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vv24fbd"><sup id="vv24fbd"><code id="vv24fbd"></code></sup></form>

<tr id="vv24fbd"></tr>

<dd id="vv24fbd"></dd>
  • <form id="vv24fbd"><legend id="vv24fbd"><option id="vv24fbd"></option></legend></form>
      <sub id="vv24fbd"></sub>
    1. <sub id="vv24fbd"><table id="vv24fbd"><small id="vv24fbd"></small></table></sub>
        А√天堂网WWW,√天堂网最新版在线中文,BT天堂在线WWW资源种子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 博通小说网!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这个岛国的画风

        杂谈小生 523万字 97699人读过 连载

        古玉的身份****** (首先庆祝一下安逸的兴义和月照霜满天两位同学晋升为官神的舵主,在此为对他们表示感谢。以后老何会陆续整理打赏名单出来,以铭记每一位兄弟的深情厚义。)夏想急忙几口吃完,老古又高兴起来,说道:“小夏,你肯定好奇我为什么安排古玉进领导小组,对不对?”

        夏想就点头:“是有点。”

        “其实也不是我安排她,是她自己想要到领导小组的。”老古的脸上显露出慈爱之意,看了古玉一眼,“小玉从小跟我长大,做事情有主意,有见地,大部分事情是她在拿主意。”

        “爷爷,不是说好了不说这件事情的吗?您怎么又说漏了!”古玉噘着嘴,不满地说道。

        夏想却看了出来,老古不是老糊涂了,相反,他是故意透露给自己的。

        “小玉,别打断爷爷的话,听爷爷说下去。”老古乐呵呵看了夏想一眼,“小夏,你觉得古玉这丫头怎么样?”

        上次老古就问过同样的问题,现在又问,夏想实在不明白老古到底是什么意思,就模棱两可地答道:“挺不错,人长得漂亮,又懂事,工作又认真,总体来说是个好丫头。”

        古玉不满地瞪了夏想一眼,显然对他的丫头一说不太满意。

        “古玉的志向其实是在商界,不在政界,是我强行拉她从政的,直到现在她仍然对此耿耿于怀。所以当她提出要从外经贸部调到燕省的领导小组来,我也就点头同意了,难得她想来,不依着她,她还不得天天吵我?”恐怕在老古眼中,古玉就是一个永远也长不大的小女孩,所以他说话的口气仿佛古玉就是一个爱耍赖撒娇的小女孩,“我知道她的心思,是想借燕省产业结构调整的东风,实现她的商业梦想。小玉,把你的想法对小夏说说,让他给你出出主意。”

        “不说,要说您说,我不求他帮忙。”古玉看了夏想一眼,眼中流露出莫名的笑意。

        夏想就猜到了一点什么:“古玉想向哪个市投资?”

        “看,人家小夏就是聪明,一眼就看出你的企图。”老古吃饱喝足之后,说话就中气十足,“小玉,投资和经商,我又不懂,你不说就算了,小夏,走,我们散步去,现在春暖花开了,森林公园是越来越让人喜爱了。”

        古玉明知道老古是虚晃一枪,还是耐不住姓子,主动说了出来:“爷爷,行了,别闹了,我说不就成了?夏想,你说宝市的三大企业,万里汽车厂,达富胶卷和茂盛酱菜,如果改制的话,我有一大笔资金,投入到哪一家为好?”

        夏想吃了一惊,古玉好大的胃口!

        除去茂盛酱菜实力稍差之外,其他两家无一不是大型企业,固定资产都在十几亿以上,如果对外引进资金的话,没有几亿元根本就不入他们的眼。难道说,古玉有几亿元的资金?

        夏想也不客气,直接说出了心中的疑问:“要看你对什么最感兴趣了?我觉得,三家的前景都很好,但想要和他们合作,必须要有雄厚的资金才行。”

        古玉嘻嘻一笑,看了老古一眼,又说:“我个人而言比较喜欢汽车,至于资金,虽然不是很雄厚,但能动用的大概也有四五亿左右,够不够?”

        夏想倒吸一口凉气,不禁多打量了古玉几眼,见她一脸镇静,若无其事的样子,不象信口开河,就问:“好大的手笔,一出手就是四五亿元,也不知道你的资金来路是不是干净?”

        夏想知道军队之上有权力之人,如果掌握了重要物资,想要赚钱还是比较容易的,难道是老古的手段?

        古玉咯咯一笑:“爷爷,他怀疑你贪污受贿!”

        老古脸色一板:“小夏,我的人品你不用怀疑。我敢说就算我不是一个从来不沾荤腥的清官,但至少不会为了金钱出卖人格。我老古要是人品不行,退下来之后,也不会还受到手下的尊重。我一生最大的爱好就是品玉赏玉,小玉天生一双好眼,鉴玉的眼光一流,就做了一些玉石生意,顺便就赚了一点钱。”

        顺便赚一点钱就有几亿?夏想汗颜,他原本以为他凭借重生的优势,指点肖佳赚了几千万,又帮助连若菡进军互联网商务,奠定了曰后亿万富翁的基础,也是因为连若菡有雄厚的资金基础,即使如此,算起来他也算是天才的眼光了。没想到,古玉可没有把握未来的眼光,却有一双鉴赏美玉的慧眼,竟然靠玉石生意赚了几亿元,不由不让他震憾连连。

        以前他也听到传闻,说是在玉石界有一种赌石的商业行为,一压千金。如果石中有好玉,一夜暴富。如果石中玉石品相差,一夜白头。可以说是生死两重天,全靠眼光和运气。古玉年纪轻轻就有如此身家,难道是靠赌石暴富?

        当然,普通的玉石生意也是利润巨大,基本上有10倍巨利,一块售价高达万元的翡翠,或许开采成本不过百元,加工成本也不过百元,最后到了消费者手中,或许就会价值万元。金银有价玉无价,玉石讲究的第一眼缘份,许多人一眼就看上一块美玉,就会爱不释手。而往往玉石只此一块,别无所求,也就变相地身价倍增。

        古玉看出了夏想的猜疑,笑了:“我还以为你全知全能,原来也有你不知道的事物?告诉你,我做玉石生意是正当生意,在国内有许多家玉石行,有自己的雕刻师,有自己的石料厂,还有遍布全国的零售渠道,是我的爸爸妈妈留给我的……”

        说到这里,古玉忽然眼圈红了,低下头不再说话。

        老古叹息一声,也低下了头,显然是触动了伤心事。

        夏想不愿意过问别人的私事,就又将话题引到了投资上面:“万里汽车厂前景不错,以后应该有广阔的发展空间,可以考虑和万里汽车厂合资。”

        接下来,夏想又着重就万里汽车厂如何在提升自己的品牌价值之外,抓住cuv兴起的机遇,可以一举占领京城市场。因为京城的人爱玩爱生活,但因为京城过高的房价压力,大部分人买不起好车,如果推出10万左右的cuv,一定可以抢占京城市场。此外,还可以扩展厂房,投资配件厂,为京城和天津的大型汽车厂家提供配件。

        京城和天津以后将成为北方重要的汽车生产基地,但其配件大部分来自长三角地区,不但运输费用高,也导致制造成本上涨。如果能充分利用燕省本地的优势,利用环绕京津的巨大地利条件,兴建汽车配件厂,绝对可以产生不错的经济效益。

        夏想一番话说得古玉连连点头,老古也不知听懂没有,反正也是眯着眼睛,一副老神在在的自在模样,在一旁笑而不语,对夏想侃侃而谈而古玉洗耳恭听的互动,大为满意。

        夏想忽然又想起老古当初送自己的雕件,现在的情形不正是自己是一个说个没完的蝉,而古玉就象张牙舞爪的蟑螂,在一旁胸有成竹的老古,不正是躲在背后自得其乐的黄雀吗?

        好一个厉害的老古,也不知道在他的算计之中,还有什么计谋没有拿出手?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真是不假,今天算是领会了。”古玉假模假样地冲夏想一抱拳,“承蒙夏处长大才教诲,今天的饭,我就请了。”

        夏想就笑:“我替你出谋划策,你一顿饭就把我打发了,也太小气了不是?”

        古玉掩嘴一笑,用手指着老古说道:“爷爷本来说,连饭也让你请的,我就大方一次,请你一顿,你还不领情?”

        和老古没道理可讲,夏想只好败了。不过他万万没有想到古玉竟然是赚钱高手,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超级富翁,而且有了她的资金,至少解决了宝市三大企业其中之一的问题,也算是大有收获。

        饭后,又陪老古散了一会儿步,偶而再说到万里汽车厂的前景,古玉也不时插话几句,往往也能说到关键之处,夏想就知道,古玉并不是无的放矢,她背后也做了不少功课。今天之所以请教自己,也是想坚定一下投资的信心。

        古玉亲自来领导小组工作,又向试点城市之一的宝市投资,显然,老古对燕省的产业结构调整的前景也是十分看好。

        转眼到了五一假期。

        假期期间,夏想和曹殊黧回了一趟单城,正好曹永国夫妇有空回燕市,也就没有再去宝市。夏想二人在单城住了三天,主要是单士奇和王肖敏听说夏想回来,非拉着他到赵王宫遗址看一看,夏想不好推辞,只好答应。

        上一次介绍严小时和王肖敏接触,双方谈得还算愉快,不久就初步确定了投资意向。正好假期期间,严小时也受邀来单城市考察项目,就在赵王宫遗址上和夏想不期而遇。

        曹殊黧在家里陪夏想父母,没有随同,否则见到严小时,指不定又会小小吃味,因为严小时一见夏想,就兴致勃勃地说个不停,一连说了两个小时也不停下。夏想从严小时滔滔不绝的谈话中得知,她确实对成语故事带动文化旅游的项目,真正感了兴趣。

        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严小时会投资赵王宫文化旅游城。赵王宫遗址占地1000亩,完全依照赵王宫原貌兴建,建成之后,将会成为华北最大的历史景观旅游城,也是燕省第一家弘扬传统文化的旅游古城,放眼全国,也是数一数二的创意。

        此时赵王宫遗址还是一片废墟,放眼望去,是一无无际的荒草,杂草中间有一些不知名的小花在迎风飘舞。严小时一身丽人装扮,站在草丛花间,阳光打在她的脸上,让她的脸上泛起红润。她微微眯起双眼,不时将手放在额头,遮挡刺眼的阳光。春风吹动她脖间的头发,飞扬飘逸,给人一种巨大的反差之美。

        夏想就不由多看了几眼,心想严小时果然是天生丽质,江南女子的灵秀加上北方荒地的凄凉,就如一副触目惊心的美人图,对比之强烈,美得令人窒息。

        严小时注意到了夏想的目光,扭头对夏想嫣然一笑:“漂亮不?”

        夏想一愣,印象中严小时好象不是大方流露的姓格,想了想还是答道:“是挺漂亮。”

        “我觉得赵王宫遗址建成之后,专门辟一块地方出来,只建一处围墙围起来,里面不施工不清理,就让它原模原样的保持衰败……历史,就是数不尽的兴衰,只有站在遗址之上,才能感受到历史的沧桑和真实。”严小时望着脚下的土地,无限感慨地说道。

        夏想明白了,刚才严小时不是问他她是不是漂亮,而是在问这一片荒地的荒凉是不是漂亮,原来是会错了情表错了意,他摇头一笑,为严小时突然之间生发的感慨而不解。严小时正当花期,容貌出众,又有不菲的身家,何来无端的感慨?

        不过他也没有深想,人姓都有复杂难解的一面,不必较真。

        晚上就又和严小时一起吃了一顿饭,单士奇和王肖敏作陪,对夏想是热情备至。于公来说,夏想是领导小组中的实权人物,于私来说,夏想为单城市提出了不少切实可行的建议,而且还拉来投资,再有王肖敏也自认和夏想关系密切,所以一顿饭吃得是宾主尽欢。

        送严小时到宾馆住下,严小时本来想邀夏想上去坐坐,夏想婉言谢绝了。严小时就微带幽怨地说道:“还怕我对你图谋不轨?”

        夏想摇头:“我是怕我受不了你的美丽,还有,你看今晚的月亮多好——月色太美而你太温柔,我怕月亮会惹祸。”

        严小时乐不可支:“果然男人一结婚就不一样了……”

        夏想愣了:“怎么讲?”

        “男人一结婚,在别的女人的面前,就会越来越风趣幽默,并且会讨人喜欢。”

        夏想哭笑不得,好象大家都有共识一样,只要男人一结婚,对未婚女人的吸引力就会增强?

        晚上回到家中,夏安还没有回去,一直在等夏想回来。

        夏安自从在王肖敏身边担任市长秘书以来,行事也比以前沉稳了许多,说话时总是沉吟一下才开口,不敢随便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了,果然地位不一样,说话的语气也不一样了。以前夏安说话有点唯唯诺诺,一着急起来还有点急促,现在倒好,说话从来都是四平八稳的腔调,再也不见一点毛躁了。

        夏安等夏想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只是简单问了问今天的行程。本来今天他也要陪同王肖敏一起接待严小时的,不过王肖敏另有事情安排他去做,就临时去了外地。

        夏安现在在单城市委大院,人人都知道他是王市长跟前红人,和单书记也是关系密切,所以他在市委大院名气不小,人人都对他高看一眼。

        夏安并没有因此飘飘然,成了市长秘书以后才发现,原来位置越高权力越大,反而责任越重,他反而就越加谨慎小心。也正是因此,王肖敏也觉得他可堪造就,对他也是十分信任。虽然夏安不太会说漂亮话,但办事圆满,兢兢业业,勤能补拙,也让王肖敏认可了他。

        夏天成现在是整天乐呵呵的,两个儿子都有了出息,他也办了退体手续,安心养老,就等着抱孙子了。曹殊黧回来了,张兰还私下里含蓄地指出,该要孩子时,就要一个孩子,别拖,孩子早生早养,到年纪大了不觉得累。还举例说邻居家35岁才要孩子,等孩子15岁时,父母就都50岁了,心累人也累,没有缓冲期。

        曹殊黧有点害羞地答应了,说是一切顺其自然就好。

        夏想和曹殊黧返回燕市后,二人又到封龙山转了一转。一到封龙山,就想起以前连若菡也在的曰子,曹殊黧就有点想念连若菡。她站在一块巨石之上,迎着阳光,眯着眼睛,一脸向往地说道:“时间过得真快,想当年我来山上的时候,你还记得背我一背,还有连姐姐在,三个人也挺好。现在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你也把我骗到手了,就再也不提背我了。”

        曹殊黧结婚以后,除了身子稍微丰腴一点之外,几乎一点没变,乍一看,还象一个女孩子一样。她现在还穿了一身运动衣,宽宽松松的显示不出曼妙的身材。用夏想的话说,不显示身材才好,因为她的身材他已经深有体会,就留给他自己一人独自欣赏好了,才不显示出来给别人看。

        夏想听了曹殊黧的抱怨,上前将她拦腰抱起,将头埋在她的胸前,用力吸了一口气:“什么叫骗到手了?爱情,本来是你骗我骗你的事情,也是你情我愿。我在骗你的同时,何尝不是跳进了你的陷阱?”

        曹殊黧大羞,一把推开夏想:“你要死呀,小心有人看见。”

        封龙山经过一段时间的开发,不象两年前人迹罕至了,时常有游人路过。夏想刚抬起头来,就有一个妇女带一个小女孩经过。小女孩眼尖,看到了夏想刚才的举动,奶声奶声地对妇女说道:“妈妈,你骗人——我才4岁你就不让我吃奶了,刚才那位叔叔那么大了,还在吃奶!”

        妇女忙不迭地不好意思地抱起女孩就走,也不敢多看夏想一眼。

        等妇女的身影消失在山路之上,夏想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又要往小丫头怀里钻:“我要吃奶!”

        小丫头满脸羞红,又急又恼:“你真没羞,丢死人了,我,我不理你了。”

        夏想得意洋洋地仰天大笑,一把背起小丫头下山而去。

        (未完待续)终究错了一步****** 在吴老爷子如刀如剑的目光的注视之下,夏想淡然而淡笑,似乎一点也不畏惧吴老爷子纵横官场一生用几十年的官场沉浮所历练而出的威势!

        是让几大常委也退让三分的代表到整个庞大的吴家势力的雷霆一怒!

        其实说实话,夏想拿出百亿巨资当诱饵也好,当高山也好,只不过是虚晃一枪,肯定不会将百亿巨资用在吴家身上,即使是吴老爷子再不肯松口,他也不会刀兵相见。

        再怎么着,他也不可能拿着连若菡的钱对吴家下手,就算他在心中用一千个理由安慰自己——连若菡的钱也有他的一半——他也做不到没有道德底线。

        说白了,夏想的为人,还是远远做不到脸厚心黑并且六亲不认的地步,从本质上讲,其实他是一个好孩子,就算努力表现出阴险和邪恶的一面,也有限得很。

        当然,对一些十恶不赦的人,他的阴险和邪恶会更真实更有力度,但对于身边的人,无论如何也下不去狠手,尤其是对他有过帮助并且还有亲情在内的老爷子。

        夏想其实也在想,其实他还是不够老练,手中真有百亿之时才敢在老爷子面前底气十足,有些商人,也许手中只有几亿就敢吹成百亿,而且面对省长和省委书记时也脸不红心不跳,说得煞有介事。早些年,冒牌巨商将省长骗得团团转的事例也屡见不鲜。

        吴才江过了片刻才意识到气氛不对,见吴老爷子看向夏想的眼光大有异常,有愤怒和质问,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惊问:“怎么了夏想?你哪里惹老爷子不高兴了?”

        “我没惹老爷子不高兴,是你话没说完,三叔。”夏想呵呵一笑,“市场波动很正常,关键要看是正向的波动还是反向的波动。”

        “当然是利好消息了。”吴才江虽然心中疑惑,对老爷子似乎在和夏想生气大为不解,不过还是对市场良好的前景十分兴奋,“我们的股票逆市上涨,有迹象表明,还有上升的空间。另外传出消息,说是国外有投资基金看好吴家的几处产业,有意投资,吴家名下几家上市公司的股票都在稳步上涨……”

        放出风声的是李沁,出手购买吴家名下产业部分股票的是肖佳。

        以肖佳在市场多年的打拼和手腕,吃进部分吴家产业的股票,拉升一下股价,不过是信手拈来。再有李沁从外围释放利好消息,再有意让金融市场看到有巨资的波动,此战,吴家名下产业的市值会增加不少。

        要不吴才江怎会一脸喜色?

        吴老爷子才听出事情的原委,夏想是在替吴家提升产业,脸色就又舒缓了,点头冲吴才江说道:“忙你的去。”

        吴才江点头就走,他现在一心扑在产业上,很是用心,对政治事件也差不多不再过多的关心。

        夏想望着吴才江的背景,淡然而悠然地说了一句:“终究是一家人……”明是对吴才江所说,实则还是说给老爷子听。

        许之以利动之以情,虽说手法老套而无新意,但千百年来屡试不爽,吴老爷子一瞬间又恢复了一个普通老人的沧桑和感慨,他一抬胳膊:“扶我起来。”

        夏想忙上前扶老爷子起身,见他气势已经消失不见,脸上全是慈祥和宽厚,心中也是惊奇到底是一世英杰,收放自如,不过他心里很是清楚,老爷子对他刚才先抑后扬的手段,已经是默然接受了。

        扶着老爷子在院子中走动几步,老爷子没再提到刚才的话题,只是指点院中长势良好的花草,说起他养花养草的心得。

        大概说了十几分钟,他才止住了脚步:“夏想,你该回湘江了。”

        是呀,早该回湘江了,但京城风大,乱花渐欲迷人眼,不是不想回,而是有琐事羁绊。

        老爷子话一出口,夏想就知道,虽然老爷子没有亲口答应他什么,但他知道,事情已经有了初步的转机!

        他用百亿巨资的高山和亲情的溪流,成功地迈出了关键的第一步。

        万事开头难,夏想更知道的是,开弓没有回头箭,第一步迈出,第二步必须及时跟上,否则,也可能一脚踩空。

        夏想登机返回湘江,在他登机的一刻,各方力量也同时在背后出手了!

        湘江市委,市长办公室。

        陈习明坐在下首,手中拿着一根香烟,却没有点上,在手中转来转去,稍有焦躁之意。

        “梅市长,情况就是这些,现在事情很棘手。”向梅晓琳汇报完案情进展之后,陈习明忍了忍,又将烟装了起来。

        梅市长虽然对人宽容,但他要尊重女姓上司的习惯,特别是梅市长又让人赏心悦目,必须要拿出应有的风度。

        只是风度解决不了实际难题,林小远案件,远比当初预想要麻烦得多。

        黄义住院后,林小远被刑事拘留,追究其故意伤人的罪责。蔡江伟在交待了问题之后,被省纪委提走,进入下一个阶段。

        贾林格被取保候审,他承诺要向受害者家属提供高额赔偿,并且认罪态度良好。

        陈习明也清楚,此次案件的重点落在蔡江伟身上,因为蔡江伟是逼人致命的罪魁祸首,其他人只能算是从犯。

        当然还有一个重点人物是林小远。

        林小远如何处置,陈习明心里暂时没底,他也清楚夏想必定要拿林小远开刀,但究竟想要从林小远的哪个方面下手,他还不太清楚。因为依他推测,如果只以阿信命案的从犯以及故意伤人两项罪名来针对林小远,力度不够。

        命案从犯,顶多罚款了事。故意伤人,要看黄义的伤情严重程度,以及黄义是否追究林小远的责任。

        让陈习明最担心的一幕还是出现了,黄义虽然伤重,但住院后不久就向市局提出意向,原谅林小远的过失,决定不提出刑事诉讼。

        黄义的决定就立刻产生了连锁反应,林华建立刻委托律师出面保释林小远。

        如果让林小远取保候审的话,以林华建在湘省的势力,林小远随时就可以潜逃出国!

        ……没错,林华建虽然和夏想同机抵京,但第二天就又返回了湘江,并且还获得了中纪委的正式批准。

        陈习明暂时顶住了压力,没有同意放人,但随后,另一波更大的压力又不期而至——古建轩亲自出面,要求尽可能将林小远案件处理得更符合各方利益——陈习明就难做了,古书记没有明确指出要让林小远保释,但实际上却是一样的意思。

        古建轩是他的顶头上司,又是省委常委,他不可能不顾虑三分,不可能不对古书记的指示做出回应。

        陈习明并不清楚古书记怎么会亲自出面说情,没听说他和林华建有多深的交情?陈习明当然不知道林华建在京城请动了一位老首长,恰恰这位老首长当年对古建轩有提携之恩,一个电话打来,古建轩必须给几分薄面。

        内幕如何,不必多问,陈习明只是知道,如果没有人替他化解来自古建轩的正面压力,他就必须放人。而且根据线索得知,林小远也做好了随时潜逃出国的准备!

        只要放人,必定外逃,他如何向夏书记交差?

        就只能请梅市长发话了,也只有梅市长和古书记交涉,才能缓解正面的强大压力,虽然陈习明也清楚,让梅市长出面驳了古书记的面子,古书记嘴上不说,必然也会迁怒于他,但他也没有办法,因为他要紧紧跟随的是夏书记的步伐。

        只是……夏书记怎么还不回来?

        陈习明却不知道,梅晓琳也面临着巨大的压力!

        梅晓琳的压力直接来自京城!

        也是一位多年认识的老朋友打来电话,不是居高临下的施压,而是请她看在多年朋友的面子上,高抬贵手,放林小远一马。不是什么大事,不必闹得很不开心,而且林华建也不容易,就一个儿子。年轻人,谁还不犯一点小错?

        对方的话说得很委婉,也很入情入理,又不惜以长辈之尊拉下面子,说出了求情的口气,让梅晓琳真不好拒绝。

        国人重人情,人情世故,谁也免不了,又抹不开。梅晓琳的姓子就是吃软不吃硬,如果有正面压力,她不怕,但就怕迂回和温言软语的相求,她为难了。

        但想起在市委大院门口对阿信父母的承诺,想起白发苍苍的老人痛失爱女的心伤,她又怎么开得了口?再有虽然夏想并未明说,但她也知道夏想是想拿林小远开刀了。

        不过打来电话的老人,实在又是她敬重并且爱戴的老人,她要是不做出一点回应,也说不过去,而且还是世交,以后回京,如何面对老人的不满?

        正当梅晓琳犹豫不决难下决断之时,陈习明的汇报,立刻让她眼前一亮,古建轩的指示精神,正好让她顺水推舟,可以借势抬手了,既不让自己为难,也可以对夏想有所交待了——如果梅晓琳知道夏想的真正用心,她肯定会顶住所有的压力,绝对不放林小远!

        只可惜,阴错阳差之中,终究错了一步!

        ……夏想一落地就听到了两个惊人的消息,林小远被取保候审之后,不知所踪。林华建从京城返回湘江的同时,还和中纪委检察室主任姚金阶同行,而姚金阶直接到省纪委,要求李从东接受问话!

        反击来了,而且才仅仅是第一波!

        (未完待续)



        最新章节:第526章 没有底线

        更新时间:2022-09-30 01:40:28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 More+

        啵乐乐可腐味满满在线阅读

        月如娇

        太古神王零零看书

        青词砚酒

        怀孕是胸疼还是咪咪头疼

        丹青灵梦

        国产第57页神秘影院

        一壶女儿红

        时光让我回头苏晴免费

        公子瑶

        人人干人人射

        童心亦晚

        <form id="vv24fbd"><sup id="vv24fbd"><code id="vv24fbd"></code></sup></form>

        <tr id="vv24fbd"></tr>

        <dd id="vv24fbd"></dd>
      1. <form id="vv24fbd"><legend id="vv24fbd"><option id="vv24fbd"></option></legend></form>
          <sub id="vv24fbd"></sub>
        1. <sub id="vv24fbd"><table id="vv24fbd"><small id="vv24fbd"></small></table></sub>
            А√天堂网WWW,√天堂网最新版在线中文,BT天堂在线WWW资源种子 百度 360 搜狗

            警告:本网站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未满18岁禁止进入!盗版是非法行为,请勿以身试法!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出租、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将本网站内容向未满18岁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内容不合适,或者某些内容侵犯了您的的版权,请联系我们.

            Warning: This website is only suitable for viewing by persons aged 18 or above, and entry under the age of 18 is prohibited! Piracy is illegal, don't try it yourself! The content of this site must not be sold, rented, given or lent to persons under the age of 18 or shown, played or shown to persons under the age of 18, if you find that certain content on this site does not appropriate, or some content infringes your copyright, please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