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end id="26fwq"></legend>
<li id="26fwq"></li><td id="26fwq"></td>
<code id="26fwq"></code>
  • <li id="26fwq"></li>
    <blockquote id="26fwq"></blockquote>
    <div id="26fwq"><table id="26fwq"></table></div>
  • <legend id="26fwq"></legend>
  • <optgroup id="26fwq"><tbody id="26fwq"></tbody></optgroup>
  • <xmp id="26fwq">
  •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 博通小说网!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长城小队上中下 干将莫邪的热恋生活 镜的欢迎会

    天空飘起了酸雨 855万字 3人读过 连载

    皇帝被打压****** 金吾卫出动,全城抓人。

    他们抓学子,抓官员,抓世家子弟……

    不仅在京城抓人,天下各地,皆有金吾卫的身影。

    天下哗然!

    金吾卫抓人,北军驻扎京城,众人心中即便愤懑异常,也不敢有丝毫异动。

    “此乃自取灭亡之举!”

    有人大声疾呼,在朝议上慷慨激昂,劝解皇帝不要乱抓人。

    之前抓的人,更应该放出来。

    “放人?凭什么?”

    这就是皇帝的回答。

    写文章辱骂他的时候,就该想到今天。

    嘴巴上面没上一把锁,管不住自己的嘴,有今日下场,全都是咎由自取。

    连君父都敢肆意辱骂,有没有王法?

    永泰帝要用抓人的办法,让天下所有人知道,君父是天,君父是神,绝不能有半句不敬之言。

    写文章辱骂传播,更是大逆不道,是要杀头诛九族的。

    永泰帝一意孤行,任谁的意见,都听不进去。

    朝臣愤慨。

    竟有臣子,就在朝议上,指着皇帝的面门臭骂。

    皇帝脸色奇臭无比。

    看来抓的人不够多,杀的人更是太少,臣子才敢当着他的面肆意辱骂他。

    “来人!扒下他的官服,夺了他的官帽,将他押下去,严加审问。”

    “陛下不可啊!”

    “陛下岂可刑上大夫?这是倒行逆施。”

    “请陛下收回成命!”

    朝臣们急了,纷纷上前,加入劝解皇帝的队伍中。

    皇帝阴沉着一张脸,不为所动。

    盖因为这些臣子的分量,还不足以让他压制自身的怒气。

    他就是要一意孤行。

    直到太尉加授大将军的司徒进站出来,微微一躬身,朗声说道:“陛下,大殿之上皆是国之栋梁。众人群情激奋,陛下果真要一意孤行吗?”

    皇帝沉默。

    司徒进又说道:“天下大旱,民不聊生,微臣有罪。请陛下下旨贬斥微臣,用微臣给天下人一个交代。其他无干人等,陛下就放过他们吧。”

    皇帝眯起眼睛,心思微动。

    “微臣无能,不能替陛下分忧,请陛下降罪!”司徒进再次恳请道。

    态度十分真诚。

    是真的打算用自己来谢罪,缓解皇帝和朝臣之间的矛盾,给天下人一个交代。

    皇帝不信任。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所有朝臣,皇帝都不信任。

    在他眼中,所有人都包藏祸心,都在挖大魏江山的墙角。

    欺人太甚!

    他咬咬牙,就想当场夺去司徒进的官职,却不料其他朝臣纷纷站出来。

    “臣等有罪,请陛下降罪!”

    这是做什么?

    皇帝大惊失色。

    是要逼宫吗?

    皇帝大怒,呵斥一声,“尔等放肆!”

    说完,拂袖离去。

    孙邦年见状,赶紧唱喝一声,“退朝!”

    然后,赶紧追上皇帝,安抚皇帝的情绪。

    朝臣们目送皇帝离去,今日朝议,算是大获全胜。

    众臣心情激昂!

    邀约晚上喝酒庆贺,顺便商量下一步行动。

    ……

    司徒进大人没众臣那么乐观。

    他和御史大夫刘进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人悄声说话。

    “陛下急了!正在失控!”

    刘进刘大人忙问道:“司徒大人希望下官怎么做?”

    司徒进说道:“该有人出面劝解陛下,休要任性胡闹。”

    刘进蹙眉,“大人的意思是,让皇后娘娘出面?恐怕没用。今非昔比,皇后娘娘对陛下的影响力大不如从前。陛下不会听劝。”

    司徒进蹙眉,“陛下不听劝,那就想办法让他不得不听劝。”

    刘进紧张问道:“大人的意思是?”

    司徒进冷冷一笑,“先且看着吧!或许陛下自己就能想通。”

    ……

    永泰帝心情极坏。

    他几乎是气急败坏地回到思政殿。

    接下来,他直接砸了整个大殿。

    拿着刀剑,砰砰砰,直接砍在书案上。

    宫人噤若寒蝉,吓了个半死。

    生怕类似上次的惨案,再次发生。

    孙邦年也知道宫人害怕,挥挥手,示意宫人全都退下。

    宫人们如释重负,纷纷跑出去,犹如逃命。

    孙邦年自己也站得远远的,怕成为伤及无辜的那个无辜。

    他着急心慌,“陛下息怒!太医嘱咐陛下,切忌动怒,方是长寿之道。陛下千万保重身体啊!”

    永泰帝双目赤红,犹如要吃人的怪兽。

    “你让朕息怒?刚才的情况,你难道没看见?朕被朝臣联合欺压,朕如何息怒!你告诉朕如何息怒?你说啊!”

    孙邦年满头大汉,噗通,直接跪在地上。

    “陛下千万保重身体啊!那些朝臣,总有办法教训他们。可是陛下,不能拿身体出气啊!”

    “啊啊啊……”

    永泰帝连声怒吼,像是一头困兽。

    “朕做皇帝十四年,到如今还要被他们欺压左右,不能乾纲独断。朕这个皇帝是何等的憋屈。想当年,皇祖父在位,何等逍遥快活。对待世家官员,想杀就杀,想贬就贬。到了朕这里,朕却要处处受限。欺人太甚,着实欺人太甚!”

    他发泄着内心的不满,手中刀剑一刻不曾离身。

    孙邦年泪湿衣襟,无话可说。

    他说不出口啊!

    他内心有许读多话,可是每一句都不能说出口。

    陛下能和中宗皇帝比吗?

    太天真!

    中宗皇帝手中的皇权,是靠一刀一枪,靠着杀伐征战夺来的。

    强势如世家,在中宗皇帝面前,也就是个鹌鹑。

    中宗皇帝对世家,说杀就杀,说灭族就灭族。

    那个时候,世家就是一群缩着脖子,小心翼翼讨生活,随时都有可能被族灭的大地主。

    中宗皇帝力排众议,开科举,开创了历史。

    千百年后,依旧会被人反复提起的丰功伟绩。

    中宗皇帝过世,一切都改变了。

    先帝,也就是宣宗元平帝,依靠世家的支持,方能成功问鼎皇位。

    投桃报李,宣宗元平底对世家格外优容,世家趁此机会恢复元气,大肆扩张。

    等到永泰帝继位,同样是依靠世家支持。

    这个时候,世家的势力,已经超乎想象,难以撼动。

    偏生,前些年,永泰帝对世家是诸多容忍。

    世家胆子越发狂妄,才会有今日集体逼迫。

    正所谓,种因得果。

    会有今日局面,世家会有今日权势,皆是先帝和永泰帝,父子二人种下的因果。

    想当年,中宗皇帝将世家打压得喘不过气来。

    转眼二十几年过去,世家不仅恢复了元气,反而越发兴旺,势力越发强悍。

    永泰帝质问世家为何如此狂妄,胆敢逼迫他这个皇帝,也该想想这里面的因果。

    没有他们父子两代皇帝的支持和纵容,世家哪有今日权势。

    尝到自己种下的苦果,永泰帝难受得想死。

    当他力气用尽,他才丢下刀剑。

    孙邦年三步并做两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上去捡起兵器,赶紧藏起来,不能让皇帝再次手握兵器。

    太吓人!

    永泰帝坐在台阶上,脸色灰白,一副了无生趣的模样。

    没了愤怒,只剩下无可奈何,心灰意冷。

    孙邦年跪伏在地,伺候在永泰帝身边,“陛下喝茶!”

    永泰帝自嘲一笑,“朕是不是很无能?”

    “分明是那群朝臣目无君父,胆大妄为。”

    永泰帝呵呵冷笑,“朕应该顺着他们的意思,下旨降罪。”

    孙邦年心头一慌,“陛下不可啊!”

    永泰帝猛回头,“你也认为朕无能?”

    “老奴冤枉!老奴是在担心朝政糜烂,会坏了赈灾计划。”

    “还谈什么赈灾。你去京仓看看,里面有几颗粮食。再去地方官府的粮仓里面看看,又有多少粮食。朕,是大魏的罪人!”

    孙邦年老泪纵横,“陛下太苦了!老奴只恨自己力有不逮,不能替陛下分忧。”

    “别哭了!朕都没哭,你哭什么哭。晦气!”

    一声晦气,孙邦年赶紧擦掉眼泪,不敢再哭,免得坏了陛下的气运。

    永泰帝沉默良久,突然发横。

    他咬牙切齿,“朕有南北军在手,大不了来个鱼死网破,杀他个天昏地暗。就不信杀不服这群世家官员。”

    此话一出,孙邦年吓得面无人色。

    他却不敢劝。

    因为,皇帝正处在亢奋暴怒中。

    “陛下,天色已暗,要不要传膳?”

    他小心翼翼询问,试图转移皇帝的注意力。

    永泰帝冷哼一声,“朕不饿!”

    孙邦年再次尝试,问道:“要不请皇后娘娘过来,陪着陛下说话?”

    “不用!”

    永泰帝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反击。

    他咽不下这口气。

    他一定要反击,要杀朝臣一个措手不及。

    该如何做,既能震慑人心,巩固皇权,又不至于引起动乱。

    他似乎陷入了魔怔。

    孙邦年担忧不已。

    派人请来太医,又派人去将陶皇后请来。

    太医根本近不了皇帝的身。

    陶皇后终于来到思政殿。

    孙邦年像是见到救星,“娘娘,你快劝劝陛下吧!老奴什么办法都想过了。”

    陶皇后观察永泰帝的情况,神游天外,对身边的一切,仿佛无所察觉。

    这是走神?

    走得这么严重?

    “陛下!陛下?”

    唤了两声,皇帝都没动静。

    陶皇后不由得蹙眉。

    她犹豫片刻,走上前,摇晃永泰帝的肩膀,“陛下!”

    还是没反应。

    陶皇后干脆抬手……

    &lt;sript&gt;();&lt;/sript&gt;你不可怜我?****** ,

    “卸下差事,交出兵权,我早有准备,并不感到委屈。我反倒是替表兄感到委屈。”

    萧逸一脸真诚,无比诚挚。

    凌长治意外,“替我感到委屈?为何?我怎么不觉着自己委屈。”

    萧逸郑重说道:“之前我扫了眼跟在表兄身边的人,其中一人,我要是没认错,应该是禁军的薛副将。不出意外,薛副将是来接任我的差事,统管南军。

    只要他能稳住阵脚,坐稳这个位置,他日陛下就会正式下旨任命他为南军将军。朝廷能顺利收回南军,全靠表兄的面子。没有表兄的面子,我也不可能乖乖交出兵权。表兄出力,薛副将捡现成的,难道不委屈吗?”

    凌长治自然不会轻易跳坑,他一本正经地说道:“文武官员,本就各司其职。我乃文官,岂能干武将的活。”

    萧逸挑眉一笑,“表兄这话,骗骗外人还行。武将的活,从小到大,表兄可没少干。怎么这会就谦虚起来。”

    凌长治哈哈一笑,“多谢表弟替我打抱不平,我身为朝廷命官,自然是奉皇命行事。陛下认为我不能身兼数职,我完全理解。毕竟,我没办法长期停留在军营,朝堂那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我。所以,表弟你是白操心啊!犹如当年一般,总爱想些有的没的,叫人凭空误会你。”

    “哦!敢问表兄误会我什么?”萧逸一脸好奇地问道。

    凌长治似笑非笑,“舅舅那里,你是怎么谈的?”

    他答非所问,神情笃定,仿佛已经掌握了一切。

    萧逸一副求知欲很浓烈的模样,“这么说兵仗局爆炸一事,表兄也知道内情?快说说看,到底是谁在背后搞事?”

    凌长治反问他:“不是你干的?”

    萧逸受到了天大的冤枉,“你认为我有能力混入兵仗局,让兵仗局爆炸?表兄未免太看得起我。你让我杀个把人,我还行。让我搞爆炸,我就一门外汉。之前,我还以为这事是表兄你们这帮世家干的。毕竟,类似的事情你们可没少干。”

    “你可别胡说八道!世家皆乃朝廷忠臣良将,一心替朝廷分忧。表弟你岂能信口雌黄。”

    凌长治义正词严,表情十分严肃。

    似乎非常不高兴听到有人污蔑他和世家的清白。

    萧逸故作惊讶,“真不是表兄和你背后那群世家干的?那会是谁?我在外面可是听说了,先皇之所以会这么快去世,都是你们这帮世家官员的功劳。”

    “表弟,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凌长治一脸严肃,“世人皆知,陛下是被北军气死的。”

    萧逸放声大笑,“哈哈哈……这话骗骗三岁小孩还行。在我面前,表兄何必呢。若非你们这帮世家官员搞鬼,同先皇对着干,先皇的身体可不会在短短一年时间内衰老得那么快。哎,可悲可叹啊!尤其是我的立场,着实尴尬。

    我是朝廷命官,我自然反对先皇那些荒唐的决定。但,同时我又姓萧,乃是萧氏家族一员,眼睁睁看着你们这帮世家官员搞鬼,良心不安啊!”

    凌长治挑眉,将他上下打量,“表弟说了这么多,意欲何为?”

    萧逸连连摆手,“表兄放心,我会如实兑现承诺,交出南军兵权。闲聊嘛,自然是想到哪聊到哪。说回兵仗局一事,表兄真不知内情?”

    凌长治拂袖,再次严肃否认,“自然不知道!此事我也是一头雾水,毫无线索。我还以为是表弟你,偷偷派人在京城制造动乱。”

    萧逸看着他发笑,他指着自己的脸,“表兄仔细看看我,我有那么无聊吗?”

    凌长治左看右看,“这种事情你当然干得出来。甚至可以说,你做出任何疯狂的事情,都不会让人意外。”

    “多谢表兄如此看得起我。但是我也要郑重回复你,兵仗局爆炸一案,同我没有一文钱的关系。如果是我做的,我绝不否认。不是我做的,表兄也别胡乱给我安插罪名。”

    凌长治压低声音,悄声问道:“果真和你没关系?”

    萧逸重重点头,“当然没关系。我要是有这本事,我早就炸了陶家,还有皇宫。”

    凌长治这一刻,相信了萧逸,确定兵仗局爆炸一案同他没关系。

    他很好奇,“不是你干的,也不是我干的,那是谁干的?”

    萧逸似笑非笑,“表兄应该去问问你那帮世家官员同僚,说不定有人知道点什么。”

    凌长治呵呵一笑,“无需你提醒,我早就问过他们。没有人承认这件事和自己有关系。我确定他们没有说谎,这次兵仗局爆炸一案,同你我,同世家,同武将,都没关系。”

    “难道真是意外?”萧逸有点不敢相信。

    凌长治摇摇头,“不是意外!金吾卫已经查出一点线索,兵仗局在出事之前,已经有数人离世,而且都是紧要位置上的人。显然,还有一股力量游离在暗处,只是还没被我们发现。”

    “总不能是萧成业那个棒槌做的吧?”萧逸随口一说。

    凌长治一愣,紧接着又摇头否认,“不是萧成业。他要是有这脑子,也不会早早出局,输得一败涂地。”

    萧逸端起茶杯喝茶,“看来想知道兵仗局爆炸一案的真相,只能等金吾卫那边的消息。萧成义登基,可有为难表兄?”

    话题转换得足够生硬。

    凌长治笑了起来,“多谢表弟关心,我很好,新皇除了偶尔任性胡为,基本上还算合格。”

    “只是合格吗?萧成义任用太监宦官,你们这群世家官员怕是快要气死了吧!”

    对于朝堂上发生的事情,萧逸可谓是一清二楚。

    凌长治抿唇一笑,“百年前的前车之鉴,并不遥远。身为朝廷官员,有责任监督陛下。不能让太监宦官死灰复燃,再次插手朝政。”

    萧逸却笑了起来,“任用太监宦官虽然不太好,但是却能狠狠杀一杀你们这帮世家官员的威风。皇室宗亲对付不了你们,武将和你们沆瀣一气,早就开始穿一条裤子。唯有太监宦官才能对付你们,而且他们无所畏惧。

    你们怕了吧,怕太监宦官一旦掌权,就会对你们不利。所以刚有这个苗头,就跳出来,狠狠打压。估摸着,萧成义都快被气死了。”

    凌长治也不否认,“站在本官的立场上,打压太监宦官,阻止新皇任性胡为,乃是本官的职责。本官义不容辞!”

    萧逸拱拱手,“你们厉害,朝堂被你们左右,天下也被你们左右。不过我还是提醒一句,当心引火自焚。反贼是你们培养出来的,赶紧想办法将反贼平了吧!否则这个天下,终将大乱。”

    凌长治有些好笑,“区区反贼,迟早会被平息。表弟忧国忧民,着实令人感动。”

    “别放屁!”萧逸讥讽一笑,“我姓萧,你有你的立场,我也有我的立场。”

    “你若是真会为了姓氏奋斗,当初就不会替先皇诛杀天下诸侯王。”凌长治一句话就击中了要害。

    萧逸摇头,“诛杀诸侯王的责任不在我,而在司徒进那个老匹夫。若非你们这帮世家官员鼓噪,若非司徒进在先皇耳边进了谗言,诸侯王岂能被诛杀?表兄说话,请分清楚主次关系。本公子不背锅。”

    “司徒进已经被先皇诛杀,此事已了!闲聊了这么长时间,表弟该将虎符和官印交出来,我也还回京城复命。”

    凌长治不想和萧逸继续胡扯。

    两个人,两颗七窍玲珑心,都是一肚子的鬼心眼。

    继续胡扯下去,就是在浪费时间。

    萧逸不着急。

    “难得和表兄见面,怎么这么着急离开。表兄多坐坐,你可别嫌弃我啊!我自小就遭人嫌弃,哎呀,我活得真艰难啊!”

    信你个鬼!

    凌长治正色道:“该聊的都聊了。你现在孤家寡人一个,没其他可聊的。”

    “正因为我孤家寡人一个,才更有聊的余地。表兄你看我,这么大的年纪,婚事还没着落,你不心疼?你能安心?你就不可怜我?”

    萧逸比划着。

    凌长治嘴角抽抽,他没看到可怜,只看到欠揍。

    他揉揉眉心,“你的婚事,我帮不了。你去找你大哥萧过,让他替你想办法。”

    “表兄太客气!你怎么知道你帮不了我。那么多世家姑娘,随便介绍一个给我,我保证不嫌弃。”萧逸一脸认真的样子。

    凌长治眉眼抽动,张张嘴,说道:“你是不嫌弃,可是不保证别人不嫌弃你。你孤家寡人,又被你父王逐出族谱,你说说看,哪个世家姑娘会眼瞎看上你?哪个做父母的会将自家姑娘嫁给一个无依无靠的小子?那是不负责任!”

    “话不能这么说。我的确是孤家寡人,可我也没有牵绊啊!无论哪个女子嫁给我,进了门就能当家做主。”

    “谁稀罕替你当家?别管你有多少家当,世家姑娘都不稀罕。因为她们不差那点家当,丰厚的嫁妆足以让她们底气十足。你说说看,你怎么娶?而且你现在差事没了,还得罪了陶太后,谁会那么大无畏,跟着你一起吃苦受罪,整日担惊受怕?”

    ------题外话------

    对不起大家,今天这么晚才更新。

    昨天两门考试都顺利通过,今年的目标终于完成,浑身一放松,加上长期睡眠不足,人一放松往床上一躺,就爬不起来了。

    相信很多人都有类似的体验。

    经历长期的紧张备考,当一切结束,放松后,完全不想动。

    脑子里空空如也,完全想不起来要怎么码字,接下来要写什么。

    啊!

    真的太难了!

    于是元宝卡文了。

    卡得欲仙欲死。

    元宝写书,从来都只有一个开头和大结局,没有大纲的。

    一卡文,完蛋!

    到今天早上,好不容易绷紧了,才理顺了接下来的剧情。

    今天更得晚,而且只有两更。

    但是明天,元宝万更!

    万更哦!

    快鼓励鼓励元宝!

    爱你们!

    希望大家能一如既往支持元宝!



    最新章节:第883章 要怎么去见他?

    更新时间:2022-05-04 19:52:49

    长城小队上中下 干将莫邪的热恋生活 镜的欢迎会最新章节列表
    第680章 大宋的鲶鱼
    第679章 云巅战记
    第678章 王爷别害羞
    第677章 万法一身
    第676章 网络小说粉丝群
    第675章 大神,开黑吗
    第674章 神凡,劫
    第673章 幻想生物降临
    第672章 承乾秘事
    第671章 魂祭永恒
    第670章 重生冥帝逆袭之路
    第669章 全装战姬
    第668章 脱线游戏欢乐多
    第667章 狂医废材妃
    第666章 对你来不及说再见
    长城小队上中下 干将莫邪的热恋生活 镜的欢迎会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小兰死了
    第2章 陪我演一场戏
    第3章 江河水
    第4章 抓七寸!
    第5章 家兄又在作死
    第6章 五皇子
    第7章 最强护花狂兵
    第8章 无限之天灾
    第9章 今天也在快穿
    第10章 我不是骗子
    第11章 看手相
    第12章 人才(4)
    第13章 疯子神经病
    第14章 金色僵尸
    第15章 我的美女兵器
    第16章 指尖的光芒
    第17章 她有一个秘密
    第18章 暴涨3
    第19章 新的生命
    第20章 格杀
    第21章 红印花
    第22章 七日谈
    第23章 无上真神
    第24章 明镜高悬
    第25章 五十万两!
    第26章 演武空间
    第27章 给你交学费
    第28章 炎灵断
    点击查看中间隐藏的607章节
    第649章 突发事件6
    第650章 宇宙交易系统
    第651章 气运投机者
    第652章 两代主宰
    第653章 美妻郝可人
    第654章 阴阳速递员
    第655章 抢婚8
    第656章 只要你跪下
    第657章 危机龙王级强者
    第658章 救他的法子
    第659章 异宝出世?
    第660章 陷阱1
    第661章 喵皇传
    第662章 和老黑泥的生意
    第663章 天帝传
    第664章 巨蟒莫皮
    第665章 难堪的沉默
    第666章 转变1(22)
    第667章 厚礼
    第668章 三宗与三教
    仙侠武侠相关阅读 More+

    芝九草堂航空路关门

    少帅艾米

    通过三级安全教育谈谈你对安全的认识

    水手辛伯达

    机器人无尽画廊

    李全春

    yy8090新觉世影

    蓝衣蚊子

    极品女神苏晴小说

    言竹

    bodyflex芬兰是什么

    苦蚕

    
    

        А√天堂网WWW,√天堂网最新版在线中文,BT天堂在线WWW资源种子 百度 360 搜狗 好搜

        警告:本站明確包含ALDULT内容,未滿18嵗游客禁止觀看!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