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vv24fbd"><sup id="vv24fbd"><code id="vv24fbd"></code></sup></form>

<tr id="vv24fbd"></tr>

<dd id="vv24fbd"></dd>
  • <form id="vv24fbd"><legend id="vv24fbd"><option id="vv24fbd"></option></legend></form>
      <sub id="vv24fbd"></sub>
    1. <sub id="vv24fbd"><table id="vv24fbd"><small id="vv24fbd"></small></table></sub>
        А√天堂网WWW,√天堂网最新版在线中文,BT天堂在线WWW资源种子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 博通小说网!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蚂蚁种子搜索网站

        精粹 647万字 51人读过 连载

        为妖(十八)****** 记忆的碰撞后。

        楚霄阴沉沉的垂手坐在床榻上。

        上辈子,在翠翠被自己弄死后,他以为自己可以更加意气风发,结果却死在了圣上的清算中。

        玉佩里的文章早就帮不了自己多大的忙了。

        死之前他想明白了,是自己太狂妄了,如果有来世,他一定会小心再小心的。

        只是,上天给了他再次重生的机会,但确定不是在耍他吗?

        没了最初倚仗的玉佩,他拿什么来科举,来结交各类学子?

        楚霄试着回忆脑海中的记忆,却发现上辈子的记忆模模糊糊的,压根就记不清具体的东西。

        再想到几天后的学子聚会,他就头疼。

        上辈子,他就是凭借着玉佩中的文章,在这次聚会中异军突起,获得许多贵人的赏识的。

        要让他放弃,他不甘心。

        最后,楚霄还是想了个办法,在学子聚会上,他做了一篇还算不错的文章。

        不算太好,但也不算差。

        其中几个别致的观点,也吸引了几个贵人的赏识。

        楚霄的得意还没放下呢,结果聚会中,一名脸色绯红的秀才冲了进来。

        “这篇文章是我所做,楚霄他是抄袭者。”

        身上还发热的秀才,愤怒的朝楚霄看去,然后将书人最恨的便是抄袭者。

        楚霄自是知晓,只是他实在是被逼无奈。

        他的脑海空荡荡的,别说做锦绣文章,就是作一篇简单的诗词,他也写不出来了。

        这才铤而走险结果,全毁了。

        抄袭事件一起,楚霄的科考资格也被取消。

        周围全是鄙夷的目光,不得已,楚霄与楚母卖掉了家里的小院子,搬去了乡下。

        这样的结果,对有了上一世记忆的楚霄就是折磨。

        如果没经历过还好,可是尝试过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权势的滋味后,再让他回归下等人的生活,他完全接受不了。

        一柄小刀横在自己的手腕上。

        楚霄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笑容。

        等他结束了这一辈子,又能回到成功的上辈子了吧。

        ----------------

        番外(三)

        “夫人,小姐紫薇观的道士们,又在外面宣扬黑娘娘是妖精的事情了。”

        听到来人的禀告,木秀儿脸色一凛,道:“你去回杨公公,就说我愿意为圣上诊治一番,但紫薇观的道长也太嚣张了,让他派人稍微整顿一番才好呢。”

        言清此时已经是个老太太的模样了,但保养得很不错,精神头比年轻人还要好。

        她笑着递给自己的女儿一杯茶,“你也别气了,那些道长也不是一次两次这样做了。”

        木秀儿如今看起来颇具威严,秀美的脸上添上了一丝坚毅之色。

        “我就是不开心,那些道士怎么能想着把师傅的石像给铲掉呢”

        “师傅是连圣上都承认的神仙,当日的神仙劫,大家可都是看见了的。”

        “就算师傅她是妖,又怎么样”

        木秀儿喃喃自语道:“在我们身处苦难的时候,神没有解救我们,仙也没有怜悯我们是黑娘娘帮着我们脱离苦海的。”

        言清听闻,也陷入了沉默。

        下午之时,木秀儿带着一众弟子,行至莲山脚。

        “你们看清楚了,这是祖师爷黑娘娘的石像”

        此时的莲山山脚,早已大变样。

        香火鼎盛,熏得金色的石像越加的金光闪闪。

        木秀儿抬头看向石像,不由的想起,第一次见到师傅的场景。

        我可以帮你哦。

        师傅她真的将她与母亲从泥潭里救了出来。

        不光如此,她治好了自己破败的身体,授予了她立足的本事。

        木秀儿虔诚的又朝着石像拜了几拜。

        -----------------------

        一千年后

        黑夜中,三个伤重的少年,且战且退。

        后面一队又一队身穿盔甲的敌兵,步步紧逼。

        “木希,木朗,谢谢你们为我浴血奋战,国已破,父皇也已经没了把我交出去,你们就逃吧。”

        “殿下不可,就算是死,我们也不会放下你不管的。”

        “哈哈,再逃啊,看你们还能逃到哪里去”一道粗旷的声音牢牢的跟在后面。

        对这几个年轻人,似是如猫戏老鼠一般,欣赏着他们的恐怖。

        木朗咬牙,突然脑子里闪过一丝亮光,一手揪着弟弟的手,一手揪着太子殿下的手,疯狂的朝一处狂奔。

        “哈哈哈,跑啊,再跑啊”

        后面的敌军将领似乎不准备一下就将亡国的太子玩死了,嘲笑着带着士兵们,不远不近的追在身后。

        木朗带着两外两人,跑到一处山头,停了下来。

        杂乱的草丛中,似乎能看见一座灰败的石像。

        “怎么不跑了呀?”

        木朗伸手挡在自己弟弟跟太子殿下身前,然后大声道:“木希,你去朝黑娘娘磕头,她会救我们的。”

        木希:“”

        太子殿下:“”

        “你们跪下求我,似乎要来的有用点。”

        “快去石像前额头。”木朗大声吼道。

        虽然对自己哥哥的行为摸不着头脑,但平日里习惯了听话的木希,一咬牙,就跪在了石像前。

        “砰砰砰”实实在在的三个响头,磕在地上。

        细碎的石子,将木希的额头都给弄伤了,血迹沿着破损的伤口流了出来。

        “你们都跪下叫我几声爷爷,我就给你们留个全尸,不然”

        看着面前几个俊秀的少年,敌军的将士们都流露出淫邪的目光。

        结果,没等这些将士们笑够呢,一道金光冲天而起。

        刚才还黑扑扑的石像,上面的碎片一片片脱落,露出全貌来。

        紧接着,石像的双眼处,射出一道金光,将在场的敌军全部泯灭。

        瞬间,那些人连根头发丝都没有留下,就如水蒸气一样,消失在几人面前。

        木希跟太子殿下都吓了个够呛的。

        木朗也是极力维持着自己的镇定,才没显露惧意。

        “哥,哥怎,怎么回事?”

        随着时间的流逝,此时的人间,早就没有道士,妖怪出没,大家都以为神仙妖物都是传说中的人物。

        没想到会现场体会一把玄幻的感觉。

        木朗缓了缓心神道:“族中书房中,有一本传记,似乎是先祖留下的。”

        “里面记载了,说莲山山脚下有黑娘娘的石像,如果有一天家族中遭逢大难,可避居此处。”

        “留有木家血脉的后辈,诚心朝黑娘娘石像磕头,便能获得一次护卫的机会,总共有三次机会。”

        “我,我只是因为感兴趣,又看里面标准的地方离城里不远,曾经过来探过一番,也不知真假,这一次只是因为逼到了绝境,这才想着一试。”

        “没想到,竟然是真的。”木朗整个人都处于呆愣中,久久回不了神。你竟然是一只公鸟?****** 孟三秋咬着牙点头:“咱们孟匠村穷了这么多年,真要干不成,大不了还是和以前一样穷呗,现在国家又愿意支持,我还怕啥。”

        周念念浑身精神一震,点头保证:“您放心吧,队长伯伯,我回去就开始做。”

        她现在每往前一步,都离前世的命运就远一步,周念念觉得自己会越走越稳的。

        回到孟匠大队,大食堂已经吃完了中午饭,好在齐佳妍偷偷给她留了一个红薯馒头和半碗菜,她对了点热水凑合着吃了,准备回家。

        赵大勇过来喊第一生产队的人集合,宣布从下午开始,全体社员去附近的牛匠村出河工,参加会战。

        所谓的会战,就是农闲的时候,附近的生产队员集合起来去挖渠修水利,运送泥土等,出河工就是挖渠的意思。

        队员们一听到要出河工,纷纷面露苦色,藏不住的话的人已经开始抱怨,尤其是妇女们。

        出河工又苦又累,挖土,运土,运沙子水泥,一天下来男人们最多才能挣上两个工分,女人们一天连一个工分都挣不上,所以大家心里都不太愿意去。

        可不愿意去也得去,这是生产队的集体任务,请假是要扣工分的。

        周念念想了想,举手对赵大勇道:“赵队长,我请一下午假吧,今天不去了。”

        跟着周念念进山打猎的村民们纷纷亮了眼睛,“小周同志,是今天要进山打猎吗?”

        跟着小周同志进山打猎,可比出河工松快多了。

        周念念摇摇头:“不是,今天不进山,是我有其他事要办。”

        村民们希望落空,纷纷垂头丧气。

        赵大勇阴沉沉的撇了周念念一眼,阴阳怪气的道:“人家现在是孟队长跟前的红人,出河工这点工分自然看不上了,走吧。”

        村民们大部分都知道孟队长早上带着周念念去县里的事情,一时间有些人看着周念念的眼神都有些不对劲。

        周念念翻了个白眼,懒得搭理这些人,转头走了,没注意到背后赵大勇,李文静看她的目光都阴测测的。

        她回去就翻出了自己的笔记本,趴在家里唯一一张破旧的木桌子上就开始动笔,写写涂涂,一直到了晚上,才勉强将肉食品加工厂的建厂计划弄出个大概来。

        盯着笔记本上涂涂写写的字迹,周念念揉着发酸的手腕苦笑,果然纸上谈兵容易些,真正要做时需要考虑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齐佳妍把晚饭给她打回来放在了桌子上,自己去烧了点水洗了洗,回来看周念念仍旧趴在昏暗的油灯下奋笔疾书,擦着头发走过来,好奇的问:“念念,你到底在写什么啊?饭都凉了。”

        “没事,一会儿对点开水就行了。”周念念浑不在意的随口答道。

        话音刚落,突然听到一阵扑棱翅膀的声音,周念念眼前一花,阿靓已经站在了她的笔记本上,两只肥硕的爪子直接将笔记本压得严严实实的。

        “臭阿靓,你干什么啊?快起来。”周念念盯着被阿靓的爪子明显弄脏了自己正写的一页纸,急切的瞪圆了眼睛。

        阿靓哼了一声,固执的踩着笔记本,眼睛直直的盯着周念念:“先去吃饭。”

        周念念愣了下,见阿靓头上的青色羽冠直直的竖了起来,盯着自己的眼中隐隐有怒气出来,不由好笑的戳了下它的头:“你这是关心我呢?”

        阿靓傲娇的转过头去,不屑的道:“我才不是,我是怕你熬坏了身体,影响给我孵蛋。”

        孵蛋,呵呵.......周念念凉凉的看了它一眼,认命的端起了旁边的瓷缸子开始吃饭。

        阿靓见她开始吃了,才将爪子拿开,还预防性的用爪子将笔记本推到了旁边,生怕周念念偷看一眼,周念念无语的送了它一个大白眼。

        旁边的齐佳妍看着一人一鸟的互动,忍不住被逗乐了。

        她听不到阿靓说话,只能听到周念念鼓着腮帮子和阿靓争执,又看阿靓把笔记本推走的动作,大概也猜到了阿靓的意思。

        “阿靓真的是太聪明了,竟然能听懂你的意思,还这么关心你。”她在旁边坐下,满脸赞叹的看着阿靓听到她的夸奖后傲娇的翘了翘尾巴,不由笑了:“这只鸟真是有灵性呢。”

        周念念呵呵,阿靓岂止是有灵性,它还想孵灵蛋呢。

        不,不对,是阿靓想让她孵灵蛋!

        想起孵蛋这件事情,周念念突然抬起头看向阿靓,“阿靓,你是一只公鸟还是母鸟?”

        阿靓翻了个白眼:“我要是母鸟,还用得着找你孵蛋?”

        “咳.....咳.....咳咳。”周念念一口红薯干卡在了嗓子里,卡得直翻白眼,猛拍胸脯,好一阵才下去,她眼泪汪汪得盯着阿靓,“你........你竟然是一只公鸟。”

        阿靓不解的眨眼,“我是一只公鸟怎么了?”

        周念念脸都皱了起来,她竟然答应了帮一只公鸟孵蛋,而且还不知道是怎么孵?

        公鸟会下蛋吗?显然不会,难道让她去给阿靓下个蛋?不是吧?她会疯的,天啊,她好想反悔怎么办啊?

        阿靓显然读懂了周念念的意思,哼了一声:“你现在想反悔已经晚了,我们已经结成了联盟配对,你单方面解散不了。”

        “你这是不平等条约。”她控诉的看着阿靓。

        阿靓呵呵:“是啊,你打我啊?”

        无赖!周念念气鼓鼓的上前就要去戳它,阿靓倏然跳起来,飞了出去,丢下一句话:“放心吧,虽然我还没找到孵蛋的方法,但肯定用不到你们人类交*配那样的方式。”

        呃,交*配......周念念满头黑线,这个死阿靓,还真是什么都敢说!

        不过,周念念的心里却松了一口气,她还真怕用到那样的方式,人类和一只鸟?呃,想想她就接受无能。

        “你刚才写的是什么啊?你下午不去出河工,就是在家里写这个?”齐佳妍不懂她和阿靓的眉眼官司,只以为阿靓又飞出去玩了,便指着桌上的笔记本问。

        周念念边边道:“我向队长提议咱们村办个肉食品加工厂,这是我写的计划书,你看看。”

        肉食品加工厂?齐佳妍眨了眨眼,拿起桌上的笔记本看了起来,等到她看完以后,整个人都呆住了,不可置信的看着周念念:“念念,这真的都是你写的啊?”

        周念念点头。

        齐佳妍眼瞪得更直了,看向周念念得目光中满是赞叹:“天啊,你比我还小两岁呢,你怎么懂这么多啊?”

        :..



        最新章节:第179章 谁都想杀谁

        更新时间:

        网游竞技相关阅读 More+

        乐乐影院lele

        惗久

        猫咪app破解版蓝奏云

        周淅桐

        私库唐朝tv

        君墨悠

        神马电影院电影在线神马电影2018

        冉苏樱井

        01bz移动最新

        偷腥小狸

        外国生活片网站

        痴笑我

        <form id="vv24fbd"><sup id="vv24fbd"><code id="vv24fbd"></code></sup></form>

        <tr id="vv24fbd"></tr>

        <dd id="vv24fbd"></dd>
      1. <form id="vv24fbd"><legend id="vv24fbd"><option id="vv24fbd"></option></legend></form>
          <sub id="vv24fbd"></sub>
        1. <sub id="vv24fbd"><table id="vv24fbd"><small id="vv24fbd"></small></table></sub>
            А√天堂网WWW,√天堂网最新版在线中文,BT天堂在线WWW资源种子 百度 360 搜狗

            警告:本网站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未满18岁禁止进入!盗版是非法行为,请勿以身试法!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出租、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将本网站内容向未满18岁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内容不合适,或者某些内容侵犯了您的的版权,请联系我们.

            Warning: This website is only suitable for viewing by persons aged 18 or above, and entry under the age of 18 is prohibited! Piracy is illegal, don't try it yourself! The content of this site must not be sold, rented, given or lent to persons under the age of 18 or shown, played or shown to persons under the age of 18, if you find that certain content on this site does not appropriate, or some content infringes your copyright, please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