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vv24fbd"><sup id="vv24fbd"><code id="vv24fbd"></code></sup></form>

<tr id="vv24fbd"></tr>

<dd id="vv24fbd"></dd>
  • <form id="vv24fbd"><legend id="vv24fbd"><option id="vv24fbd"></option></legend></form>
      <sub id="vv24fbd"></sub>
    1. <sub id="vv24fbd"><table id="vv24fbd"><small id="vv24fbd"></small></table></sub>
        А√天堂网WWW,√天堂网最新版在线中文,BT天堂在线WWW资源种子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 博通小说网!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922tv直播软件

        浪桥断雪 725万字 36人读过 连载

        既是凌凤,也是慕容姗****** “凌凰和高贤明成亲,你我真有缘,总能遇见。”

        阳城内,上官依依和凌凤在街头偶遇,此时坐在酒馆中聊天,上官依依主动向凌凤提起此事。

        “嗯,那可真巧。”

        凌凤一边吃着,一边漫不经心的说着。

        高贤为人不错,有责任心,有担当,论长相,论胆识,那也是出类拔萃的,最重要的是他永远将凌凰摆在第一位。他俩要成亲了,凌凤一点儿也不意外。

        近,蓝璇夜在她的劝说下,白天回了浮屠城,每晚必回无忧酒馆,她就像每天等着夫君下班的小媳妇儿,自己闲来无事,就到阳城里闲逛,看到有老弱妇孺需要帮助的,就顺手做了好事,行善积德。

        没有了那道声音在一旁报备,她如今也不知道自己的生命力还剩多少,珍惜眼下,没有太多顾虑,心里反而自在不少。

        “那……凌姑娘,你会去吗?”

        “他们没请我。”

        也对,上官依依突然意识到自己这么问,很不适宜。

        “不过,那是因为凌凰找不到我而已,那丫头还不懂事,往对我言语冲撞,我也不与她一般见识了。昔我窝囊了些,她和高贤对我多番照顾,屡次护我,保我周全,他们成亲,我当送上一份大礼。”

        “姑娘这是决定去了吗?我一定转告凌凰,她知晓了,一定会很开心的,他们都盼着你去。”

        上官依依眉开眼笑的说道。

        凌凤与阳城颇有渊源,天下虽大,她不喜欢去其他地方,总喜欢来此处逛逛,但此时也不想与凌府之人再有交集。

        “不用告诉她,她一直想找到真正的凌凤,一直觉得我是个冒牌货,万一撞见了,她缠着我不放,又问这些问题,那我可麻烦了。”

        “那……凌姑娘,你可否告知我,真正的凌凤究竟在哪儿?”

        上官依依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不是凌府之人,说给你听倒也无妨,换作是凌凰他们,一定不信,我还解释不清楚呢。其实我就是凌凤,货真价实的凌凤,进一步解释给你听,如果你听懂了,就找个机会告诉她,如果没听懂,那就当做个玩笑吧。”

        “凌凤是我的前世,我如今是第二世,叫慕容姗,不过也死了。这里所发生的一切,不过是我夫君为了助我重生,为我制造的一场梦境罢了。”

        “凌凤在落水之后,就死了,我叫慕容姗,在凌凤溺水而亡之后,我用她的体重生了,只为了在这场梦里行善积德,为我自己找活路。对我来说,行善积德可以积攒生命力,等我积攒够了生命力,就会梦醒,离开这场梦之后,我就能重生成为慕容姗了。”

        上官依依一脸茫然,听得云里雾里。

        “听不懂吧,这对你来说,的确抽象了些,世间之大,无奇不有,之所以会觉得抽象,仅是凡人所知有限而已,有些你不知道的事,一定会刷新你的三观,比如现在我所说的事。”

        凌凤接连说了一箩筐的话,吃饱了,擦擦嘴,杵着脑袋慢慢欣赏上官依依脸上的表。这小姑娘既茫然又震惊,缓了一会儿,突然茅塞顿开,质疑的问道:“你的意思是,你就是真正的凌凤,也是慕容姗?”

        “嗯,开窍了,说到底,凌凰也是我前世的妹妹,这些稀奇古怪的话我也只说给你听过。”

        “那我应该叫你慕容姗,还是凌凤?你怎么才能证明你说的是真的?”

        “姓名嘛,不过是个称呼罢了,你怎么称呼就怎么称呼吧,在我梦醒之前,我会一直将你视为朋友的,你信就信,不信也无妨,我没必要证明。我还要告诉你一个秘密,你父亲在沙漠中遇害,押送的金银财宝都被劫走,这事儿是凌君泽做的。”

        “什么?!”

        听到这个重磅消息,上官依依脸色大变,惊讶的盯着凌凤:“你早就知道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凌凤摊摊手,不以为意的说道:“告诉你,你是会去杀了他,还是找我要证据?不外乎这两种可能。”

        “淡定些,好好听我说。我为你想过了,你手无缚鸡之力,柔弱女子一个,当然打不过他,更杀不了他,找我要证据的话,这些我也是听我相公说的,如今两魄回到我相公体内,薛北杰和墨凌沣都不记得我了,就算我早早告诉你,也拿不出什么证据证实。”

        “况且,你爹也不是凌君泽杀的,他的确是死于沙尘暴中,那是一场意外,凌君泽不过是盯他盯得紧些,坐收渔翁之利,将你爹押送的金银财宝尽数收于囊中罢了。”

        “我如今以局外人的份说出这些,依依,这些都是事实,我如今转告于你,仅是希望你不要再被蒙在鼓里而已。以你的角度,可能会责怪我不懂你对凌君泽的仇怨,不早些告诉你。”

        “我既然拿不出让你信任的证据,早些时候也不方便告诉你,如今,无所谓了,你找他复仇,或是怎样,你随意,我言尽于此,他的生死,我也管不着。”

        “我……”

        上官依依听着凌凤道清实,也明白她的心思,如今好人不易做,况且凌凤与她已经数月没有往来,没有义务非要告知她实。

        看来真是时候到了,今在街上偶遇,让她得知了这些真相,她一时半会儿满心无措,不知该如何是好。

        “依依,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要整凌君泽,我有的是法子,找个机会,我会为你出气的,他并没有杀你爹,抢了你们镖局的财物,如今也已经花得精光了,即使找得出赃物,以凌君泽的能力,你觉得官府的牢房真能锁得住他?”

        “死容易,活着难,他如今众叛亲离,就算你不动手,他与程风这对父子之间还有深仇大恨呢,够他熬的。”

        奇怪,被凌凤这么一说,上官依依方才还满心深仇大恨,如今竟然觉得释然了许多。

        “姑娘真会安慰人,分析得很通透,将我心里的仇怨消解了大半。”

        “我没有安慰你,我只是说出实,你心大,能接受,自然是好事,如今上官家就你一人当家做主了,就算你找上门去,凌君泽也不会承认自己做过这些。要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了。不过奉劝你,以尊重自己生命为前提,毕竟你和凌君泽的武力值相差甚远,你不是他的对手。”

        “姑娘虽然说得荒谬,但……”

        “信不信由你,我可没叫你一定要相信哦。”

        “依依知道,凌姑娘是真的将我当做朋友,才告知我这些的,不然也不会与我说那么多,依依受教了,往后知晓该如何做了。”

        上官依依也不知凌凤是何时成亲的,两人许久未见,谈及仇怨之事,气氛会越来越僵,凌凤与她告别,起打算离开,上官依依也随着她一起离开,两人在街头一边闲逛,上官依依也八卦了起来。

        上官依依早就听说墨凌沣和薛北杰都失去了对凌凤的记忆,还以为是市井传言,以讹传讹,危言耸听的。

        但墨凌沣和慕容清荷大婚之,她去赴宴之时,慕容清荷亲口告知她,墨凌沣和薛北杰都完全不认识凌凤了,此事许多人都知,雪倾城自然也不例外。

        如今碰上凌凤,上官依依将心头的疑问尽数问出,凌凤也如实相告,将她与蓝璇夜之间所有过往之事都与上官依依分享。问道榜强者****** 一日之后,江枫就是出现在了距离天剑宗数十万公里之外,以他目前的速度而言,全力施展的情况之下,抵达那妖兽狂潮爆发之地,仅仅还需要小半天的时间。

        御剑术第四境,与法理之剑相融合,兼且参悟空间奥义,让江枫在化神后期大圆满的修为阶段,他的速度,就是能够与最强的炼虚后期大圆满修士的速度相比,甚至,犹有过之。

        一座人类城池,映入江枫的眼帘之中,而在见到那一座城池轮廓的同时,两道强大的气息,直接就是横扫而来。

        “嗯?那样的气息?”

        感受着那两道气息扫视在自身身上,江枫眉头微微一皱,他的脸色,变得些微古怪起来。

        那是来自炼虚修士的气息,然而强大无俦,与寻常炼虚修士,可谓是泾渭分明,而这般一来,却也是显而易见,这二人的强大之处。

        “道兄,好快的速度!”就在这时,一道声音,自那极远之处传来,在江枫的耳边炸响。

        伴随着声音传来,一道身影突兀乍现,映入江枫的视线之内。

        那一男子颇为年轻,然而满头白发,不知是先天如此,还是修炼过某种功法所导致,他出现,虚空踏步,一步步朝着江枫的方位走过来。

        其踏步而行,似缓却是极快,数息之间,就是出现于江枫百米开外,然后,脚步站定,上下盯着江枫打量起来。

        “道兄莫不是要去玉漱城?”随即,白发男子又是说道,他双手负于身后,简单一句话,那样的倨傲之意,就是显露无疑。

        这样一句话,与其说是疑问句,倒不如说,是在强行逼迫江枫,要让江枫开口。

        江枫沉默不言,此人的出现,颇为引起他的兴趣,这是一个炼虚修士,但强大无匹,很不寻常,让江枫联想起此前打过交道的无锋以及邋遢道士来。

        无锋与邋遢道士,皆是那问道榜上的强者,而那等存在,放眼星洲全境之内,却也不过区区数人罢了。

        “此人,难不成也是来自问道榜?”江枫若有所思的想着。

        “你要去哪里?”白发男子第三次开口,已然是不耐烦起来。

        “与你何干?”江枫面无表情的问道。

        “哈哈”许是没有想到,江枫会是这样回应的缘故,白发男子先是一愣,继而哈哈大笑起来。他笑的狂傲,毫不掩饰。

        “区区化神修士,也敢如此狂妄?”白发男子讥诮不已的说道。

        “区区炼虚修士,既然能够如此狂妄,我为何不能狂妄?”江枫淡漠说道。

        “你果然有意思的很!”白发男子说道,其眼神蓦然变得锐利起来,如鹰隼般的眼神,扫视在江枫的身上,仿佛能够看穿伪装,洞悉本质。

        白发男子很是意外,他原本以为江枫是没有看出他的修为,这才是口出狂言,但听江枫的意思,分明是知道他的修为,却是依旧口出狂言,这不是很有意思,又是什么?

        “你却太过无趣!”江枫说道,摆了摆驱逐道,“让开,不要耽误我赶路。”

        “你在找死!”白发男子怒喝,杀意瞬间升腾,在其头顶之上,那里乌云朵朵汇聚而来,汇拢形成漩涡。

        漩涡激生,那里雷光电闪,很是神异。

        “翁兄,何必如此生气!”白发男子就欲动手,杀掉江枫,让江枫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这时候,一道身影似是电光一般的出现,立身于白发男子的身旁。

        此人笑的如春风一般和煦,轻易就是给人一种好感,这样的好感,让人很是容易就忽略掉他那张寻常无奇的脸,忍不住要与之亲近。

        这是修炼了某一种功法的缘故,与白发男子的霸烈气息不同,此人如同春风化雨,赫然就是两个极端。

        “嵇兄,莫非你是要多管闲事不成?”见着此人出现,白发男子本就阴郁的脸色,没由来更显阴郁,显见是与此人之间,不太对付。

        “非也非也。”此人摇头,指着江枫说道,“这位道兄不过是偶然路过此地,此前与翁兄素无瓜葛,即便是无意之间言语冒犯了翁兄,又是何必痛下杀手?不妨高抬贵手,放他一条生路如何?”

        “如果我拒绝呢?”白发男子冷冷说道。

        “拒绝?为什么要拒绝?”此人纳闷的问道。

        他是真的很纳闷,绝非伪装,就好像是无法理解白发男子为什么要拒绝他的建议一样,然后又好像是在说,他的话就是旨意,根本就不容拒绝。

        “嵇兄,你果然是要多管闲事!”白发男子冷硬说道。

        “这是一个误会。”此人摇了摇头,说道,“既然全部都是误会,那么,翁兄你最好还是得饶人处且饶人的好。”

        白发男子冷哼一声,就是不在说话,情知此人最是擅长胡搅蛮缠,无论说什么都是无用,但他执意要杀人,却不是随随便便,就能阻止的。

        “翁陵?稽少康?”江枫在心中说道。

        这二人一个姓翁,一个姓稽,这两个姓氏,都是颇为少见,轻易就是让江枫联想起两个名字来。

        此前江枫并没有与这二人打交道,之所以他会产生这样的联想,乃是因为,这两个名字,在问道榜之上,榜上有名。

        “原来如此!”江枫释然,他的猜测没有出错,这二人,的确是出自问道榜,也是难怪,性情会是如此的乖张,目中无人的很,

        “轰!”

        空气忽然爆炸,翁陵一步往前,朝着江枫压迫而去,他这一动,风云变色,头顶之上那汇拢的漩涡好似磨盘一样,将虚空碾碎成一个巨大的黑色窟窿。

        如龙卷风一样的狂暴气流扫向四面八方,不断的发生撕裂,刹那就是碾向江枫,要将江枫给碾成血肉碎片。

        “嗡!”

        江枫祭剑出手,一剑直接横斩而出,法与理流转,一剑就是将那磨盘给斩至湮灭。

        “咦?”

        目睹江枫一剑出手,翁陵的眼神变得讶异,自认自身一出手,对化神修士,就是毁灭性的碾压。

        然而江枫一剑就是破掉了他的攻击,随意出手而已,强大如斯,哪会不知,自己是看走眼了。

        “翁兄,你果真是拒绝了我。”稽少康叹息道,分外遗憾,又是分外的不满。

        “闭嘴!”翁陵恶声恶气的说道,他没有心思与稽少康纠缠不清,此人委实过于难缠,名不虚传。

        “翁兄,我乃一片好心,你莫要不识好歹。”稽少康脸色微变,寒声说道。

        “我让你闭嘴!”翁陵绝无耐心,哪管稽少康是好心还是什么,他仅仅需要的,就是稽少康闭嘴。

        “轰!”

        蓦然稽少康出手了,他被激怒,不能容忍,数度提醒数度拒绝,被视之为挑衅,在不能容忍的情况下,他极之干脆选择动手,与翁陵一战。

        翁陵顿时头疼的很,虽然早就知道稽少康的怪异性格,但在这个时候选择与他交手,岂不是当真要放江枫一条生路?

        但他不得不应战,只能舍弃江枫,与稽少康一战。

        二者都是强大存在,打的风流云散,看到二人之间的战斗,江枫嘴角一阵抽搐,他被翁陵针对,可这稽少康,却是处处针对翁陵,到最后,矛盾聚集到了他们两个的身上,他反倒是得以置身之外。

        不过对江枫而言,这样的结局再好不过,他可不想平白无故卷入事端,这时候不再浪费时间,继续赶路。

        “稽少康,你欺人太甚!”目送江枫远去,翁陵怒声咆哮。

        江枫拥有极速,即便他杀江枫之心不死,有意追赶,却也根本追赶不上,恼怒异常,将满腔怒火悉数发泄在了稽少康的身上。

        “翁陵,欺人太甚的是你,我已好话说尽,奈何你太过目中无人。”稽少康说道。

        翁陵差点吐血,都是不明白,自己怎么就招惹了这个怪胎,但眼下不是多想的时候,只能全力应对,不然稍有不慎,恐怕就要吃一个大亏。

        这一战最后以势均力敌收场,二者在问道榜上的排名相差无几,除非是不死不休,不然的话,难以分出胜负。

        “我要一个交代!”翁陵阴森森的说道。

        以他的身份地位,竟是被一个化神修士肆意挑衅,此间之事若是传出,让他的颜面往哪里搁?

        稽少康哈哈一笑,说道:“星洲境内,化神修士何其之多,剑修何其之多”

        “你想说什么?”翁陵可没有心思听稽少康说废话。

        “一介化神修为的剑修,那样的速度便是你我,都只能仰望,翁兄你可有联想?”稽少康笑眯眯的说道。

        “御剑术?他是江枫?”翁陵反应过来。

        旋即翁陵阴鹫说道:“是江枫又如何,我要杀他,易如反掌!”

        “那可未必。”稽少康笑着,说道,“不过即便翁兄你杀江枫易如反掌,又能如何?倒不如卖给我一个面子。”

        “什么面子?”翁陵问道。

        “留他一命,我亲手来杀!”稽少康说道,他不再笑,那如春风化雨一样的笑容自脸上消失之后,整个人身上的气息兀然大变。

        “你是剑修!”

        这样的变化使得翁陵脸色随之一变,他怔怔的看着稽少康,猛然反应过来,此人竟然是剑修,但此前,却是从未有人见他用剑!



        最新章节:第739章 神级CEO

        更新时间:2022-09-30 02:16:00

        仙侠修真相关阅读 More+

        樱花动漫网专注手机的门户网站

        雨润之

        小草社区2019入口最新

        八才兼疯

        新版猫咪杜区app官网

        清平果

        青青网娱乐视频

        泽泽拉黛

        阿v天堂网2018手机在线

        爱吃鱼的龙猫

        法国人与动物zoozzooz

        面北眉南

        <form id="vv24fbd"><sup id="vv24fbd"><code id="vv24fbd"></code></sup></form>

        <tr id="vv24fbd"></tr>

        <dd id="vv24fbd"></dd>
      1. <form id="vv24fbd"><legend id="vv24fbd"><option id="vv24fbd"></option></legend></form>
          <sub id="vv24fbd"></sub>
        1. <sub id="vv24fbd"><table id="vv24fbd"><small id="vv24fbd"></small></table></sub>
            А√天堂网WWW,√天堂网最新版在线中文,BT天堂在线WWW资源种子 百度 360 搜狗

            警告:本网站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未满18岁禁止进入!盗版是非法行为,请勿以身试法!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出租、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将本网站内容向未满18岁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内容不合适,或者某些内容侵犯了您的的版权,请联系我们.

            Warning: This website is only suitable for viewing by persons aged 18 or above, and entry under the age of 18 is prohibited! Piracy is illegal, don't try it yourself! The content of this site must not be sold, rented, given or lent to persons under the age of 18 or shown, played or shown to persons under the age of 18, if you find that certain content on this site does not appropriate, or some content infringes your copyright, please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