己族長的房間。

        雖然其余納蘭部族的族人不認識這兩個陌生人,但看到自己的族人對人家禮貌不已,倒也沒有懷疑。

        而納蘭尚德跟兩個陌生人一談,就是大半天。

        這半天里,誰也不知道他們之間談了些什么。

        可不知為何,在他們談完之后,納蘭尚德卻直接叫了部族里幾個漂亮的女人來到了自己的房間。

        那幾個女人進了納蘭尚德的房間之后,就再也沒有出現過。

        雖然整個納蘭部族的人非常好奇,但卻沒有人質疑自己的族長。

        在他們的心里,納蘭尚德是不會害自己族人的。

        ……

        翼鼠山。

        劉浪得到了自己想知道的一切后,毫不留手的將鬼隱殺了,然后用閻浮兜率圖將所有天罡衛的尸體都收了起來。

        劉浪本來以為殺掉天罡衛這幫人之后就可以高枕無憂了,可他卻從鬼隱的嘴里得到了一個驚人的消息。

        這個消息不但關系著整個陰冥之地的安危,而且極有可能成為自己可以利用的最大依仗。

        劉浪再次找到靈鼠一族的時候,整個靈鼠一族幸存下來的人已將劉浪敬若神明,看到劉浪之后一個個頂禮膜拜,叩拜不止。

        劉浪只是微笑,坦然受之。

        這些靈鼠一族全部驚嚇過度,藏匿在地洞里。

        劉浪環顧了一圈,卻沒有看到花生,不禁遲疑地問道:“跟我一起來的那個小和尚呢?”

        有人連忙答道:“哦,恩公,小師父已經被族長叫去了,而族長發話了,說一旦您來了就讓我們帶您去見他。”

        “你們的族長?”

        劉浪一愣:“他出現了?”

        在此之前,無論天罡衛的人怎么逼問,靈鼠一族的族長就像是消失了一般,根本不露面。

        沒想到天罡衛的人一死,這個族長就出現了。

        劉浪不禁無奈地搖了搖頭,在心中暗嘆了一句:“果然是靈鼠一族啊,完全繼承了老鼠膽小怕事的天性。”

        一直被靈鼠族人引到了最里面的一個地洞之中,劉浪終于看到了他們所謂的族長。

        跟想象中不太一樣,這個族長竟然長著老鼠的腦袋,而四肢卻跟人一樣是半人半妖的狀態。

        在族長的身邊,花生盤膝閉目,坐在一塊紅色的石頭上,正陷入了修煉之中。

        族長一看到劉浪進來,連忙起身,連連拱手道:“恩公,老朽失禮,失禮了啊!”

        一開口,聲音卻是蒼老無比。

        劉浪也連忙回禮道:“劉浪拜見族長。”

        族長咧開嘴笑了笑,卻是有些羞愧道:“恩公,想來老朽一直沒有露面,恩公一定以為老朽是個貪生怕死之輩吧?”

        劉浪忙擺了擺手:“沒有,相信老族長定然有什么難言之隱。”

        “咳咳,恩公大恩,老朽無以為報。”

        族長嘆了一口氣,顯得有些頹廢:“恩公,如果不棄,能否跟老朽坐下詳談?”

        在山洞里有一張石桌,石桌旁邊有四張石凳。

        劉浪來見靈鼠一族的族長自然是對鬼隱所說的那個東西感興趣。

        如果能得到那個東西,那整個昆侖界就相當于自己的手中之物,再也不用擔心被陰冥之地的人趁虛而入了。

        劉浪點了點頭:“恭敬不如從命。”

        老族長大喜。

        在交談中,劉浪也沒問老族長的姓名,只是一直聆聽。

        說到最后,老族長終于說到了關鍵,顫巍巍將手里拄的拐杖擺在了石桌之上,“恩公,老朽一直躲藏著不敢露面,就是為了保護這個東西。如果這個東西一旦被陰冥之地得去,那陰冥的江山就會更加穩固,而我們的機會就會少更多了。”

        劉浪低頭看著石桌上的拐杖,不禁皺了皺眉頭,心中暗道:“難道鬼隱說的東西就在這個拐杖之中?”

        微微點了點頭,劉浪反問道:“老族長,您知道我的身份了?”

        “咳咳,當然知道了,曾經陰冥劉氏的少主啊。”

        老族長說得很誠懇,一臉熱切地盯著劉浪道:“恩公,這個東西是我們靈鼠一族來到萬鬼森林以后,祖先留下來的東西。甚至祖訓中有訓誡,如果有一天我們靈鼠一族遭受滅頂之災,而能解救我們靈鼠一族于危難之中的那個人就是我們的恩公,這個東西自然要交到恩公的手里。我們靈鼠一族并發誓要追隨恩公左右,不離不棄。”

        劉浪聞言,卻是遲疑道:“究竟是什么東西?之前我從天罡衛那個首領的嘴里得到一些訊息,可并不全,似乎這個東西可以決定陰冥之地的安危?”

        劉浪的確想不通區區一個靈鼠一族有什么東西能決定陰冥之地的安危。

        老族長干笑一聲,那張鼠臉上更是掛起了一絲高深莫測的微笑。

        回頭看了花生一眼,老族人眼中閃過一絲柔和,慢慢站了起來:“恩公,請隨我來。”

        說著,走到地洞靠里的墻角,然后拿起手里的拐杖,猛然間對著墻壁重重扣動了三下。

        開始時并沒有什么異樣。

        可很快,那根拐杖竟然發出咔嚓咔嚓的聲音,仿佛變成了一條蛇一般,慢慢鉆進了山洞之中。

        看到這一幕,劉浪頓時吃驚不已:“難道這個拐杖里沒有藏著寶貝,而是一個類似鑰匙般的東西不成?”懲過罰惡****** 逃走?趙景云得到消息后,冷笑不已。

        他給乞丐蓋了房子,安頓了家,還劃分了田地。這些玩意居然還不領情?

        行,不領情好辦!他有的是辦法讓這些人老實起來。

        “王爺,謝禎在外面求見。”水白興致勃勃進來稟報。呵呵,爺為了謝禎,親自跑鎮子上找他,而且爺也遵守承諾,沒有直接殺了薛想容那女人,謝禎還嘰嘰歪歪,一副爺對不起他的模樣。更氣人的是,還眼瞎去找薛想容,想學小情侶一套去私奔。出事了,又回頭來找爺,當王爺好欺負呀?他也不想想王爺是什么身份,他又是什么身份。

        “不用搭理他。”果然,趙景云臉色沉下來。

        水白興沖沖出去,板著臉趕謝禎離開。

        謝禎穿著一襲月白色直裰衫子,嘴角勾起,沒有離開。水白趕他,他也不搭理。

        水白被他氣得直接卷起袖子就想上前干架,土狼一把拉住他,“又不是自己人,用不著你出手教訓。”

        這句話的殺傷力有點兒大,謝禎的臉色立刻暗淡了幾分,曾幾何他們一直在一起習武,親密無間過,如今竟然成了陌生人。

        水白斜睨看了他一眼后,翻了一個白眼,直接進了院子。

        謝禎孤單單地站在王府門口,顯得十分落寞。

        謝珊和一群姑娘跟在林清淺后面,剛從練武場回來。小姑娘們看到謝禎可憐的模樣,說笑聲立刻停止了。

        平陽城就那么點兒大,謝禎和薛想容那點兒破事,大家早就聽說了。很多小姑娘都沒有想到,風流成性的謝禎還是個癡情種子,他居然一直偷偷喜歡薛想容。可惜薛想容瘋了,差點兒要了他的命。唉,如果不是林姑娘醫術高超,謝禎估計已經應了那句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閨中女孩對愛情都充滿了幻想,以前的謝禎,全城的人根本沒有人喜歡他。不過自從知道他癡戀薛想容后,不少小姑娘反而看他順眼了幾分。

        謝珊又氣又難過,謝禎的頹唐,她看在眼中。作為堂妹,她希望謝禎能振作起來,可謝禎和她私下的關系也沒有那么親密,她根本無法安慰謝禎。

        一群人之中,林清淺的神色最正常。她看到謝禎,腳步停都沒有停,臉上更無其他表情,嘴角一直彎彎的,似乎并沒有看到前面還有個人。

        眾位小姑娘見狀,顧不上唏噓,連忙加快腳步跟上她。

        一群人就這樣風風火火從謝禎身邊過去了。

        謝珊則停下腳步,“二哥,你也知道王爺的性子。他給過你機會,你當初放棄,王爺斷然不會再給你任何機會。”

        謝禎沉默不語。

        他追隨趙景云多年,何嘗不知道趙景云的性子。一日不忠,終身不會再用。他雖然沒有直接背叛趙景云,但他選擇了薛想容,在趙景云眼中,他已經成了一個背叛者。

        可他不死心,如果說薛想容是他的心魔,那么追隨趙景云就是他作為一個男人的夢想。

        心魔破了,他不想自己的夢想也跟著碎了,那樣,他會成為一個行尸走肉,活著還有什么意思?

        謝珊看他臉色蒼白得點兒血色也沒有,心里更難受了,她苦苦哀求,“二哥,你身體剛有些好轉,還是回去吧。”

        謝禎看也不看她,目光還依舊直直地盯著大門。

        謝珊沒辦法,一跺腳,只好自己先離開了。

        謝禎這一站就是兩天兩夜,村民們不知道發生什么事,都覺得新鮮。

        這人鐵打的不成,怎么一站就是好兩天,飯也不吃,覺也不睡,別不是傻了。

        趙景云兩天內時常出入家門和林家,他自然是看到了謝禎的固執。不過,那又如何,他根本不看謝禎一眼。

        謝祺和謝祎聞訊而來,上前拉謝禎回去,謝禎冷冷看了他們一眼后,身體直直地往后倒下了。

        謝祺和謝祎手疾眼快,立刻上前接住了他。

        謝禎此時已經徹底昏迷過去了。

        昏迷要不了人命,謝祺和謝祎也沒有那個臉去找林清淺,只能讓照顧謝禎的府醫把脈開藥。好一陣折騰后,謝禎才幽幽地睜開了眼睛。

        “王爺不是沒給你機會,是你自己放棄。你如今又何必走回頭路?你以為自己折騰自己,王爺就會原諒你,然后重新接納你。你做夢吧!”謝祺氣到極點,直接開罵,“王爺是什么樣性子,你能不知?你這樣折騰,不但丟的是自己臉面,而且還丟了整個謝家的顏面。”

        謝禎眼睛發直,直愣愣看著上面的蚊帳,一聲不響。

        “二哥,算了吧。”謝祎也勸他。“謝家也需要一個守家的人”

        面對謝禎死魚眼,謝祎忽然說不下去了。

        作為弟兄,他哪里不知道謝禎的夢想,謝家誰都可以守家,不參軍保家衛國,唯獨謝禎做不到。謝禎天生就是不受約束的人。

        “王爺,所有的人全都抓住送來了。”木青辦了差事回來。

        趙景云笑瞇瞇和林清淺吃瓜果。

        “送去開荒,每個人不開足五十畝,別想離開。每日兩頓飯。”趙景云發話。“開荒以后,再去挖河。”

        林清淺給他豎起一個大拇指,高招!夠狠!

        沒有機械的情況下,開荒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挖河更是苦力活,挖出的泥土是要挑出去的。有的人挖河,都能累得吐血。

        這群懶漢只想不勞而獲,這一次算是吃盡苦頭了。

        秋季是個豐收的季節,村外田里的稻子已經變成金黃一片,今年他們按照林清淺教的方法,用上了林家出的農家肥。

        聽說肥料中,用上了王爺特意找來的好東西,沒看到嘛,田里的稻穗比哪一年都長得好。

        村里在林家上工的人多,大家就下工后直接跑去開荒。林姑娘良善,一個月還給大家歇息四天,歇工的時候,也是一家人齊上陣去開荒。

        懶漢被迫開荒,成了笑話。村民們路過的時候,沒事就譏諷幾句。可不,這些人是真傻,只要不偷懶,隨便開幾畝荒地,以后也算有個家,比乞討好多了。

        現在倒好,活沒少干,地還不是自己的。在村民眼中,這群人不就成了傻子。

        “秋收是個大問題呀。”林清淺放下筆伸了一個懶腰。

        趙景云過去,輕輕給她揉捏起肩膀來。

        “我畫幾張圖,你看能不能找人給做出來。”林清淺笑瞇瞇地說,“要是能做出來,整個秋收會請便許多。”

        “好。”趙景云的眼睛亮起來。

        林清淺用紙包起一塊石墨,在一張厚實的紙上畫了幾個形狀怪異的工具。

        “這種叫板車,板車很簡單,和我們做的車有點兒像,不過人力可以拉。這種形狀的叫自行車,車輪少差一些,不耐磨,可以釘上厚實的牛皮。兩邊用橫桿,也可以運糧食。這種叫打谷機,看到沒有,這種就是倒過來的自行車,轱轆上加上鐵釘或者貼片,而這種則是一邊干活,一邊腳踩的打谷機。”林清淺一轉眼畫了好幾種工具車。

        “媳婦,你太厲害了。比工部的人厲害得多了。”趙景云看明白圖紙以后,激動得抱著林清淺就親了好幾口。

        林清淺只是笑,也不解釋。這些東西可不是她發明創造出來的,她不是理科生,創造工具并不是她的強項。這些都是她在現代參觀農博館看到的。人民的智慧才是無窮的。

        趙景云拿了圖紙,看了又看,工具不難做,難的是找耐磨的毛皮。車輪上需要包裹耐磨的毛皮,零件之間的銜接也需要皮帶。南詔那邊或許能找一些,再就是北地那邊毛皮也比較多。

        林清淺給了圖紙之后,她就徹底不管了。

        趙景云立刻吩咐下去,找人收購毛皮,并將圖紙交給了制造工具的能工巧匠手中。

        這些匠人并不是工部的人,是屬于他趙景云私人招募而來的人。

        就在眾人忙著準備秋收之際,在床上躺了四五日的謝禎又站到了趙景云和林清淺面前。

        “偷雞摸狗者眾多,這些人也可以抓來開荒。”他第一次主動開口。

        趙景云腳步停都沒停,他拉著林清淺直接往林家走去。

        “我已經徹底放下。”謝禎第二句話。

        趙景云還是沒有搭理他。

        “從今日開始,我這條命就是王妃的。”

        “我要你命干什么?”林清淺對他嗤之以鼻,“說實在話,對你這種眼瞎的人,我向來看不上眼。”

        “我會以命護王妃。”謝禎堅持不懈。

        林清淺送他呵呵兩個字,真當她是傻子!

        趙景云臉色更冷,“你覺得在本王面前耍小聰明,就能騙過本王?本王在你心中就是這么蠢?”

        謝禎頓時不說話。

        這時候,霍久岑迎面走來。

        當他看到謝禎也在的時候,腳步頓了一下,然后笑著走過去。“見過王爺王妃。”

        “霍久岑,我找你有事。”林清淺笑瞇瞇地看著他,“我手頭有筆生意想和你合作,不知你有沒有興趣?”

        做生意是霍久岑的強項,一聽有生意合作,他臉上不禁多了幾分笑容,“多謝王妃提攜。”

        “提攜?你想多了。王妃不過是看到你,猜想到要和你合作而已。”趙景云板著臉在邊上插話。他還沒有忘記霍久岑對林清淺賊心不死。



        最新章節:第395章 回天火城2

        更新時間:2022-04-13 10:21:56

        歷史軍事相關閱讀 More+

        爽爽影院最新軟件下載

        虛空漫步者

        快狐官網線上

        敬仰之名

        新版貓咪視頻下載

        冷煙灰

        嘎嘎影視ios手機版下載

        坐在東門吹牛逼

        那好吧封了嗎2020

        遇見封塵

        閨蜜幸福久久說說

        冷官刺候

        <form id="vv24fbd"><sup id="vv24fbd"><code id="vv24fbd"></code></sup></form>

        <tr id="vv24fbd"></tr>

        <dd id="vv24fbd"></dd>
      1. <form id="vv24fbd"><legend id="vv24fbd"><option id="vv24fbd"></option></legend></form>
          <sub id="vv24fbd"></sub>
        1. <sub id="vv24fbd"><table id="vv24fbd"><small id="vv24fbd"></small></table></sub>
            百度 А√天堂网WWW,√天堂网最新版在线中文,BT天堂在线WWW资源种子 360 搜狗

            警告:本站明確包含ALDULT内容,未滿18嵗游客禁止觀看!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Warning: This site clearly contains ALDULT content, and visitors under the age of 18 are prohibited from viewing it! Favorite this site: Please use Ctrl+D to favo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