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vv24fbd"><sup id="vv24fbd"><code id="vv24fbd"></code></sup></form>

<tr id="vv24fbd"></tr>

<dd id="vv24fbd"></dd>
  • <form id="vv24fbd"><legend id="vv24fbd"><option id="vv24fbd"></option></legend></form>
      <sub id="vv24fbd"></sub>
    1. <sub id="vv24fbd"><table id="vv24fbd"><small id="vv24fbd"></small></table></sub>
        А√天堂网WWW,√天堂网最新版在线中文,BT天堂在线WWW资源种子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 博通小说网!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求网站2019 岛国高清免费

        九衣弥空 231万字 391人读过 连载

        我不想死****** 空间法则和时间法则,也都是法则,且是那至高无上的两种法则,江枫将剑道造诣,推进至剑之法则,实际上,剑道的法则,远远无法与空间法则或者时间法则相提并论。

        但有一点就是,江枫的剑之法则,有着无限的包容性,这便是意味着,江枫能够将其他的法则,无比完美的融入剑之法则之中。

        在此之前,虽说江枫一贯如此,但由于剑道造诣不曾突破桎梏的缘故,对于此点的认知,却是懵懵懂懂,远没有现在这般深刻。

        “呼!”

        吐出一口浊气,将嗜血剑收起,江枫抬起眼眸朝前方看去,那里正是戴玉成离去的方向。

        “恐怕,要让孟原和邱天凡失望了。”江枫轻语道。

        戴玉成看似已然是那强弩之末,随手可杀,可是以戴玉成的身份而言,其身上又岂会缺少保命底牌?

        因此一来,在不付出代价的前提下,不客气的说,孟原和邱天凡杀掉戴玉成的概率几乎为零。

        再者便是,孟原和邱天凡在合谋的同时,又是彼此算计,二者以各自的利益为中心,又岂会在戴玉成的身上,耗费太多的手段?

        所以,二者的联手追击,反倒是成全了戴玉成的一条活路,反之,任意一人追击往前的话,戴玉成都注定死路一条,绝无侥幸!

        “戴玉成必须要死!”江枫又是轻语道。

        戴玉成对孟原和邱天凡已经无法构成威胁,因此戴玉成的死活,二者并不会太过放在心上。

        戴玉成殒命自是最好,若是侥幸逃得一命,二者也不会有太大的损失,反倒是被动卷入进来的江枫,成为首当其冲的角色。

        江枫不想让戴玉成活着,那样一来,会给他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因此,戴玉成必须要死!

        “那就开始吧。”轻声一笑,江枫说道,剑光幻化,原地消失不见。

        曾几何时,戴玉成一度扮演着猎人的角色,而今,角色倒转,戴玉成从那猎人,变成了猎物。

        江枫则是摇身一变,变成猎人!

        那么,这一场猎杀的游戏,江枫倒是要看看,杀掉戴玉成,到底有多难!

        江枫的猜测没错,孟原和邱天凡铩羽而归,只是二者分开了,江枫遇上的只有邱天凡一人。

        “江兄,幸好有你。”邱天凡笑眯眯的说道。

        邱天凡心知肚明,如果不是江枫加入进来的话,要想算计戴玉成,不会如此顺利,此事,江枫居功至伟。

        “各取所需罢了。”江枫淡淡说道。

        当初江枫问及关于第八处规则之地的情况,邱天凡着重强调神魂契约,且故意说的不明不白。

        在戴玉成提出要建立神魂契约的时候,江枫怎会不知,是邱天凡有意留下了伏笔,如此一来,顺势配合邱天凡猎杀戴玉成,根本就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

        除非江枫与邱天凡翻脸,但到目前为止,并没有任何一件事情,触及到二者的利益,那么,翻脸自是不会出现。

        当然,虽说水到渠成,这般被邱天凡算计,则也仍旧是让江枫极其不爽,只是在不曾翻脸之前,江枫则也并不会表现出来那份不喜就是了。

        “如此甚好,我还担心,江兄会怪罪。总之,此次是得罪了。”邱天凡这样说道。

        江枫淡然一笑,岔开话题说道:“戴玉成死了没有?”

        “他来历惊人,拥有诸多保命底牌,想要杀他,太难太难,我与孟原联手,亦是无计可施。”邱天凡无可奈何的说道。

        不得不说,戴玉成狡猾之极,在不想鱼死网破的情况下,哪怕邱天凡与孟原联手,也是徒然奈何。

        江枫心想果然就是如此,但也不多说,问清楚戴玉成所去的方向之后,便是和邱天凡告辞,只身离去。

        “哦?”

        眨了眨眼,邱天凡略感意外。

        在江枫再三确认戴玉成的方向之后,江枫要做什么,赫然呼之欲出,只是这正是让邱天凡深感意外的地方。

        毕竟,他也好,孟原也罢,已经是放弃了截杀戴玉成,可是江枫没有放弃的意思,分明是戴玉成不死不罢休。

        “有点意思!”

        转即,邱天凡莞尔一笑。

        江枫要去截杀戴玉成,邱天凡自是不会阻止,相反,无比乐意见到这样的一幕,倒不是如孟原一般,有意借助戴玉成削弱江枫的力量,而是,在发觉自身根本不可能掌控江枫之时,二者之间的合作,早就名存实亡。

        合作就是与虎谋皮。

        邱天凡有这样的感觉,同时相信江枫也是如此。

        所以,在不想直接撕破脸皮的情况下,邱天凡自然是无比期待江枫的力量被削弱,至于借助江枫去对付孟原,邱天凡即便再如何天真,也是不可能有那样的奢望。

        邱天凡的想法江枫毫不在意,现阶段他的目标明确而清晰,就是杀掉戴玉成,这件事情,江枫打算在进入第九处规则之地前完成。

        不然的话,若是在那第九处规则之地,再现变故的话,江枫便是很难如现在这般,充分掌控主动权。

        何况还有一点就是,江枫对于无尽地的了解只是皮毛,远远比不上戴玉成,更是比不上邱天凡和孟原。

        那么,为了不横生枝节,江枫就是只能,让戴玉成止步于第九处规则之地前。

        好在,第八处规则之地的规则衍化尽管算不上多么奇异,但要想横渡过去,也非一朝一夕之事。

        约莫半个时辰左右,江枫就是发现了戴玉成的踪迹,又是耗费一点时间,最终出现于戴玉成的面前。

        “你让我惊讶了!”凝视江枫,戴玉成沉声说道。

        戴玉成一心以为,真正要杀他的是孟原和邱天凡,因此在二者选择罢手之后,戴玉成已然是放松了警惕。

        不然的话,他也不会留下那般明显的踪迹,更是不可能,这般轻易就被江枫找到。

        在江枫出现的那一个刹那,戴玉成心下一个咯噔,焉能不知,他的判断出现了失误,江枫是比之孟原和邱天凡,更为危险的存在。

        至于江枫为何会来,这个问题根本不需要考虑。

        若是江枫没有杀他之心的话,江枫也就不可能在这个时间节点出现,而此点,也正是令戴玉成深感惊讶的地方,无法明白,缘何江枫非杀自己不可。

        “你想怎么死?”无意废话,江枫直接说道。

        “我不想死!”戴玉成摇头,有着令人意外的坦率和诚恳,他直面江枫,说道:“开个条件吧,怎样才愿意放过我!”

        江枫的杀心溢于言表,戴玉成不敢有半点侥幸,因为他太清楚,为何能够从孟原和邱天凡的手下逃出生天。

        江枫赫然不同,戴玉成不会将之等同对待,不然的话,他估计到头来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正因此故,戴玉成没有太多的保留,让江枫开出条件来,只要那般条件,在他可接受的范围之内的话,戴玉成不介意与江枫做一笔交易。

        “条件?”

        掀眉,似笑非笑的看着戴玉成,江枫说道:“戴兄何必如此,平白污了身份。”

        “我不想死!”戴玉成正色说道,第二次强调此点,这也是他提及交易的诚意所在,戴玉成相信,只要江枫认清楚了这一点的话,二者达成交易的概率将会高很多。

        “可以,我要你交出全部底牌。”江枫随口说道。

        “你?”

        戴玉成脸色发黑,震惊不已的看着江枫。

        若是他将全部底牌交出,再无依仗,到那时候,就算江枫不再杀他,他的生死,也由不得自己了,这与直接杀了他,有何区别?

        戴玉成倍感屈辱,这是从未有过的羞辱。

        但形势比人强,戴玉成却也并未直接拒绝江枫,他沉吟道:“江兄,若我答应,你可能护得我周全?”

        “哦?”

        江枫看向戴玉成的眼神变得异样起来,虽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但戴玉成的这份隐忍,也仍旧是让江枫侧目不已。

        毕竟,以戴玉成的身份而言,何时有过这样的时候?

        “戴兄要是信得过江某,江某自当护戴兄周全。”江枫戏谑说道。

        他答应护戴玉成周全是一回事,可是,若是出现什么意外因素,却是怪不得他办事不利了。

        戴玉成脸色再度发生变化,听出了江枫这话的弦外之音,他抛出条件,本是想着尽可能的占据主动,然而,江枫比他所想更为难缠,以一种漫不经心的方式,逼迫了他一把。

        “戴兄诚意十足,江某怎会忍心拒人于千里之外,现在就将底牌交来吧。”江枫趁机说道,不给戴玉成留下太多思考的时间。

        “江枫,我知道你为什么会来杀我,可是你当真想清楚了,要杀我?”戴玉成阴测测的说道,他不再忍辱负重,只会被江枫当成猴子一样戏耍,索性揭开伪装,露出本来的面目。

        “戴兄此言差矣,我已然心动,决定交易。”江枫说道。

        “闭嘴!”

        戴玉成恼火不已,恨不能将江枫碎尸万段。可惜的是,有心无力,只能任由着被江枫嘲讽。

        “江枫,我发誓,你一定会后悔的,等到那一天到来,你的下场,只会比我更凄惨!”戴玉成又是说道,进行威胁。

        “是吗?”江枫不置可否,随之一抹剑光迸射而出,剑气化作天幕,杀戮开始!宿命之战****** 病态男子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他的神态无比坦然,似乎生死,早就置之度外。

        “混账!”

        吕清源终究是被彻底激怒了,再无耐心,强势出手,横镇过去。

        “轰!”

        那里所有的一切都被吕清源撕裂,病态男子仿佛狂风骤雨中的一叶浮萍,看上去是那样的不堪一击。

        但病态男子仍旧站在那里,任由吕清源的攻击再如何狂暴,也都是一动不动。

        “噗!”

        最终,病态男子张嘴,大口吐血。

        他原本就很孱弱,这时候更多了几分病态感,躯体破碎,在淌血。

        但病态男子笑了,那是一种释然的笑:“终于不欠你的了。”

        “死!”

        吕清源神色狠戾,再度横击。

        这时,病态男子也终于出手了,他那张蜡黄的脸上,显露神圣意味,整个人的气场随之大变,竟是要横压吕清源一头。

        “这就是祖教传人的底蕴吗?”江枫暗自想着。

        三清教乃是万千道门祖教,病态男子身为三清教传人,江枫自是不会小觑他的手段,这时候眼见病态男子的变化,啧啧称奇。

        “轰隆隆……”

        战斗拉开序幕,两道身影横空而去,不然的话,伴随着二者出手,紫月峰将会被夷为平地。

        “周兄,这一战在你看来,谁胜谁败?”吴炎饶有趣致的问道。

        “无尽岁月之前,就成定局。”周显宗面无表情的说道。

        “吕清源必胜?”吴炎问道。

        周显宗不言,结局是什么,显而易见,无需多说一个字。

        吴炎一声叹息,说道:“这个结局我很不喜,没有悬念的事情注定无趣。”

        “哦?”

        将二者的对话听在耳中,江枫有所明悟。

        很多的事情并非发生在现在,而是在以前,三清教与源天宗的关系,颇为有几分宿命的意味在内。

        因此吕清源与病态男子之战,实际上是宿命之战!

        但宿命早定。

        就像是病态男子明知不该来,偏偏还是来了。

        就像是病态男子明知这一战九死无生,依旧选择一战!

        就在江枫想着这些的时候,天空上的那场战斗,已经接近收尾。

        “一气化三清!”

        有人急声惊呼,震撼莫名。

        诸人本对病态男子的身份有所怀疑,这时候见病态男子施展一气化三清,总算是得以确定了病态男子的身份。

        这勾连起很多的往事回忆,诸人都是唏嘘感慨。

        三清教并未完全意义上破灭,但今日之战,这一祖教,终将成为一段永世尘封的历史,有些出自道门的天尊,红了眼眶,激动失态。

        战斗在病态男子施展出一气化三清之后落下帷幕,那里一道道能量急剧溃散,以病态男子的身体状态,原本已不适合施展这般秘术,但病态男子还是无比固执的,以燃烧自身生命为代价,施展而出。

        他不是死在吕清源的手上,而是死在自己的手上。

        病态男子终归是骄傲的。

        哪怕死去,那一份骄傲,

        都绝不允许任何人亵渎,哪怕最为了解他的吕清源,也不能!

        吕清源定在虚空,久久沉默,伴随着病态男子的陨落,他仿佛石化。

        “委实无趣之极!”吴炎这样说道。

        战斗比想象之中结束的更快,那是因为,病态男子无心恋战的缘故,一个了无生趣的家伙,发起一场了无生趣的战斗,在吴炎看来,这是浪费他的时间!

        吴炎不满,怨气十足!

        “走!”周显宗招呼道,一步迈出,消失不见。

        “江兄,后会有期!”吴炎眯眼说道,促狭不已,大步离开。

        江枫知道自己也该走了,尽管他有些问题要询问吕清源,但今日里不合时宜,只能改天再来拜访。

        “我们也走!”江枫挥手,朝乔无际三人示意道。

        “刷”

        四道身影,远遁而去!

        ……

        源天宗立宗盛典万千瞩目,病态男子的出现只是一道微不足道的插曲,丝毫构不成影响。

        这一天,源天宗祖业正式重开,在那不久的往后,将呈现出令人动容的崭新气象。

        “一出不够精彩的大戏。”乔无际如此评价道。

        这出戏虎头蛇尾,看的乔无际意犹未尽,然后问道:“为何,那家伙一定要一战?他平白死去,成全了吕清源的无上盛名!”

        “那是命运。”江枫说道,心头始终有着一丝凝重感。

        不知为何,江枫感觉此事或许没有表面所看到的这般简单,吕清源太过神秘,甚至江枫怀疑,病态男子的出现,都是有着被安排的成分。

        以病态男子的身份,必然不会主动接受吕清源的安排,更大的可能,是被吕清源利用了。

        病态男子或许知道自身被利用,或许一无所知,但他已经死去,真相是什么不再重要。

        “那就将命运打破!”乔无际恶狠狠的说道。

        江枫笑了笑,乔无际终究年少气盛,岂能理解,那被宿命缠身的痛苦?固然病态男子之死令人可惜,但对病态男子自身而已,脱离了命运的囚牢,未尝不是解脱!

        当然,这些话江枫并没有说,说了乔无际也不懂。

        这是天之骄子,生平一帆风顺,未经大风大浪,岂知人间疾苦?

        ……

        三天之后,江枫再度踏上紫月峰!

        天剑宗诸人都在源天宗立宗大典上预留了座位,最后包括舒静在内,无一人前来,江枫不清楚是与舒静的安排有关,但有很多的疑问。

        “天剑宗?”

        吕清源看着江枫,说道:“江兄应该知道,当世圣人,屈指可数。”

        江枫颔首,现存于世的古道统寥寥可数,且并非每一个古道统内都有圣人,其中江枫所知道的,血玉圣地的那位少年圣人,是彻底的陨落了。极有可能,巫家的那尊圣人,也是出现了某些不可知的变故。

        “所以,如果一个二星宗门,圣人坐镇,江兄你可否会觉得奇怪?”吕清源说道,目中神光幽幽。

        这一刻江枫脸色如常,但心神巨震。

        “从何说起?”江枫冷冷问道。

        吕清源脸色略显怪异,似乎也是想不通,为何区区二星宗门,竟会出现圣人坐镇的情

        况。

        一会之后,吕清源方才是说道:“我甚至怀疑,天剑宗有第二尊圣人!”

        “什么意思?”江枫的脸色终于还是变了。

        将江枫的反应纳入眼中,见江枫似乎一无所知,吕清源缓声说道:“这只是一种感觉,当然,我并不想去确认,至少,现在不想!”

        “所以你发了数张请柬?”江枫问道。

        “是!”

        吕清源点头,他深深凝视江枫,说道:“江兄,虽然你曾经是天剑宗的弟子,但我不得不告诉你,天剑宗,或许并非你所想的那样!”

        “此事到此为止,如何?”江枫说道。

        吕清源笑了笑,说道:“纵然江兄你不来,我也是打算收手了。天剑宗的水太深,那就是一个见不到底的深潭,我还不想死,我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去做。”

        “如此最好。”江枫面色稍霁。

        若吕清源执意纠缠天剑宗的事情不放手,纵使翻脸,江枫亦在所不惜,天剑宗本来就不简单,不管是舒静还是那座藏书阁,江枫绝不允许吕清源插手进去。

        假如吕清源不愿意放手,那么,他只能杀了吕清源,斩断后患。

        江枫没有多待,很快就走了。

        目送江枫离去,吕清源脸色阴晴不定,他承认自身是在试探,也是明白,经由此事过后,他与江枫的关系,撕开了一道裂痕。

        如果是别的人,吕清源绝不在意,但对方是江枫,吕清源不得不在意!

        “江枫,我并无恶意,希望不要有误会发生!”吕清源自语道。

        “第二尊圣人?”

        江枫离开了紫月峰,心情难以平静。

        江枫知道,吕清源不会无的放矢,既然有这方面的怀疑,想必是察觉到了某些蛛丝马迹,只是身为天剑宗的弟子,此事江枫都感觉天方夜谭。

        神秘剑圣的出现,已然是推翻了江枫对天剑宗原有的印象,若还有一尊圣人,又会是什么情况?

        稍微一想,江枫就是头疼起来。

        近段时间,伴随着各大古道统重现世间,天剑宗内部看似平静,实则平静早就被打破,再也回不到从前。

        江枫原本是想着尽可能简单的,处理自身与天剑宗之间的关系,眼下岂会不知,已然没有可能性。

        “舒师姐,你到底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江枫无可奈何的说道。

        江枫从来不会怀疑舒静的用心,因为江枫能有今时今日的成就,很大一部分,是舒静给予的,若非是舒静,江枫清楚自身断然,不可能如此之快,就走到这一步。就算不泯然于众,也只是一个寻常意义上的天才剑修罢了!

        “舒师姐对我的恩情,不只是栽培,而是,一手推动我的成长!”江枫在心中默默说道,思及此处,江枫心神蓦然震动起来。

        “舒师姐,你是想要将我,变成你想要的模样吗?那么,你想要的,到底是什么?”江枫喃喃说道,一种从未有过的情绪,涌向心头,五味杂陈。

        因为江枫忽然发现,自身的成长轨迹,竟是早就预定好的,哪怕中间出现了一些偏差,也是很快就被纠正过来,

        而他每一次进入藏书阁的时机,这时回想起来,明显过于刻意了……



        最新章节:第767章 星际金仙帝国

        更新时间:2022-07-11 05:21:19

        科幻灵异相关阅读 More+

        公园之夜by在线阅读

        寒时月

        奶头被吃得又翘又硬

        潘多拉嘴角

        全高清录播系统大片高清大全高清大全

        陈泰臣

        他的小草莓popo御宅屋

        最末圣人

        3atv.be

        喵力求食

        f2抖音app下载地址

        李思远

        <form id="vv24fbd"><sup id="vv24fbd"><code id="vv24fbd"></code></sup></form>

        <tr id="vv24fbd"></tr>

        <dd id="vv24fbd"></dd>
      1. <form id="vv24fbd"><legend id="vv24fbd"><option id="vv24fbd"></option></legend></form>
          <sub id="vv24fbd"></sub>
        1. <sub id="vv24fbd"><table id="vv24fbd"><small id="vv24fbd"></small></table></sub>
            А√天堂网WWW,√天堂网最新版在线中文,BT天堂在线WWW资源种子 百度 360 搜狗

            警告:本网站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未满18岁禁止进入!盗版是非法行为,请勿以身试法!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出租、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将本网站内容向未满18岁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内容不合适,或者某些内容侵犯了您的的版权,请联系我们.

            Warning: This website is only suitable for viewing by persons aged 18 or above, and entry under the age of 18 is prohibited! Piracy is illegal, don't try it yourself! The content of this site must not be sold, rented, given or lent to persons under the age of 18 or shown, played or shown to persons under the age of 18, if you find that certain content on this site does not appropriate, or some content infringes your copyright, please contact us.