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vv24fbd"><sup id="vv24fbd"><code id="vv24fbd"></code></sup></form>

<tr id="vv24fbd"></tr>

<dd id="vv24fbd"></dd>
  • <form id="vv24fbd"><legend id="vv24fbd"><option id="vv24fbd"></option></legend></form>
      <sub id="vv24fbd"></sub>
    1. <sub id="vv24fbd"><table id="vv24fbd"><small id="vv24fbd"></small></table></sub>
        А√天堂网WWW,√天堂网最新版在线中文,BT天堂在线WWW资源种子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 博通小说网!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天噜啦tianlula663

        空空道人 122万字 3人读过 连载

        帮忙?****** ,

        “苑儿来京城不久,对各府中人皆不熟悉,刚才还认错两个……”

        “真真是丢人。”

        “唉!”

        宋青苑轻轻一叹,无奈的摇头。

        “苑儿想,尹家久居京城,夫人又时常参加宴会,会与各府夫人相熟。”

        “早晨的时候,苑儿还想请夫人过来,帮忙待客。”

        “只是怕劳烦了夫人,未曾敢开口。”

        “锦宁县主说的哪话!”听罢,尹夫人嗔笑。

        “也是妾身想的少,忘记了锦宁县主不是京城人士。”

        “要不然,早该派下人去过来询问一番才对。”

        “以后若是有事,县主尽管开口,咱们邻里住着,本该相帮才是。”

        “谢过夫人!”

        “有一善邻,是苑儿的荣幸。”

        宋青苑身子微微一拂。

        “一会儿还要麻烦尹夫人,帮着认认客。”

        “这有何难!”

        尹夫人痛快应下,转头便吩咐两位庶女,带着丫鬟先行进去。

        而是把她嫡出的尹伊柔,留了下来。

        按尹夫人的意思,宋青苑风头正劲,她自是希望自家闺女,能与其打好关系,以后或许多条人脉。

        可尹夫人未曾料到的是,这一切都在宋青苑的算计之中。

        “尹姑娘……”

        宋青苑眉目含笑,眼眸流转之间,丝毫看不出有任何芥蒂。

        可尹伊柔,也并非心思单纯之辈。

        见宋青苑如此,立刻俯身道,“那日下人伺候不周,惹恼了县主,还请县主见谅。”

        “嗯?”

        “这是怎么回事?”

        尹夫人诧异,在一旁接话。

        她知道自家的女儿,邀请了锦宁县主过去小坐。

        可是她从未听说,两人之间还出了这码事。

        这也是她慈母之心,未曾在自家女儿身边安插眼线。

        “不过些许小事,早已过去,不值一提。”

        宋青苑大度的摆摆手。

        看着一脸疑惑的尹夫人,简单的解释道,“不过是那日,尹姑娘身边的丫鬟,错把大红袍上成了铁观音。”

        “夫人也知,苑儿出身乡下,险些没喝出来,闹了笑话。”

        宋青苑说着,看了尹伊柔一眼,便收回目光。

        装似无意的道,“这若是传了出去,我这圣上亲封的锦宁县主,竟然连小小的茶水也喝不出。”

        “岂不是丢了脸面!”

        闻言,尹夫人呼吸一滞。

        她们这些贵夫人,最在乎的是什么?

        是颜面!

        锦宁县主初得圣恩,以平民之身进封县主,更要在乎一言一行。

        若是这时候闹出笑话,不但锦宁县主脸上无光,就是当今圣上的颜面,只怕也不好看。

        想到这层,尹夫人眼睛一横,凌厉的看着尹伊柔,狠狠一剜。

        接着转回头,对着宋青苑弯身施礼,歉意的道,“妾身代伊柔,向锦宁县主赔罪。”

        “此事是伊柔管教不严,待等回府,妾身必定把那伺候不周的丫鬟,严加处置,给锦宁县主一个交代。”

        尹夫人此时也很心塞,她的女儿一向乖巧懂事,未曾让她操心。

        可不曾想,面对锦宁县主之时,却出了这么大的纰漏。

        最重要的是,事后连一句也未曾对她言语。

        若不是今日前来道贺,尹伊柔当着她的面,向宋青苑赔礼,她还不知有这码事。

        “夫人无需如此!”

        宋青苑摇摇头,连忙伸手扶住尹夫人。

        “不过下人马虎大意,产生的小小误会,苑儿早已不放在心上。”

        “若是真生了气,又岂会送帖子,邀请夫人及尹姑娘前来。”

        “还是锦宁县主深明大义,心怀坦荡!”

        尹夫人顺势下坡。

        “莫因这点小误会,让咱们两府之间产生隔阂。”

        “伊柔,以后定要向锦宁县主多学习学习。”

        “这无论是在家做女儿,还是出外为人媳,都要学会大气,以善意待人,你可知晓?”

        “女儿谨遵母亲教诲!”

        尹伊柔乖巧的应着,又对宋青苑施以一礼,“多谢锦宁县主宽宏大量!”

        “不碍事!”

        宋青苑大度的摇头。

        “尹姑娘与我年纪相仿,以后还要多来往才是。”

        “改日由我下帖子,邀尹姑娘前来做客可好?”

        “好!”

        尹伊柔抬头,俩人相视一笑,大有一种一笑泯恩仇的意思。

        可两人笑容里,却又各有不同。

        说话的功夫,又有官宦夫人到来。

        尹母自知理亏,连忙热情的帮宋青苑介绍。

        “这个是刑部尚书的夫人——邢夫人!”

        巧了!

        掌管刑部的大人,竟也姓刑。

        “见过邢夫人!”

        “见过锦宁县主!”

        几人打过招呼,便又由下人领着,进了宋府。

        在尹夫人和尹伊柔的陪同下,宋青苑又接连招待了几波客人。

        这时,带着秦字标记的马车,终于出现在了宋府门口。

        不止一辆,而是两辆。

        “是秦家来人了……”

        尹夫人的眼里露出真切的笑意。

        京城大户人家的马车,都有自家的标志。

        像他们尹家的马车,就是挂着尹字牌。

        至于二皇子,三皇子,倒是不必挂牌。

        单单三皇子那华丽的马车,又有谁会辨识不出。

        而秦家同样,挂着秦字。

        不知道秦家这次,来的都有谁?

        尹夫人暗暗的想着,抬头张望。

        待马车停下后,便领着尹伊柔,同宋青苑一起上前招呼。

        “这位是秦尚书之妻秦夫人。”

        尹夫人热情的帮忙介绍。

        “这位秦公子,和锦宁县主的两位兄弟,一同在国子监入读,想必锦宁县主已经认识。”

        “至于这位……是秦家小姐,秦羿的妹妹秦蕙兰。”

        原来这次秦家来了三人,分别是秦夫人,秦羿,以及要了宋青苑墨宝的秦蕙兰。

        “见过锦宁县主!”

        “秦夫人,秦公子,秦小姐。”

        宋青苑打着招呼。

        一抬眼,便看见一双眼睛,目光灼灼的看向她,正是崇拜着她的秦蕙兰。

        宋青苑轻笑,她可是特意给秦蕙兰下帖子,邀她来此的。

        果然,这人没辜负她的希望,真的来了。

        宋青苑笑意加深,脚步一动,走上前去,亲切的拉住秦蕙兰的手。

        热情的道,“你我年龄相仿,就不要一口一个锦宁县主,一口一个秦小姐的互相称呼。”

        “不如你叫我苑儿,我称你蕙兰如何?”吓唬?****** ,

        “锦秀阁!”

        宋青苑答着。

        她想,隔壁既和尹家是邻居,想必尹伊柔也曾去做过客。

        果然,听了她的回答,尹伊柔“哦”了一声道,“原来是住了锦绣阁。”

        “锦绣阁内的风景也不错,尤其是那株梅花树,可有些年头了。”

        尹伊柔说着,似是陷入回忆。

        “那座锦绣阁,本是林家四小姐在那居住。”

        “因为年龄相仿,我与她到是时常接触。”

        “一到梅花开放的季节,她便做了梅饼,赠予我品尝。”

        “现在想想……”

        尹伊柔哀叹一声。

        “只觉物是人非,林四小姐,竟已香消玉殒。”

        尹伊柔哀婉的摇头,声音哽咽着道,“每当梅花开放季节,我被香气所吸引,朝那座小院望去。”

        “总觉得林四小姐还在,就在那座小院里,从未离去。”

        就在那住小院里,从未离去?

        我X!

        什么鬼!

        宋青苑一脸懵。

        暗暗揣测,尹伊柔是想告诉她,那座院子,闹……鬼……吗……

        吓唬她,还是另有说法。

        宋青苑一时之间,也确定不了尹伊柔的意思。

        “对不住!”

        尹伊柔拿出绣帕,轻轻擦拭了眼角,那两滴晶莹的泪珠。

        愧疚的看着宋青苑道,“伊柔小时,常与林四小姐来往。”

        “如今,听说锦宁县主住在锦绣阁,便一时伤感,难以自抑,还请县主见谅!”

        “无妨!”

        宋青苑正了正身子,沉声道,“睹物思人,乃人之常情。”

        “尹小姐乍听锦绣阁的消息,一时之间沉于思念,可以理解。”

        “只是据我所知,那位前吏部侍郎,虽因贪墨犯了事,被抄了家,可女眷却并未斩杀吧?”

        “那位林四小姐,又怎么会……没了?”

        宋青苑心中产生疑惑。

        “是未斩杀。”

        尹伊柔说着,脸上带出一抹惆怅。

        “也不知那位林四小姐,到底是幸还是不幸!”

        “林大人贪赃枉法犯了事,被斩首示众。”

        “林家的家眷也是斩的斩,卖的卖,坐牢的坐牢。”

        “仅仅一夜之间,风光的侍郎府便已落败。”

        尹伊柔唏嘘不已,解释道,“那位林四小姐,在林家落败之前便已身亡。”

        尹伊柔说着陷入回忆。

        “林四小姐活泼开朗,特别爱笑,嘴又甜,十分招人喜欢。”

        “后来不知怎的,就被人害了,事情还一度闹到官府,由刑部派人彻查。”

        说着,尹伊柔笑了笑。

        “好在咱们大齐朝的官员都是干吏,没用多久,便找出了真相,为林四小姐讨回了公道。”

        “那个林四小姐是在哪里出事的?”

        宋青苑突然问道。

        如果是在锦绣园,哪怕她心里不害怕,也会觉得别扭,不适。

        呃……

        尹伊柔一愣,没想到宋青苑会这么问。

        摇了摇头,“可能是在宅子里,也可能是在外面。”

        “发生了这种事,我吓坏了,也没敢多问。”

        “我们府邸里,已被爹娘下了禁口令,不许谈论林府之事。”

        “毕竟那个时候,爹爹与林大人同朝为官。”

        “若是……传出瞎话,总是不好。”

        宋青苑点头,“确实如此,祸从口出。”

        尹伊柔的父亲,和那位林大人同朝为官。

        若是因为下人几句议论,坏了俩人之间的关系,到是不妙了。

        不过,听尹伊柔这么说,宋青苑到是觉得,那位大理寺少卿和其夫人,也算是个明白人。

        只是……问题又回来了。

        这位尹小姐无缘无故的,提起那位林四小姐,究竟是无心,还是有意。

        没等宋青苑想明白,这时负责沏茶的丫鬟,已经把砌好的茶水端了上来。

        尹伊柔连忙起身,接过茶壶,把宋青苑身前的杯子倒满。

        “这是爹爹新得的大红袍,锦宁县主尝尝,味道可还正?”

        宋青苑瞥了一眼,便伸手接过。

        食指,拇指捏杯沿,中指托环底,用杯盖拂去茶末子,叶片沉浮,茶香氤氲,轻呷一口。

        红唇轻启,“大红袍外形呈弯条形,色泽乌褐或带墨绿、带沙绿、带青褐等。”

        “汤色橙黄至金黄,清澈明亮,香气似水蜜桃香、兰花香、桂花香、乳香……”

        “味道甘爽醇厚,叶底软亮。”

        “冲泡之后更是香气馥郁,且香气持久,受到不少爱茶人士的追捧。”

        宋青苑说到这里声音顿。

        “此茶虽也香气浓郁,还带有兰花香。”

        “然而就外观而言,大红袍干茶条索紧结,且优质大红袍还附带白霜。”

        “此茶却茶条卷曲,肥壮圆结,沉重匀整,色泽砂绿。”

        “从汤色来看,大红袍新茶汤色橙黄明亮、隔年的大红袍发红。”

        “此茶冲泡后的汤色,是偏浅绿色的,所以……”

        宋青苑清秀的眉眼一抬,“若我没看错,此茶当不是大红袍,而是铁观音。”

        此言一出,室内呈现一瞬间的寂静。

        几个呼吸后,尹伊柔柔和的眉眼中带出浅浅笑意,持起茶壶为自己倒满一杯。

        低头一看歉意的道,“锦宁县主说的不错,此茶并非大红袍,而是铁观音。”

        “翠珠!”

        尹伊柔眉头拧起,呵斥道,“不是叫你泡大红袍来招待贵客,怎会拿来了铁观音。”

        众所周知,大红袍与铁观音皆属乌龙茶。

        然大红袍的价格,却在铁观音之上。

        若是招待贵客,当拿最好的茶。

        “小姐,是奴婢的错!”

        一个丫鬟打扮的人,连忙上前了两步。

        低下头解释道,“咱们院里的大红袍刚好喝完,奴婢还未来得及去公中领。”

        “又怕贵客久等,所以便先拿来了这铁观音。”

        “对不住,对不住小姐!”

        “奴婢这就去领,这就去领……”

        丫鬟说着,便慌慌张张的跑了出去。

        尹伊柔看了一眼,收回目光。

        歉意的道,“下人马虎,怠慢了锦宁县主,还请县主见谅!”

        “无妨!”

        宋青苑摇摇头,不甚在意。

        “我不爱茶,无论是大红袍还是铁观音,对我来说,都和这开水一样,只做解渴之用。”

        “不过……”

        宋青苑清澈的目光看了过来,似笑非笑……



        最新章节:第650章 达到六重

        更新时间:2022-09-29 23:45:35

        仙侠武侠相关阅读 More+

        花秀神器苹果

        厌鱼

        一夜成欢免费阅读

        旧梦归人

        不要vip的爽爽影院

        小生水蓝色

        她父亲吃她奶

        舟水连依

        四虎影音自动跳转

        以海

        一道本二区不卡

        玄殇冰

        <form id="vv24fbd"><sup id="vv24fbd"><code id="vv24fbd"></code></sup></form>

        <tr id="vv24fbd"></tr>

        <dd id="vv24fbd"></dd>
      1. <form id="vv24fbd"><legend id="vv24fbd"><option id="vv24fbd"></option></legend></form>
          <sub id="vv24fbd"></sub>
        1. <sub id="vv24fbd"><table id="vv24fbd"><small id="vv24fbd"></small></table></sub>
            А√天堂网WWW,√天堂网最新版在线中文,BT天堂在线WWW资源种子 百度 360 搜狗

            警告:本网站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未满18岁禁止进入!盗版是非法行为,请勿以身试法!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出租、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将本网站内容向未满18岁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内容不合适,或者某些内容侵犯了您的的版权,请联系我们.

            Warning: This website is only suitable for viewing by persons aged 18 or above, and entry under the age of 18 is prohibited! Piracy is illegal, don't try it yourself! The content of this site must not be sold, rented, given or lent to persons under the age of 18 or shown, played or shown to persons under the age of 18, if you find that certain content on this site does not appropriate, or some content infringes your copyright, please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